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駭客

關於部落格
If(Boy.Value == "宅"){
Boy.InHouse = True;
Boy.Out = False;
}
  • 13204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爆肝無雙工程師005陰錯陽差救美人

005陰錯陽差救美人 星期二的九點前兩分鐘,晨世急忙衝到了辦公室外刷卡機旁,用卡片開啟了辦公室門,也順利趕在鐘聲響起前就座。 承憂走過來拍了拍他道:「差點以為你新人第二天就要遲到了。」 睡眼惺忪打著呵欠的晨世道:「啊~昨天加班太晚了,今天差點睡過頭。」 不過晨世怎麼也不想遲到,他不想輸給同住一處的佳鳳,因為昨晚的佳鳳居然比他更晚回來。原來機構設計部的案件太多,佳鳳的主管讓她這一週都跟在前輩的指導下先從協助構圖和設計元件做起,前輩沒有走,佳鳳當然也沒得走了。 科技業,早出晚歸是必需的習慣。 另一頭,戈允立主動走了邊城的身邊,這還是晨世第一次見到他主動找人說話。臉色不太好看的戈允立指示邊城上到部門的NAS伺服器上,下載一些程式原始碼,將部分程式交接給邊城,不過充其量也只是告知檔案位置,並沒有解說程式的流程。 薛迪克在戈允立交接完離去後立馬走過來道:「亞倫、邊城還有晨世,你們過來。」 三人集合後,薛迪克要亞倫帶兩人到昊天廠領「小瓢蟲」的新板子還有其他東西回來。瓢蟲?是昆蟲嗎?晨世還沒發問,亞倫便要兩人先到樓下,路上再慢慢解釋。 亞倫對兩人說:「你們新來,這個也要學一下。小瓢蟲是代號,一個光學測量裝置,現在我們最趕的案子,這週很重要的板子。我們公司的作業流程裡,板子設計完會送去打樣,而打樣的工作是在昊天廠進行的,等到東西好了就會通知我們去拿。往昊天廠有兩條路,一條是走通往汐科南站的樓梯穿過鐵軌和大同路,比較近但是陡;另一條是走新台五路下斜坡離開園區再左轉往汐科北站過馬路再轉個彎,比較繞但是平。」 說完,亞倫點了根菸,畢竟這是難得的解放時光,繼續道:「現在是下坡,我們走近路好了,等等你們會累或怕掉東西就走遠路。」 路上,亞倫順道和他們說了個八卦:「對了,你們在公司要注意兩個大頭,鍾總也就是David對我們部門比較好,郭董也就是Jerry對我們部門比較挑。」 晨世問:「為什麼?是個性的關係嗎?」 亞倫哈了一口煙道:「可以這麼說,但有另外的原因。公司裡面其實有分郭派和鍾派,他們兩個人在公司的道路方向理念上不太一樣,而他們分別找來的下屬也都會比較親近他們,Dick是鍾派的。鍾派比較安穩,出事的話David會挺你;郭派比較拼,出事是不講情面的,但是升遷的機會高。」 兩個派別分別走著不同的路,但求溫飽和出人頭地的兩條路。 到了昊天廠後,承辦者拿著一塊長寬各約四公分的板子叮囑道:「小瓢蟲的板子只打了三塊,最近打樣件很多,你們好好用,再打樣要等很久。其他板子都是量產的,數量夠多,你們搬回去吧!」 說完,把板子丟進一旁的黑色籃子,同時道:「既然你們要回汐止廠,可以順邊幫我把另外那些東西交給二樓產線嗎?拜託囉!」 晨世應允,那人便將其他東西也疊上籃子去,這下可變得挺重的,邊城和晨世只得一人抬一邊。因為亞倫還有其他事,故兩人便先回去。 籃子實在有些沉,兩人決定走近路回去,但剛越過汐科南站要上樓梯時,晨世重心不穩的抖了幾下,邊城趕緊扶住上面的東西才被崩落。到了汐止廠二樓,晨世把一些板子挑出來給對方看完後便跟著邊城回到辦公室裡。 兩人找了塊空間把籃子放下來,並且清點板子,這才發現,小瓢蟲的板子少了兩塊! 晨世顯得有些焦慮道:「幹,不會第二天上班就出了錯得賠東西吧?剛剛那人說板子只有三塊,再打樣要很久,亞倫又說過這案子很趕。」 邊城安撫道:「不要緊張,板子不會消失,我們快回去找。