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駭客

關於部落格
If(Boy.Value == "宅"){
Boy.InHouse = True;
Boy.Out = False;
}
  • 13204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爆肝無雙工程師004超級新手工程師

004超級新手工程師 兩點,薛迪克帶著晨世、邊城、萬承憂及連晉安等人來到八樓,準備與交接案子給他們的「數位顯示研發二部」經理洽談交接事宜。 路上,薛迪克道:「這次帶你們兩個新人一起,是因為這件案子太突然,我希望你們也能幫忙順便從中學習到東西。對了,順便跟你們講一下,七樓和八樓有幾間研發實驗室,剛剛在七樓看到的是暗房和震動實驗室,主要是我們部門跟機構在使用,八樓有更大的實驗室。」 走到了八樓,一進門向右轉過去後便看見一間大型密閉的房間。 薛迪克指著那兒回頭望著晨世與邊城道:「這間是無塵室,啊我不是說這間是你『吳晨世』的,不要誤會,哈哈。」 吳晨世?無塵室?一模一樣的音令在場所有人都笑了。 再走過去,薛迪克又介紹了一些燒烤灑水冷凍實驗室,八樓特殊設備還挺多的?當然,因為設計驗證部以及系統整合部就在這一層。突然,遠遠來了一名男子指著他們,微禿頭,方臉尖下巴,目光有力,嘴巴略開,身型適中,著草色夾克及灰色布褲。 男子一見薛迪克便沒好氣道:「Dick,為什麼PM叫我準備幫『康培』代工的螢幕?那不是消費性的案子嗎?」 薛迪克有些驚訝問:「連系統案也轉過來了嗎?我們不是只支援韌體?」 晨世與邊城問起此人為何,承憂答曰此人是與特規產品研發部之專案配合的系統工程師,名叫徐航利,Honly,負責系統整合。 在他們後面,一名小平頭,方瘦臉型,皮膚白嫩不像年過四十,戴金絲眼鏡,斯文樣,身材偏瘦,著全套灰色西裝與白襯衫的男子道:「不好意思,案子很急,星期四要Pilot Run,原本今天韌體出來,我們這邊就趕得上,但現在看是來不及。」 這男子正是數位顯示研發二部的經理季學恩,Shawn。 薛迪克有些不滿道:「Shawn,現在已經星期一下午了,救火也不能這樣救。」 季學恩遞出手上的資料夾並說:「我知道,所以與其我們磨合,不如整個研案發給你們包。大家都知道公司裡為了趕東西一向先做,有空才寫文件,所以我也只有這些東西可以給你。別怨我,出這種事不能交接,我也很頭大。」 薛迪克翻了翻面有難色道:「只有IC的SPEC跟DEMO CODE而已,你們改了什麼我也不知道,這樣怎麼來得及?而且研發直接丟給我們也太離譜了。」 接單和生產賺錢的績效留給自己,把研發案這苦差丟給特規,也難怪薛迪克無法接受。 季學恩推了一下眼鏡淺笑一聲道:「呵,如果有問題,我可以找Robinson來。」 一聽見「Robinson」,薛迪克突然不說話了。晨世注意到在這氣氛改變的同時,晉安與承憂的臉色也變了。 薛迪克摸摸鼻子,和徐航利說了幾句話後便帶著一票人到季學恩的部門去。在跳樓工程師充未春的位子上,晨世和邊城各搬了一台研發中的螢幕,晉安將他寫韌體的電腦搬了起來,承憂則搬走變壓器和幾片光碟,眾人將這些東西帶回部門裡。 晉安找了一處空位放置道:「還好我們部門空位多,東西再多也不怕放不下!」 望著這麼大的區塊,晨世好奇的向承憂問起為何部門座位只佔這一角的四分之一不到?承憂直言『特規』是個還在成長的部門,所以當初鍾總預留了相當多位置下來,原本似乎有很大的計劃,卻因為世界性金融海嘯而打住。 薛迪克對著他們說:「晉安,你用這個機會帶承憂做一次韌體;承憂,你用這個機會帶晨世做一次測試,你們三人要一貫。至於邊城,我要你用自己的方法去想想怎麼寫C控制這台螢幕,我希望你能運用軟體控制I2C DDC,去調亮度和對比,這是搭配螢幕需要的DEMO CODE。