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駭客

關於部落格
If(Boy.Value == "宅"){
Boy.InHouse = True;
Boy.Out = False;
}
  • 13204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爆肝無雙工程師002各懷心思的週末

002各懷心思的週末 星期六,晨世面試的隔一天,異常的氣氛彌漫在放假天不該有人的維達科技會議室裡。董事長、總經理,這兩位……還沒來。啊,不過特規產品研發部的經理薛迪克已經坐在位置上,神情緊張,每隔一陣子額頭上便冒出汗來。雖然是秋老虎發威的季節,可坐在一個冷氣房裡流汗是不尋常的。 此時,維答科技總經理鍾代偉坐在他的總經理室中,神情同樣緊張,還外帶一些焦躁,左手食指以兩赫茲的頻率敲打著桌面。帶有些許白髮的短髮,瘦小的身型,方臉尖鼻上架著一副眼鏡,身著灰色西裝,這便是他一貫的打扮。 鍾總在電話接通後問了問對方,聽見答案時眉頭一皺,道:「是嗎?你們會長還沒有回來也聯絡不到嗎?算了,謝謝。」 掛斷,鍾總的目光投射在桌上那兩份履歷,回想起前幾天和「極光駭客」組織會長會談時的情景: ======================== 在一處密室裡,極光駭客組織會長道:「老鍾?真難得,你居然也會向我委託任務。」 鍾總道:「我已決定『行動』,時機到了。不囉嗦,我的條件是要理工背景、能獨立作業委託任務,入侵不連外的內部網路、年輕、能勝任工程師、生面孔不要曾在業界沾染過,最好還符合政府補助政策的。」 會長笑了聲道:「呵,很苛刻的背景條件啊,我公告出去,順便幫你留意一下有無符合之人。」 鍾總懇切的說:「希望能盡快找到人,我那老闆心意啥時會變也不知道,這次我們『特規產品研發部』出了點狀況,我剛好利用機會遊說他汰舊換新,用新人替代舊人,藉這個機會順便把你的『駭客』弄進公司幫我取得資料。要是他過一會兒想法變了,關了職缺,那就沒機會了。」 會長點點頭道:「我知道,我會盡快。不過我這週要去西伯利亞一趟,可能你找我時我不在台北。」 鍾總噯了聲表情認真道:「總要讓我知道是誰面試時我好錄取吧?」 會長對他如此認真的表情感到有趣的說:「好,如果我沒來得及安排好,那我就註明接受者在面試時專長欄寫玩遊戲好不好?像是MOM網路遊戲之類的,天底下沒有正經人會在應徵工作時專長上面寫玩遊戲了吧?哈哈!」 ======================== 真沒想到堂堂華人世界最大委託工作駭客組織「極光駭客」的會長會用這麼亂來的暗號,但更令鍾總意想不到的是竟然有兩個人寫了一樣的專長在上面…… 望著那兩份履歷,鍾總心想:「怎麼辦?是誰呢?因為薛迪克徵才的能力已經受到質疑,我才特地說這次人選我親自挑,現在該選那一份?」 真是個賭注,如果選到晨世了,我可以跟各位保證,他絕非極光駭客的一員。 鍾總還是沒做下決定,他帶著這兩份履歷進到會議室裡頭,此時主要與會人員都已就座,就剩鍾總和維達科技董事長-郭建瑞。 薛迪克一見鍾總進門,急忙問道:「學長,我的『新兵』挑選的怎樣?」 鍾總坐下後看了會議桌對面的他一眼,道:「等一下開會時會講,我會幫你做最優選擇。」 此時,一名棕色旁分捲毛,前額微禿,戴眼鏡,渾圓的臉略顯皺紋,鼻子大,身材高大體型胖,肚子突出明顯的中年男子進了辦公室。