你回二樓工廠看看剛剛有沒有夾在裡面給人了,我沿原路回去找。」 決定後兩人便立即行動,邊城注意到板子上有一顆光學偵測器會反光,提醒晨世注意這反光點可能會比較好找。 通往汐科南站的陡峭樓梯除了上下班趕時間的人外,平時是人煙罕至的區域,就連他們方才往來兩廠區之間都未碰到其他路人。但,邊城此時卻發現就在那樓梯下方的轉角處裡,一個男子正走向一個看起來有些緊張的女子,一看便知道是壞人打算對女性下手。 女性留著單馬尾褐色頭髮,前額中央有一髮束過鼻,腮紅微酒窩,身形適中略瘦,B杯,眼神略帶天真感,但此時還夾雜著不安,是可愛形的女孩,身著鵝黃連身洋裝,白少女鞋。壞人穿了件皮夾克與牛仔褲,背對著所以也見不著他長啥樣子,反正也不重要。 不過邊城的重點不在兩人,而是在他們之間,一塊反光的板子!是它,小瓢蟲靜靜的躺在階梯上,眼看那壞人就要踩到了,邊城心一急,從腰間掏出了一把手槍!什麼?你沒看錯,真的是一把手槍,但似乎是玩具槍或模型,上頭還接著一顆9V電池盒與其他電系模組的樣子,邊城瞄準了壞人的腿部,一槍射了出去! 「哇!」壞人喊了聲,倒向右邊又滾了幾圈,表情痛苦似乎無法行動。 邊城趕緊下去,把打在壞人身上的東西拔回來並撿起板子,仔細檢查著並隨口說了聲:「沒事吧?」 站在下方的女孩雙手擺在胸前,注意到邊城的員工識別證,似乎以為邊城是來救她的,於是走到了邊城身邊,露出笑意,右手向邊城……甩了一巴掌過去! 邊城機警躲開沒好氣道:「瘋婆子,搞什麼?」 只見女孩擺出惡笑表情道:「白癡,你以為這麼做本小姐就會以為你英雄救美嗎?搞清楚,在你之前已經有五個人對本小姐做過一樣的事了。」 邊城秀出板子道:「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我根本不想救妳,只是想救回我手上這塊板子。」 說完,瀟灑的轉身爬上樓梯離開,但女孩說什麼也不相信的繼續咒罵著邊城。 走到了電梯口,邊城才想起掉了兩塊板子,現在只找回一塊,於是又走回樓梯去。未料,就在準備進樓梯口的轉角處,邊城竟然跟剛才那女子又撞到了一起。 女孩擺出質問架勢道:「搞什麼?又是你!想刻意製造什麼邂逅嗎?」 邊城怒道:「我說了不是!沒空理妳,我要去把板子找回來,還差一塊。」 女孩阻住他道:「不承認?想溜?別以為我不知道那什麼板子是你故意的藉口。」 邊城左手一揮打去女孩手臂道:「我沒必要回答你這種問題!」 女孩似乎被打痛了,摀著手臂道:「好痛,你竟然打本小姐?」 開口閉口本小姐,讓邊城冒出三條線,道:「妳是誰啊?還小姐哩!」 女孩發覺邊城似乎不認識自己,便問:「你是新來的?」 邊城回曰自己昨天報到的,說完便向著樓梯走去。女孩半信半疑的跟了過去,卻發現樓梯上那壞人似乎漸漸可以動了,還有另一個人跑過來扶他。 女孩一把將邊城拉回來躲在牆後偷瞄道:「等一等,我認得,那個人也是我爸的部下之一,之前也想要追我的傢伙。」 邊城不了解發生了什麼,但似乎覺得很有趣,便靜靜看著。 壞人道:「老大,怎麼不是你出來阻止我?害我剛剛被電的好麻。」 另一人道:「我躲在旁邊本來要出去了,誰知道樓梯上突然走下來一個人對你開槍,我又不好那時候現身。腿沒事吧?到底是被什麼打中了?」 聽這對話,女孩才了解原來剛才是邊城陰錯陽差的救了他,真正設計事件者另有其人。 待他們走後,女孩道:「要我相信你可以,如果真的找的到另一塊板子的話。」 邊城沒理她便衝下去找板子,這讓女孩覺得很不受尊重,又衝下去跟在他後頭道:「喂,你回答啊,至少……讓我知道要找什麼樣的板子,可以幫你一起找。」 或許是因為誤會了別人而想要補償一下對方,女孩提出了很實際的條件。邊城背對著她秀出手上的板子,女孩便往另一處找。終於,在另一頭的草叢裡發現了最後一塊小瓢蟲。 邊城伸出手道:「謝謝妳!」 然則女孩卻把手放在懷裡道:「板子不能直接還給你,除非你告訴我剛剛是用什麼東西射擊那人的,為什麼他會倒地麻痺的不能動作?」 