但是你不要去問允立,你要自己想辦法,他也不會回答你,這是你的功課。」 相當詭異,晨世這邊是正常的一代舊人帶新人,可是邊城這邊卻要他自己去想辦法解決而不能問戈允立?對照先前課長帶他們去介紹時的氣氛,莫非允立有什麼問題?但邊城並未多想,點頭答應。 晨世見薛迪克走後立即道:「我怎麼覺得怪怪的,剛剛好像被硬塞了個工作的感覺,經理一聽到那個季經理講什麼Robinson就不再爭了。」 沈亞倫突然從晨世脖子左後方殺出來道:「因為連長沒崁啊!」 晨世一聽嚇一跳道:「哇靠,你怎麼出現了?」 沈亞倫帶著奸笑的表情道:「你們聚在這聊天,我當然會插進來啊!」 承憂坐在位子上暗笑了一聲道:「真的是連長沒有崁。這間公司像是一個軍隊,郭董Jerry就是司令,他其實很狗官樣;鍾總David就是政戰主任,還滿照顧人的。研發中心就是一個旅,三大處就是營級,各部門就是連級。我們是獨立連,雖然自由了一點可是上面沒有營長級的處長罩,所以跟其他部門打交道容易被欺負。剛剛那個經理講的Robinson就是消費性產品研發處的處長,Dick知道他這個連長沒有崁不可能講贏人家處長的。」 晨世恍然大悟道:「喔,用當兵的手法來講我就完全明白了。」 果然當兵的話題很好用,拿來代用在部門之間的關係上更是淺顯易懂。 晉安翻開資料道:「剛才說星期四要趕Pilot Run,我看一下它是直接用scaler chip丟LVDS給Panel,照Datasheet控制GPIO就行了。」 一句話裡帶了六個晨世不懂的單字,本想發問,可又不好意思打斷。邊城似乎看出了晨世的聽力困境,主動將自己手上的小抄遞了過去。 萬分感激!晨世看去,內心自語:「Pilot Run,試產,當產品設計完成時技術轉移給產線以確認生產沒有問題;scaler,將各種解析度的畫面填寫成LCD用的訊號;LVDS,低電壓差分訊號,常用於傳輸信號進液晶面板;Panel,指液晶面板;Datasheet,元件規格特性與驅動方式的技術文件,例如工作電壓、電流限制等等;GPIO,晶片的輸出入腳,用來發出或接收高低電位信號觸發動作。」 短短幾行,卻讓晨世頓時理解不少。科技業,就是如此多術語,有時候不見得會翻成中文,所以身為工程師必需要理解術語單字,並且要牢記。看著晉安持續說著,邊城似乎不需要這張紙條也能理解,想必是已經記熟了。同樣身為新人,晨世被邊城激起了一股不服輸的念頭,他也得早日習慣這環境,不再依賴小抄理解。 就在這個時候,資訊行政處的人員送來了邊城和晨世的電腦。公司所有同仁都會配一部作業電腦,裝有企業用的Lotus Notes內部信箱,常用文書處理軟體及公司防火牆軟體,唯有受監控的電腦才能連到企業內網-維達網路存取公司資源。而Notes不只是信箱,還包括許多行政作業文件表單也在這上面,所有文件都已完成e化作業,不需實體表格,只要在電腦上填完再送出即可。 同時送來給晨世與邊城的,還有一張識別證。每天上下班前往門口的感應器刷過去便代表有上下班,打卡鐘在這間公司是不存在的東西。 處理完電腦後,晨世回到承憂身邊學習,而邊城則自己拿了一台螢幕做研究。邊城上網查了一下薛迪克所說的I2C DDC,決定先從研究PC端如何透過顯示的DVI線控制接頭那端的螢幕做起。 晉安對著承憂和晨世道:「我要講給承憂聽,那晨世你也順便聽一下,因為你以後也會碰到。」 語畢,拿起一條軟排線,一頭是黑針孔,一頭是RS-232接頭,道:「這條線承憂應該不陌生,這是ISP燒錄線,我們要燒資料進韌體就是透過它。現在我先示範一次燒DEMO CODE進去啟動螢幕。」 晉安將黑針孔插在螢幕的板子上,另一頭接到電腦的序列埠,啟動了工具程式,載進韌體程式編譯成Binary檔後燒進螢幕。檢查了一下,畫面有許多水平紋。 晉安看了看摸著下巴說:「嗯,得先找出這個問題在那裡。」 