他穿著灰藍色布衫加卡其吊帶褲,看起來十足想裝年輕小伙子。 「郭董好!」大家先恭敬的對他敬禮。 郭建瑞,維達科技董事長,右手一揮示意大家免禮,一坐下便拿起桌上的紅光雷射筆指向投影幕上的簡報道:「今天是我們刺激營運專門會議在這金融風暴後第五十一次開會,等會兒由你先開始,薛迪克第二個。」 這並非例行會議,而是金融海嘯後的加強方針,雖然維達科技在業界也算是名列前矛的公司,可是以代工出口為主的這間公司在今年初遭受到最嚴重的衝擊,連年終獎金都縮水了下來。為了挽救績效特別差的部門,郭董特別計劃了運用假日來開檢討會報。 只見第一位發言者滔滔不絕的講述自己的措施,以及第三季前期的成果,雖然不知道這是不是像軍中的假資料,但郭董卻是一眼便看穿了其中的問題所在,重拍了一下會議桌怒斥其不是。看在薛迪克眼中,十分震撼,那氣勢有如軍團司令,每一句話都像是一發迫擊砲打的報告者無力招架。 這一位簡報完成後,郭董怒責:「既然你提出都是這堆狗屁理論,那我告訴你,你想要補人,沒了,固定的替代役我會留給你,其他名額我不給!」 果然是變的很快,一場會議,一個失算,到手的奴才跑掉了。接著,輪到薛迪克,全研發部門第二年輕的經理,又是獨立於三處之外的獨立研發部,去年賠了郭董五百萬研發費,今年可不能再這樣下去。可是對薛迪克而言,硬仗就在眼前,因為這部門還掛著許多無法結掉的案子,而在郭董眼中正是其研發能量不足的關係。 原來薛迪克在部門賠了五百萬後,又招了一批人進來,但其中有人能力跟不上進度,許多問題到現在還沒解決,拖快一年了,在前一次會議上被郭董直指是徵人不力。鍾總那時出來打圓場,只道這次讓自己親自幫薛迪克挑人,而這次會議在薛迪克身上的主軸便是那新招募的人才。 鍾總道:「其實我看了他面試的人,有兩個我覺得有潛力的,而且也都可以拿到補助資格,減去政府負擔的兩萬兩千元,我們只要再追加三千元就可以按公司規定『助理工程師』級職核薪兩萬五千元。」 郭董拍拍手道:「看到沒有?找人就是要這樣找,政府有名額我們就不要浪費。對了,雖然我上次說你這邊補一個,不過既然David這邊找到兩個符合補助的,那我就給你兩個名額,六千元,不是多大的負擔。」 薛迪克喜出望外眉開眼笑道:「那就謝謝學長了。」 科技業,習慣以英文名來稱呼他人,David是鍾總的英文名;至於學長,那是因為薛迪克和郭董同為海岸大學的學生。對了,鍾總也是海岸大學畢業的,這間公司某種程度上對於主管或高階員工挺愛用自家學校的。 郭董突然轉了個臉色看著薛迪克說:「Dick,既然給了你人,下週我要看到案子結掉;如果還是結不掉,你這個經理……應該知道要怎麼做,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是David一直在幫你緩衝,但是這次沒有理由囉!」 現實的殘酷,深深壓在薛迪克身上,換進兩個人來,必然要有相對的表現。郭董是不會養米蟲的,甚至對馬也有要求,如果吃的草比較少卻跑一樣快,那吃的多的就是有問題的。做為一個經理,他必需有所決策。 帶著肅殺之氣的會議終於落幕,會後,薛迪克問起有關人選的問題。 鍾總拿出兩人的履歷,薛迪克望了兩眼差點沒昏倒,心想:「這不是在玩我吧?居然有國立的沒選,有經歷的沒選,能增進工作氣氛的兩粒也沒選,偏偏選了這兩個私立新人還在履歷上寫網路遊戲的傢伙?」 地獄爬回天堂,會後再下墜一半,至少沒有跌到波形的負緣,薛迪克還是該偷笑了。