極光駭客

關於部落格
If(Boy.Value == "宅"){
Boy.InHouse = True;
Boy.Out = False;
}
  • 13204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爆肝無雙工程師001最衰的新人面試

001最衰的新人面試 「如果沒有發生那件事,也許我能毫不猶豫的成為工程師吧……不,也許我連自己該做什麼還不知道!」 青年躺在自己的床上,雙眼迷濛,浮現一個國中女孩的背影,但是,這背影卻離他越來越越遠,越來越遠…… 突然間,場景轉到了一處結婚場地,賓客們舉杯祝福新人。 「上菜!這一道搭配的是我們這裡著名的鴨醬。」侍者邊上菜邊推薦著招牌,整隻烤的黑脆的鴨頭、鴨爪、鴨翅和鴨骨……組合成美味的拼盤,不過在青年眼中那菜看起來像是一堆發黑的電子零件與電路爆漿了。 「鴨醬?」生平從未嘗過這招牌滋味的青年對其產生了好奇心。 此時,一名留著丘陵頭,髮長蓋耳,稍大的鼻子上架著眼鏡,看起來約莫三、四十歲的男子嘗完一口後說道:「嗯,跟我們公司去年尾牙吃的感覺一樣。」 旁人笑道:「宏凱哥,不愧是科技新貴,公司尾牙吃的都這麼好。」 這男子又吃了幾口後探頭向青年問道:「對了,你是外婆的表哥的孫子叫吳……吳晨世是吧?你也是唸電子的,退伍了吧?在那裡工作?」 青年的名字叫吳晨世,他擺出一副自視甚高的態度回道:「嗯……我還沒找到理想的工作,不是薪水太少就是工作內容太沒意義,我想寧缺勿爛……」 「嗙!」桌子被人重敲了一下。 名叫宏凱的男子一臉瞧不起他的態度訓斥道:「一聽就知道你是時下的草莓,而且還有著尼特族的米蟲想法。我告訴你,我最瞧不起你這種人,老把自己想的很完美,一點社會經驗都沒有就在想東想西眼高手低。我告訴你,科技業沒有公司對不起你,你繼續抱這種想法只會拖累你們家而已……」 像是被長官訓話一般,晨世光吃這一頓就飽了,直到一道聲響助他從壓力中解放! 「鈴!」惡夢中的晨世被電話聲吵起。 「啊~原來剛剛又做惡夢了啊,那個討厭的遠房親戚。」晨世伸了下懶腰。 可是,耳邊的聲響並未停止,聲音不是夢,晨世這才發現電話鈴聲已經快燒壞了,趕緊接起道:「喂,你好。」 對方是個年輕女聲,道:「終於通了,打了三次,要不是……呃,抱歉,請問您是吳晨世先生嗎?」 晨世應了一下,彼此交談,原來是名叫「維達科技」的公司因為有緊急的面試,想問晨世下午是否有空前往。今天是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一日星期五,想來似乎沒事,便應允了。雖然晨世心中有著某種過去的迷枉,以及尼特的想法讓他找工作上並不順利,不過總是要對母親有所交待,所以依舊會接受面試,反正面試沒過的話就可以繼續躲家裡了。 此時一個女孩探頭進晨世的房間問:「你下午要出去嗎?」 晨世起床道:「晨曦,我可是很忙的,租屋的事就交給妳辦了。」 那女孩戴著黑框眼鏡,長髮,以粉紅髮圈自中央盤出幾束往上,眼縫略細伴著櫻桃小嘴,卻是擠出一副不屑的樣子噓著說:「誰知道你真忙假忙,你老妹我可是在趕重要的畢業專題,最近又好多人來約看屋子,下午也有一個。」 晨世道:「別裝啦,以為我沒有大四過嗎?明明就很輕鬆,看妳一回家東西就亂丟又躺著看小說。」 妹妹聽了更是不屑的回:「那是因為你延畢一年,你大四當然很輕鬆了,我這不叫隨便,而是作業太累了需要放鬆。」 