看著那畫面,晨世忽然想起筆記本記載了有關水平紋的事項,又看著晉安螢幕畫面的程式碼,不自覺語:「P2值改0x1C。」 晉安聽見了,原本不當一回事,但仔細看了看卻發現似乎真有可能,改了一段程式碼後重新燒錄,螢幕的水平紋消失了! 晉安、承憂及插進來打混的亞倫都用非常不可思議的眼神加表情望著晨世。 晨世回看他們幾眼,問:「怎、怎麼了?幹啥這樣看我?」 晉安一把握著晨世的手表情認真的說:「如果你不是一個抓bug的天才,那你就一個寫程式的高手,你直接就看見了問題的核心。」 晨世本想解釋,但承憂卻搶著道:「太厲害了,我覺得我把測試工作交給你應該會做得很好……不,搞不好你來寫韌體會更強。」 薛迪克見這裡一陣騷動,走過來關心問:「安怎(怎樣)、安怎?抓到了喔?」 承憂把剛才晨世那近乎超人的表現講了出來,使他眼神一亮,趕緊要晨世再試著看看是不是那裡有問題。 薛迪克興奮道:「他們原本排今天韌體搞定,因為來不及才整案丟過來,要是我們今天就搞定,整個丟回去給他們,到時候我們就技轉回去。」 想起此行目的,聽見有機會技轉回去,也就是跟該部門打交道,晨世燃燒起了鬥志。他表示要去廁所,實際上是偷看筆記本內容,因為他並未讀完,也不想別人知道自己撿到充未春的筆記。回來後晉安繼續檢視程式碼,而他一想到筆記本的內容便指著程式碼做修改,每次改完後便解掉一項問題。進度飛快,看的薛迪克十分高興。 另一頭,邊城正在研究,卻見眾人稱贊晨世的能力,似乎也不想輸,更加快了研究軟體的步伐。 太陽開始下山,晨世道:「經理,這樣應該差不多了吧?」 薛迪克滿臉笑容道:「不要叫我經理,叫Dick就行了。剩下來的只有Gamma 2.6調整,完成這一項後韌體就做完了。」 晨世翻了下邊城的小抄卻發現沒有這單字,問:「Gamma……這是什麼?」 薛迪克道:「Gamma曲線是螢幕亮度的一種反應,同樣色階會因曲線不同而亮度不同。通常是2.0或2.2,但這台螢幕市場需求要到Gamma 2.6。前面都是配菜,這才是主菜。」 這下晨世可傻了,最後一關竟然就是跳樓的充未春無法渡過的一關,晶片預設的不能用要自己用韌體校出來,筆記本當然沒寫。神奇的力量用光了,晨世臉色像是褪色般漸漸消去光芒,莫非要終止在這裡? 連晉安見晨世也沒辦法後,道:「幹啥表情這麼壞?不要哭喪著臉,你不過是今天到部的新人,整個下午的表現非常厲害了,做不出來也不是你的錯,不要自責嘛!」 薛迪克是不死心的咬著牙道:「反正都做到這裡了,就一口氣弄完它!今天加班,把東西搞定,丟回去給Shawn。」 晨世注意到承憂嘆了口氣。加班,是他所討厭的。 晉安此時拿了一台光學校正儀道:「沒關係,接下來看我的演算法。」 連晉安的表情變了,收起笑容,態度十分認真,和先前一派輕鬆時完全不同。他帶著校正儀要晨世搬螢幕、承憂搬變壓器,移到實驗室的暗房中做校正,避免環境光影響。連晉安跑了幾趟測試,只見螢幕上分別打著紅藍綠白由暗到亮的畫面,儀器也紀錄著數據,每一次到手晉安便開始分析其中。 晨世望著那認真的樣子,心想:「好厲害,我完全不能比,這就是碩士的能力嗎?這些數字我完全看不懂,但他卻知道每個數字該擺到軟體的那裡做計算,還能畫出模擬曲線對照。」 不久,晉安恢復笑容道:「完成了!」 三人再把螢幕搬回外頭,晉安改了一下韌體,但苦惱的是部份資料太龐大要燒進板子上的EEPROM才可以,偏偏硬體設計無法用韌體寫入只能靠I2C線路燒進去。由於沒有現成軟體支援,得想其他辦法。 這時,邊城手握著一顆隨身碟走過來道:「需要寫I2C嗎?我已經完成了。」 聽見這句話,薛迪克與晉安比看著晨世解bug還要感到不可思議,到底今天來的兩個新人以前是做什麼的?履歷表完全看不出他們兩人有如此天份。 邊城複製了一些檔案出來,指出其中一個DLL檔是開發來通訊這款螢幕用的函式庫,另外用VB寫了一些操作程式,也包括了透過DVI線的DDC I2C訊號燒錄資料進去這部分。 