通知了行政處的人力資源部後,值班者發了簡訊告知晨世以及另一個人錄取通知。 此時的晨世在做啥呢? 為迎接新同居伙伴郭佳鳳的到來,晨曦拉著佳鳳在汐止大街上逛起,添購日常生活必需品。因為家裡窮,很多東西根本帶不出來,佳鳳已經有儉樸的打算,可是好心的晨曦決定不收押金,所以佳鳳就多了這筆「意外之財」買東西了。一整天,從汐止的加樂福逛到汐止的好世多,再逛到汐止中正路老街享受傳統商圈的購物氣氛。當然,買這麼多東西是需要苦力的,晨世自然是唯一選擇了。 「喂,買夠了吧?剩下的有需要再來買就行了!」晨世有氣沒力的說著。手上提了大包三袋、小包五袋,背後裝滿滿,什麼臉盆衣架拖鞋電腦桌……都在他身上,酷似個行軍打仗的小兵。 電腦桌?是的,你沒看錯,這是在某處買到的組合式電腦桌,晨世背上那幾塊大板子便是材料了,壓的他快喘不過氣。 晨曦高聲回道:「別抱怨了,你整天待在家,給你個機會鍛鍊身體也好。」 佳鳳也附和道:「是啊,我還沒見過這麼軟手的男人,算是開了眼界。」 晨世把嘴撇一邊道:「去,當我在保家衛國的時候,搬的東西比這重三倍,還要跑三千公尺,那是妳們能想像得到的!」 佳鳳一把拉過晨曦故意大聲咬耳朵道:「聽説當完兵的男生都很喜歡吹噓自己當年勇。」 晨曦也故作認真回曰:「是啊,聽說那是老化的徵兆,只剩回憶過去的能力。」 這話可氣的晨世恨不得放下手中東西立馬過去捏死兩位。 買一買,天色已晚,一列自強號呼嘯過汐止的高架鐵道,車光已亮過天光,預告夜幕低垂。晨曦原想親手做菜給佳鳳吃,但忘了買食材,再加上時間已晚,便決定在汐止街上飽餐一頓。火車站後方的忠孝東路,匯集了汐止各式美食,從雞排到滷味、從自助餐到鐵板燒,平價而美味。 晨曦挑了間小吃店道:「就在這兒吃吧,待會兒在站前搭免費的社區巴士中興線或橫科線就可以回去我們那兒了。汐止除了便利的鐵公路運輸外,最棒的就是市內的小巴。佳鳳,關於交通方式妳能記住多少就盡量記吧,省得星期一上班出狀況找不到替代方案也找不到人問。」 吃東西不忘介紹交通方式,畢竟佳鳳沒有車,了解在地的通勤方式是必要的,晨曦也深信這種事交給晨世去做一定會故意搞砸或故意誤導,使著一種不信賴的眼神看著晨世。 被莫名的一盯,晨世反擊道:「老妹,妳幹啥用這種眼神看我?要是她真的不知道怎麼去汐科園區,我當然會幫她。」 佳鳳也投以疑惑的眼神道:「是嗎?就怕你報復心極強,因為自己沒有錄取,就故意把我帶到荒郊野外去,害我不能準時報到。」 晨世被這麼一說,沒好氣的回嘴:「我像是這種人嗎?這是妳對今天一整天辛苦幫妳提東西的人應有的態度嗎?」 佳鳳雙手向外一攤擠出一絲輕笑道:「誰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人面都會有獸心,何況獸面……就憑你昨天的態度,我有權不相信。」 這句話可真是太過份了,但晨世又沒啥辦法反駁。就在此時,晨世的手機響起嗶嗶聲,原來送來一通簡訊,內容是晨世已被錄取,核薪兩萬五千元,要求星期一報到。 對晨世而言這無疑是即時的甘霖,亮出簡訊給佳鳳看道:「怎麼樣,無話可說了吧?現在我也錄取了,哈哈哈!星期一,我一樣要去園區報到上班了。」 晨曦趕緊拍手道:「好棒喔,老哥,恭喜你,那這頓就你請囉。」 晨世一時陷入勝利的喜悅中不察道:「沒問題,那就我請啦!」 直到付完錢,晨世才意識恢復,心想:「不……不對啊?我這麼高興做什麼?