看起來,女孩對於邊城方才的槍相當有興趣。 邊城嘆了口氣,從腰間掏出那把槍,遞給女孩看。 邊城道:「這把槍是『電容槍』,我做的,利用高壓電容和增壓線圈迴路把等同於電擊棒的電充進電容裡,再利用『磁軌砲』原理產生相斥磁力使電容彈射出,尖端的兩根針刺入皮膚導通後透過外殼的二次線圈增壓放電,產生電擊棒的電擊效果,於是就可以讓人瞬間麻痺無法動彈。不過成本很高,只是玩票性作品!」 女孩投以崇拜眼神讚佩道:「太厲害了,你竟然可以想出這種方法。我以前也想過類似的女性防身用品,希望在和歹徒接觸前就能射出電壓擊中對方,和底下的研發部門溝通過。他們表面上誇讚我想法出眾,但私底下都說我的設計過於夢幻天真,根本做不出來,純粹在我們面前討好我和我父親罷了。」 接著,女孩又對這槍的幾處缺點提出了她的看法,邊城很意外這女孩的設計感出眾,且對元件特性掌握度高,所針對的都是改善後更佳便利的重點,也開始對女孩產生了興趣。 女孩掏出了一支口紅道:「你看,如果線圈纏在這裡,電池改為超級電容能增加放電速度,雖然充飽只能射出幾次,但一次裝一顆而已,如此改造就可以成為女性口紅電容槍,易於攜帶便於使用。好棒,如果做這樣的產品去賣呢?」 邊城點頭道:「很棒的設計感,但是量產成本很高吧?」 女孩右手一搧道:「才不用怕呢!告訴你,女人消費力很高的,這種對自身安全有幫助的產品不會輸化妝保養品的。對了對了,如果尖端保留放電設計,電容彈射出去後還可以直接變成簡易型電擊棒使用,遠攻近攻都可以。」 邊城忽然笑了道:「妳的想法並非過於夢幻天真,只是缺乏能理解妳的想法並實作出來的人。」 女孩微笑的看著邊城道:「現在,本小姐找到了。」 邊城似乎理解,略帶驚慌道:「不,我只是剛好做了跟妳想法類似的東西罷了。」 女孩一把牽起邊城的左手興奮道:「可是你做到了,你的成品讓我設計的夢想實現了,利用高壓電容和線圈當子彈射出,完成我想要的產品。走,我帶你去見我父親。」 見別人爸爸?邊城這下可更搞不懂了,到底這女孩是誰?可是小瓢蟲還在女孩的手上,邊城只好跟著她走了。 另一方面,在確認了工廠裡沒有小瓢蟲的板子後,晨世決定回辦公室裡。 二樓剛好有部電梯門就要關了,晨世搶了進去並猛按著七樓,很是心急的樣子。隨著電梯上昇,晨世並未注意到在他後頭還有一位女孩子。 那女孩開口問:「你……你是吳晨世嗎?」 晨世轉頭過去望了一眼,驚道:「妳不是章筱唯嗎?」 眼前的女孩,章筱唯,髮長不過肩,左右耳上部各拉出一束髮梢綁上粉藍色髮圈,前額左右各束一髮貼至下巴,眼睛似橢圓,有小酒窩,B杯,身材適中,著白色綿T、灰藍色背心、紫色百摺裙與灰長襪、淡藍色帆布鞋。 突然,電梯重重晃動了一下,就卡在快到六樓之處,白光全滅,剩下緊急照明用的黃光亮起。沒錯,就如同面試那時一樣,電梯又故障了。 晨世心想:「糟糕,怎麼又發生了?不行,好久不見大學同學,這個時候我應該要鎮定的安慰可能很害怕的她。」 晨世慢慢轉過頭,表情有些僵硬的說:「妳不要怕,這個時候我們應該……」 沒想到筱唯卻是一派輕鬆的笑著說:「不要擔心喔,這裡電梯常常故障的,等一下有人發現電梯不動就會叫管理員去頂樓機房重新啟動的。」 看起來筱唯似乎很習慣這個電梯了,還乾脆側坐地板,並要晨世也坐下來聊聊。 筱唯道:「沒有想到你真的進來了呢!」 晨世卻對那句「沒有想到」感到好奇,莫非筱唯先前就知道晨世會進這間公司?不過筱唯只是含混帶過,說那是她們圈裡的小道消息。 筱唯解釋說:「其實我在這間公司裡當派遣員工,現在被派到零件承認課去,跟你一樣在七樓喔!我們派遣有很多人分散在不同部門,有時候小聚會都會交換情報,昨天本來就想找你的,但是你太忙了根本沒機會。對了,請你千萬不要跟別人說我們是認識的大學同學喔!」 晨世有些訝異問,筱唯只道被人知道彼此關係會給自己帶來麻煩。