晨世聽見心底和眼神浮出「機車」二字,沒事提他延畢作啥?進了廁所,整理他那額上的斜瀏海,刮去鬍子,雖沒打算應徵上不過儀容還是重要的。打開衣櫃,取出一件綠紋白底襯衫及一條棕色長褲,準備了一些東西裝進手提袋裡。 對了,趁著主角更衣的空檔稍微介紹一下他們家吧,這裡是台北縣汐止市連興街的白光小城五樓,房子是他們父親留下的財產。父親長年在外工作,幾年前突然失蹤了音訊全無,便換母親在外地工作挑起經濟擔子,加上老妹大學不在本地,平常有課時是要住宿學校的,所以母親要他們兄妹把一間房間租出去好當收入來源。晨世懶得管,來了幾個想租的總是談不攏條件,乾脆趁妹妹回家就把租屋這事交給她辦了。 雖然看起來父母都不在家,兄妹應該彼此照料才對,但這對兄妹感情似乎不太好,總是覺得對方很糟糕。晨世嫌這個妹妹拉褟隨便,晨曦嫌這個哥哥懶惰又草莓,不過他們互看對方不順眼的地方還挺半斤八兩,該說這就是兄妹嗎? 九月的汐止依舊很炎熱,烈日當空的午後,晨世算準了時間騎車往汐止科學園區方向去。維達科技就在汐科大樓裡,離他家不遠。 接近目的地,晨世開始找停車位,突然眼光一亮發現右方停車場內剛好有一格,趕緊右轉進去。 「來不及了,啊!」一個看著手錶向前奔跑中的女孩突然尖叫,差點跟晨世的車撞在一起。 晨世沒好氣的把車停進去帶著東西回身指著那女孩問道:「小姐,妳在做什麼?看也不看的在路上跑,我正要停車卻差點撞妳。」 那女孩反指著晨世道:「明明是你在馬路上橫衝直撞的,差點撞到我。」 女孩身形嬌小,桃紅髮色留著雙馬尾,身高貌似不到一六零,稚氣的嬰兒臉有著又圓又大的眼珠,但那目光炯炯有神,語氣堅持態度強硬。穿著白底紅身連身套裝,手拿一黑皮包,看起來倒像是高中生做上班族打扮。 晨世轉身奔去道:「算啦,好男不與女鬥,我要趕面試。」 女孩也快步往大樓門口跑去:「我也是,沒空理你,更不想被你破壞好心情。」 可那當空烈日突然變暗,陰影範圍越來越大,晨世很快意識到,大聲一喊:「小心!」 往右一閃,同時也拉開了那女孩,「啪搭」一聲大響。兩人摔倒在地上,彼此袋子裡的東西都灑了出來。 女孩氣坐地上哀道:「搞什麼,今天這麼衰!」 晨世則是忙著收拾東西道:「是啊是啊,妳最好去廟裡拜拜!諾,妳的衛生綿。」 說完一把丟了過去,女孩看見這東西似乎感覺很丟臉,馬上羞紅了,更加快速的收起東西,撿到了不是自己的便往晨世的袋子裡丟,一本不屬於他的筆記本也被丟了進去…… 「自、自殺啊!有人跳樓!」過了一會兒旁邊嚇呆的人才開口說話,兩人收完東西聽見這話瞬間覺得背後發涼,慢慢把頭轉回去,只見一個男子倒在肉醬中,四肢微微抖動著。 不想多事,兩人收完東西就衝進大樓裡,搶了第一班電梯上樓去。 「呼~呼~」喘息著,驚魂未定的兩人在電梯裡什麼話都沒說。 突然,電梯停住了,白日光燈管也瞬間切成了黃色緊急照明燈。 女孩抖退兩步面帶驚容道:「不會吧,這麼衰,連電梯故障也碰到了。」 晨世擺出可怕的表情慢慢轉過頭緩緩對她道:「莫非,剛剛跳樓的那個人已經回……」 沒等晨世說完,女孩重敲了一下晨世後腦道:「不要開這種玩笑!我怎麼這麼衰,好不容易得到面試機會,特地從台中坐火車上汐止面試,卻先被你撞然後又遇到這些事……」 晨世摸了摸遭襲的部位回嘴:「是我比較衰吧,車子差點被妳撞,從遇到妳開始我突然就走衰運了,一定是妳帶衰給我。」 女孩掏出手機看了看道:「沒格,而且時間快到了,我連想打通電話告訴公司發生意外都不行,可惡,就離這麼近,不想遲到。」 