我為什麼會錄取?我要變工程師了?我要變科技人了?我要爆肝了?不,我在家裡的自由日子結束了嗎?」 晨曦這時殺出手機的傳訊紀錄道:「不好意思,我已經把你錄取的『喜訊』傳給媽媽了,這次你再也沒有理由家裡蹲了。」 不,這對晨世是痛苦的啊!招了社區巴士,搬著東西回家,晨世像是晃神般把東西丟在佳鳳門口邊便飄回自己房間去。無法靜下心的他,只好翻一翻昨天面試的袋子,看看有沒有什麼要注意的。突然,他發現了一本不屬於自己的筆記本。 晨世第一時間想著:「不會是那衰女的日記在東西灑地上時收進去了吧?我來偷看一下!」 不看還好,這一看,完全震撼了晨世。那不是佳鳳的日記,那是先前自殺的工程師的筆記本,裡面詳細記載著他工作上的東西,以及心情手札。翻了翻,名字是「充未春」,隸屬「研發中心-消費性產品研發處-數位顯示研發二部」,還好跟自己不同部門,不然就尷尬了。 晨世對於那些工作筆記沒多大興趣,便翻閱起心情手札來閱讀。 「今天季經理又壓我四個案子的進度了,天啊,每天都丟一個過來,部門裁員後事沒變少又沒補人,真的很辛苦。可是每撐過一小時,想到床上孩子那甜甜的笑,我便又加滿了油,可以繼續開一小時。」 「說起來,想過換工作,不過,過一陣子吧!但工程師不管怎麼換,似乎都逃不過加班熬夜趕進度的命運。還是沒有補人,但是上頭要趕訂單,案子是越來越多了,真的快做不完了,但不做北鼻就要餓餓了。」 「季經理不斷跟我們訴苦,上面壓他很兇,拜託我們趕工,可是你又不補人,工當然怎麼趕都是這樣,我現在上下班都看得見太陽了。前天因為老婆生日想請假,經理不准,拜託我請的是加班假,我沒必要加班的矣,連這都不行?公司真是越來越沒人性了,簡直是爆肝無雙。」 「我不想早走嗎?我當然想,可是一來沒做完的事不會自己解決,二來部門考績很重視每天平均工時有沒有超過十五,最好越高越好,不行的話放假天自己來補滿。突然發現自己要是不當工程師,似乎沒有別的辦法生活下去,我……在害怕嗎?」 「被威脅了,考績不會太好看,那我為什麼要傻傻的加班呢?結果還是一樣嘛!如果這些時間多留給孩子們多好?放假天也好累,不然就要來公司,都快忘記跟孩子去找爺爺或叔叔吃東西是什麼樣子了。」 「不行了,聽說我在年底死亡名單內,我的一切都是白費,我對不起老婆跟孩子。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我終於體會了。」 翻到了最後一頁後,晨世的心緒被攪亂的很厲害,他想吶喊,他想爆發,他覺得他正看著一幕悲劇走到盡頭。這個人是多麼的努力,多麼想要給予家人溫暖? 「充先生……到底活在怎樣的地獄?」晨世心中佈滿了憤怒與疑問,或許這一切唯有他親自體驗過一次才理解。對這份錄取,晨世態度改變了,他因這憤怒而積極,他想知道在這間公司裡發生的點點滴滴,他想明白「爆肝無雙」是什麼樣的境界。 這種新念頭沖淡了他對工程師的迷枉,也抹去了尼特想法,他想要玩,用新鮮與冒險的態度去迎接這份工作的挑戰,或許私心也想幫這位工程師好爸爸伸張正義吧! 態度,開始轉動,到了星期一早晨...待續 幕後畫面! 佳鳳:「怎麼你才兩萬五?果然我比較優秀,我核薪三萬呢!」 晨世:「騙人的,為什麼都是新人差這麼多?妳一定靠關係、走後門、有人罩!」 晨曦:「奇怪,下面不是有說薪資保密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