薛迪克原意只是想叫他整理出I2C的用法,卻沒想到邊城做的「功課」遠超過他所想要的。晉安在邊城的指示下把資料燒錄進去後,再透過邊城的軟體直接下指令呼叫Gamma 2.6的功能出來,竟然成功了! 晉安速道:「快,再進暗房,跑一次測試確認。」 薛迪克心底當下開了兩朵小花,原以為鍾總找來兩顆私立科大畢業的地雷,卻沒想到兩萬五可以找到這麼好用的超級新人。 下班鐘聲響起,邊城對著薛迪克說:「Dick,你今天交待的東西完成了,那麼我可以走了嗎?」 薛迪克點頭道:「嗯……再見!」 雖然薛迪克想暗示工時的重要性,不過新人第一天就放他一馬,目送著邊城離去。 在暗房裡的三人架好螢幕準備開跑時,忽然僵著不動了。 晉安問:「你們有在OSD裡看到怎麼開Gamma 2.6嗎?」 一陣冷風吹進暗房,剛剛是透過邊城的軟體打開的,但是硬體的按鈕卻沒有這功能啊!看樣子,韌體得再做些修改,把啟動功能加入OSD當中。 沈亞倫收拾起自己的東西,向晨世等人揮手道別。下班時間,部門裡有些人開始卸下一天的戰袍,但也有些人似乎完全不為鐘聲所動。 承憂這時拿起一張單子,巡走並問了一下還在位子上的人,原來維達科技每日加班都有加班餐費可報,而承憂通常會問誰要訂餐,若人數夠多就直接叫外賣。算了算,今天除他們外還有王課長、盧凱士、戈允立等共七人。 在等餐過程裡,晉安找了兩人去稍微解說一下韌體的寫法,晨世是看新鮮,承憂卻是看實戰。似乎OSD裡加個新開關要花點時間,晚餐也送來了,晨世與承憂先填飽肚子再說。 咬了一口菜,見承憂臉色不對,晨世問:「你好像很煩惱?」 承憂嘆口氣道:「又被臨時叫下來加班,怎麼不煩。」 趁這機會,晨世問:「這裡很常加班嗎?」 承憂思索了一下道:「看自己,沒做完或想充工時就加,打考績會好看一點。最怕的是身不由己,像我們做測試的,他們臨時要趕工,我們就要留下來測。」 晨世一聽,心頭一暗,開始體驗科技業的文化了。在責任制下,工時越長代表的不是工作效率差,反而是你一天可以做的比別人多。工作時數成了工程師們打成績單最直接的數據,想要比別人高、想要比別人更獲得青睞,填充時間似乎是必要的。 直到八點,晉安才搞定OSD,晨世已經等很久了,承憂開始帶他做測試。 承憂把螢幕點亮道:「通常螢幕產品我們會用Isee Monitor Test這軟體打畫面看有沒有異常,搭配暗房的儀器跑測試,再亂按檢查防呆。」 前頭帶著做,晨世也吸收了不少,不過因為太慢,後頭就快速檢查問題完並告知晉安修正,完成時已近晚間十點。 薛迪克走來確認後,囑咐晉安把程式存進隨身碟,要晨世與承憂搬起東西跟他上樓去。 七樓的燈光關了半數,但晨世踏進季學恩的部門時,卻見燈火通明,座無虛席,現在已經十點了,卻跟六點前沒兩樣。 薛迪克臉上滿是欣喜的走向表情懷疑的季學恩,交出完整韌體及數據給他過目。趕在時間內完成,季學恩無話可說了,研發案又轉回來,特規輕鬆賺進一次「救援成功」。 此時晨世隨便找了個工程師問:「你們怎麼還沒下班?今天特別趕?」 那人回答:「我們部門十一點下班是基本,兩點是家常,東西沒出來可能四點才走。」 晨世又問:「那充未春也是嗎?」 那人嘆道:「他太盡責,東西沒出來也堅持每個步驟要寫文件記下來才每天做超晚,身體不好又爆肝。主管老罵他按步就班做太慢,跟不上公司求快的文化,出事找不到文件才發愁。」 聽完,晨世問道:「如此加班,你們受得了?」 那人搖頭說:「誰受得了?我們部門爆肝一堆還有人血尿,健康檢查都亮紅燈,但是科技業嘛……為了生活只能忍耐地獄。」 答案震撼著晨世,充未春竟是在這種環境下過日子...待續 幕後畫面! 工程師:「來訂宵夜了,還要再戰四小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