看得出來這份相遇在筱唯心裡自是非常甜蜜,由始至終筱唯的臉上都充滿著甜甜的笑容看晨世。 晨世回想過往道:「記得我進學校時,因為我國中的事……封閉自我很久,是妳帶我去社團,重新找回與人之間的互動與信賴。」 筱唯哈哈大笑道:「哈,那有什麼,我也只是希望你能解開心結呀!對了,公司裡也有在玩壘球,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可以加入公司的業餘球隊。」 晨世趕緊搖手道:「這……可不行呢,我已經好久沒打全場了,只剩偶爾去練習場揮一下棒子,早就生疏了。對了,妳在這邊很久了吧,零件承認課是做什麼的?」 筱唯丟出手上的資料和一個小裝置給晨世,說:「公司裡所有產品從機構到硬體到元件甚至軟韌體都有所謂『物料清單』,也就是『BOM表』,紀錄一個產品由裡到外用那些零件所構成。我們不會直接說電阻要幾歐姆幾瓦的,會有一個『PLM』系統,列出公司裡所有承認的零件,你必需要從裡面挑出符合你需求的那根電阻,把它的編號寫在你研發產品的BOM表裡,那份產品才能通過研發認證。」 晨世疑問道:「如果我要的零件在上面沒有呢?」 筱唯指著資料說:「那你就必需在產品設計時找我們承認你要的那個零件是否可用,我們會檢查那個零件的環保規定是否符合要求,工作壽命夠不夠長之類的。當然,不是我檢查而是我們的工程師,我的工作只是打雜,幫他們把承認好的零件輸入進系統,有問的時候去幫忙追一下,像這顆竊聽器產品的新晶片就是有問題的。」 晨世問起有何問題,筱唯答曰:「同樣功能的晶片在PLM系統裡已經輸入了,也就是有所謂的『替代料』存在。如果不是功能上必需的話,我們不會承認相同作用的元件兩次,這是為了確保供應穩定,而且量大才能談價格,要是分成兩邊買就會買貴,所以會盡量買同一型號晶片多顆,不會買兩種型號少量。」 晨世不解,問:「既然系統上有,為什麼要另外開新的?」 筱唯嘆氣噘嘴道:「誰知道你們RD在想什麼,還不是有廠商陪酒招待,你們心一爽就說要用了,不想用原本的晶片,這樣會增加我們的工作量的!」 晨世趕緊澄清道:「我可不是那種人,何況我只是跑測試寫韌體的。」 筱唯回笑道:「哎唷,跟你開玩笑的啦!有時候要改線路,因為腳位不同,工程師就覺得很麻煩,為什麼不直接買另一種料就好,我們就會覺得為什麼不是你的板子改一下線路就好,工程師常回答改線路會有問題。我剛剛就是去F棟找之前有用過這顆晶片的人問改線路會不會有問題,通常用過的說OK,那RD就不要想偷懶了。」 晨世好奇的問:「F棟?我們公司不是除了這一棟外,汐止就剩昊天廠嗎?」 筱唯搖搖頭道:「不,維達科技是做代工起家的,但為了加強推銷自有品牌,所以設了行銷用的子公司向維達科技下訂單,配合企劃部運作。F棟有維達資訊和維達數位、維達光、維達網等四間子公司,負責走大眾路線。對了,偷偷告訴你一個八卦,聽說金融海嘯的時候為了拼訂單,子公司下了一堆訂單給維達科技拼出貨量,讓Jerry的財務報表做的好看一點。」 晨世又問:「那我們的產品也是透過子公司賣的嗎?」 筱唯又是搖頭道:「不,工業產品和你們特規產品並不是賣給市面大眾的,依舊是由營運中心的行銷業務處直接負責接單銷售,賣給公司跟賣給消費者的行銷是差很大的。」 兩個人在靜止的電梯裡快樂的聊天,仿佛時間也靜止了。 筱唯的內心裡,好像不斷的湧出快樂,對著晨世,那是始自學生時代就存在的淡淡感覺,可是當時的她並沒有把握住機會。如今,燈光美氣氛佳,也許再也不會找到這麼好的獨處機會了,她決定把畢業前沒有說出來的話告訴晨世。 筱唯低下頭道:「晨世,有一句話,其實藏在我心裡很久了。」 晨世問:「什麼?」 終於,筱唯要說出什麼了嗎...待續 幕後畫面! 邊城:「會不會違反槍砲彈藥管制條例?」 莉君:「放心,法律沒那麼先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