晨世拿出自己手機一看,笑道:「哈,還好我還有兩格可以打!我打個電話給我要面試的公司,跟他們說發生這狀況,順便讓他們救我們出去,妳可得感謝我這有格的手機。」 女孩表情不屑道:「哼,不過就是收訊好了一點罷了。快打吧!怎麼還不打?」 晨世對著手機發呆幾秒後傻笑幾下道:「不好意思,我沒記我要面試的公司電話!」 女孩吼了一聲道:「拜託,那有人來面試連這都不記的?你真的是……笨蛋一個!算了,你看一下我面試的公司電話吧,維達科技。」 晨世接過女孩的手機一看,感到巧合的邊撥號邊說:「不會吧?我們面試的是同一間?難道我們是對手?」 女孩擺出防衛姿態問:「你是來面試機構工程師的嗎?」 晨世把手機拋還回去道:「安心吧,我是面試測試跟韌體什麼的。」 電話接通告知狀況後不久,電梯便傳來敲打的聲音,是救援來了。 晨世見女孩驚魂未定,便道:「哎,算了,沒上的話再等下一間公司就好了,反正這裡可能跟妳不合,才會把妳搞得這麼衰,還帶衰到不認識的無辜受害者身上。」 女孩並未針對最後一句回嘴,卻是一臉凝重道:「不行,今年全球金融海嘯,台灣也被波及,面試機會都可遇不可求。家裡需要錢,我一定要得到這份工作拿錢回家,即使這份工作再操再累我也要撐下去。」 晨世在女孩的身上看見經濟壓力,想法一轉,遂道:「原來是這樣啊!我叫吳晨世,我是早上才臨時被通知叫來面試的,所以連電話都沒記。放心吧,我突然覺得妳這樣的人才應該跟這間公司很合,妳一定會有主管緣應徵上的。」 女孩聽完用一笑容解開深鎖的眉頭道:「我叫郭佳鳳,我住台中清水。」 電梯經過幾番敲打後,重新運作了。 晨世對著佳鳳道:「我們今天湊在一起這短暫時光都沒好事,希望以後不要再見到妳囉!我中午上網查過,這裡是以操跟爛缺聞名,妳命格很合,我不合,老天保祐我面試完平安回家就好。衰神退散!衰神退散!」 本來對晨世那番安慰之語稍微改觀的佳鳳聽了這話再見其作法般手勢氣道:「你果然是一個欠扁的傢伙!你是我見過最討厭的陌生人!」 電梯門開,維達科技的人資小姐已站在門口相迎道:「不好意思,我們這裡電梯經常壞掉。我叫刁家靈,維達科技人力資源部主管,請你們跟我來。」 這位人資小姐可是傳統傳說中的人資正妹,戴眼鏡,盤髮,身著灰色辦公室套裝,比佳鳳高些。可這位正妹卻一臉嚴肅,眼神中帶著殺氣,一旁員工見她經過似乎也要立正站好。 刁小姐安排兩人在一間會議室裡坐著,遞上兩杯茶水,接著發放新人測驗卷和基本資料填寫,測驗是單純的性向與智力測驗。晨世一拿到就往測驗卷大筆亂揮,佳鳳則是先填完基本資料才開始測驗。 作完測驗正要開始填基本資料的晨世偷瞄了一下佳鳳的基本資料道:「哇,原來妳只比我小個一兩歲嘛,我本來還以為妳是高中來打工的。」 佳鳳一聽左手重拍著基本資料將之拉回蓋到測驗卷下表情生氣道:「怎麼會有你這麼討厭的傢伙?竟然還偷看別人基本資料!」 不過這些並不是佳鳳最氣的,她最氣的正是別人老因為她的嬰兒臉與身高當她是個孩子。 晨世填到專長技能這裡,心想:「反正這間公司風評不好,為了確保,我就把遊玩MOM遊戲這種事寫在專長欄上面好了。我想任何一個主管看到我在履歷上這樣寫,都肯定不會錄取的吧?這樣我就能繼續躺家裡了。」 不久,人資進來收回考卷和基本資料,並將晨世帶到另一處去。臨行前,晨世不忘向佳鳳道別,露出一副從衰神附身解脫的表情,看的佳鳳恨不得痛扁一頓。帶到另一處後,一位身著黑灰斜紋西裝外套,紅底鑲黃領帶,留著雞冠髮戴金絲眼鏡,看上去年近四十的斯文人士已在候著他。 那人遞了張名片並開口道:「你好,我叫薛迪克,我是特規產品研發部的經理。」 晨世點點頭,坐下與之詳談,除自我介紹一番外,也敘述了幾樣自己在學校的長才,當然,那似乎跟工作完全扯不上邊。 薛迪克翻了幾下資料眼神一變問道:「你在專長上面寫『MOM網路遊戲』,這是認真的嗎?今天第二個寫這個的。」 雖然晨世是故意寫的,但他可沒預想好怎麼回答,而且聽見他是「第二個」感到訝異,莫非這招也有人用?於是隨便掰了個理由道:「因為我要做測試嘛,那一般電腦要跑測試不就是3D MARK跟遊戲跑一跑,然後看分數嗎?」 顯然,晨世把電子產品的「測試」一職想的太簡單了,以為跟電腦玩家拼分數差不多。 薛迪克搖了搖頭,然後拿了一張黑白電路圖出來指著某處問道:「假如你要測試這顆晶片工作正不正常,你應該要量什麼?」 看見那圖,晨世差點沒把午餐噴出來,那圖看回去又像是之前在婚宴上吃到的鴨醬,不小心脫口而出道:「鴨醬!?」 薛迪克眼神一亮,點點頭道:「嗯,是要量這裡的壓降,看電壓 PULL HIGH 對不對。」 沒想到這樣也矇過一關,晨世反倒擔心起自己是不是真的會上了,是不是真的從此開始過著朝九晚六領死薪水的上班族生活? 薛迪克拿出一本型錄道:「我們特規產品研發部做的是些奇奇怪怪的產品,那你剛進來就是先從測試產品符不符合客戶需求做起,慢慢了解我們產品,之後再開始學寫韌體。」 做測試?寫程式?現在晨世腦海已經在預劃著未來在科技業操死的生活藍圖,幻想自己成為茫茫網海上又一位在布落格傾吐自己血尿或暴肝的工程師。不過薛迪克也差不多面試完了,和他握握手後送他離開,只道新人若任用則薪水依公司規定。 茫茫的晨世有些失魂落魄樣,原本只想取得面試紀錄敷衍母親了事,一向是當場被告知不合所用的,這還是第一家對他說「可能通知」的。不過,組合起他這念頭的除了草莓心態與尼特想法外,還有著對「工程師」三個字難以解開的結,那是他國中最大的悔恨。 想著想著,走到了家門口,正要開門,卻聽見裡頭傳來兩個女孩聊天的聲音。 「真的嗎?原來逢甲夜市這麼棒,有機會要帶我去逛喔!」 「好啊,我也想看看台北的士林夜市和饒河夜市是什麼樣子,對了對了,基隆廟口也要去喔!」 「其實汐止很好玩的,這附近也有黃昏市場。說實話,我很少跟人這麼談的來。」 「真的嗎?好棒喔,如果真的能住這裡的話就好了!」 晨世一推開門,赫見晨曦與佳鳳坐在椅子上聊天,驚叫一聲道:「啊,妳這討厭的衰神怎麼陰魂不散?」 佳鳳起身皺眉道:「為什麼你這討厭鬼會在這裡?」 晨曦目光打量著兩人後立即了解,嘴角露出邪念的上揚道:「哥哥,一定是你在欺負她對吧?好,我決定了,我要把房間租給她,就選她了!」 會打這主意,自是看見哥哥討厭佳鳳之故,她可找到刺激加氣死哥哥的活角色,豈有放過的道理? 佳鳳往後站在晨曦身邊對晨世露出得意笑容道:「看你這表情不是收了卡就是準備收卡吧?我可是當場獲得OFFER,下週一就要開始上班了,雖然我很討厭你,不過我跟你妹妹很投緣,我就勉強住下來吧!」 晨世抱頭搖了幾下表情痛苦自語:「老天,你當真要玩我?碰到這妞,連面試都沒辦法當場被打槍,真的被帶衰了!」 痛苦的日子,才正要開始...待續 幕後畫面! 晨曦:「哥,你車借我,我要去市場買菜準備煮好吃的招待新朋友。」 晨世:「哇啊,我把車忘記在園區裡了!」 佳鳳:「你不只是普通的笨蛋,而是健忘的笨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