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駭客

關於部落格
If(Boy.Value == "宅"){
Boy.InHouse = True;
Boy.Out = False;
}
  • 13204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爆肝無雙工程師006鍾總的強盛企圖

006鍾總的強盛企圖 筱唯開口道:「晨世,我……當初會拉你進社團,是因為我注意你很久了!」 晨世摸摸頭傻笑道:「哈哈,我一直以為那是因為那天我們擦身而過時,樓上突然掉了一顆芭樂要打到妳,我跳起來用傘把芭樂掃出廣場外,所以才被妳發現了我有打壘球的天份。」 聽見這回答,筱唯有點傻眼,因為她所講的『注意』其實另有所指,但她又沒有膽子直接切入一句明確的『喜歡』,所以才用這詞開頭打算從旁逐步突進。擦身而過不是巧合,那是筱唯刻意的製造結果,但芭樂的掉落卻在意料之外,當時的筱唯以為上天給了她打開命運的鑰匙,當然把握住這被英雄救美的機會了,可如今卻成了讓晨世會錯意的理由了。 還想開口再說些什麼,卻不知該說什麼,而電梯此時又重新啟動了。門一開,晨世卻發現佳鳳就站在外邊。 佳鳳抓了這機會手指著晨世道:「哈哈,被我看到了,這次可沒有我了吧!就是你,吳晨世,按下電梯鈕時我正在想這電梯怎麼又壞了,結果又看見你了,是你自己倒楣。」 晨世面子掛不住反道:「胡說,一定是妳按下去導致電梯壞掉的,妳這衰女,連按電梯都會壞掉,妳果然擁有帶衰別人的奧義!」 兩人就這麼在六樓電梯口吵了起來,讓一旁的筱唯看傻了眼,門口附近員工也抬高頭或圍過來看看發生啥事。 人群中,昨日的人資助理余茹敏也探進頭道:「疑……這不是昨天兩位新人嗎?現在就這麼熟啦?唷,筱唯也在看熱鬧呀?」 筱唯趕緊搖頭道:「不、不是的,我只是剛好跟他搭到同一班壞掉的電梯剛出來而已。」 余茹敏擺出一副陶醉的神情道:「喔,好浪漫喔,怎麼妳和美娟都有跟其他男生單獨卡在電梯的機會,這裡電梯這麼容易故障我卻都沒碰到過。」 筱唯立馬羞紅了臉道:「才、才不浪漫呢,多浪費了我好多時間。」 這時,一旁出現一位胖胖的女性,留著披肩褐髮,饅頭臉,戴眼鏡,圓鼻,身著白色運動衫和牛仔吊帶褲,向著余茹敏的後腦敲了兩下。 余茹敏做勢摸了下後腦回頭道:「美娟,妳也在啊?」 那人名叫成美娟,和余茹敏、章筱唯是同期派遣進維達科技的員工。 成美娟裝出一副生氣的樣子擠眉道:「誰說這種事很浪漫的?上次跟我一起卡到那個工程師竟然一故障就放了個屁,還裝聞到臭味樣,拜託,電梯只有我們兩個,誰不知道是誰放的啊?不過我沒戳破他啦,誰叫我是心寬體胖,但是那有什麼氣氛。」 看樣子,故障的電梯中獨處,恐怕也不全如幻想中的美好。 這時另一部電梯門打開,邊城和與她撞在一起的女孩一同出現,其他員工全盯著女孩……身邊的邊城看,余茹敏更是張大了嘴,好像看見什麼不可思議的畫面一般。 女孩舉起右手道:「各位,我想要的工程師和部門已經選定了,就是他!」 好大的動作,好高調的語氣,好滿意的表情。女孩此刻的每個動作和每句話語都讓員工們注意著,究竟是何方神聖?連晨世和佳鳳兩個新人也無法理解而停下爭吵,可有些員工臉上的表情卻泛出失望,有些則擺出挖到一則八卦樣。 好奇的晨世往身後的筱唯小聲問了一下女孩的身份,佳鳳也靠了過去偷聽。 筱唯道:「她是David的獨生女,Jerry的乾女兒,鍾莉君。」 這大小姐果然有來頭,光這兩位關係人物就足以令底下員工唯命是從。可是,牽著邊城說選定又是怎麼回事?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晨世跟從筱唯那兒偷拿了一個竊聽器接收組向著邊城走過去。 晨世一邊拍著邊城的肩膀一邊把竊聽器掛在邊城褲子的後口袋上方,假正經的問:「找到小瓢蟲了嗎?」 邊城望向莉君,右手拇指向著晨世一指,道:「可以把小瓢蟲先給他帶回去我們部門嗎?」 莉君將小瓢蟲連同邊城那顆一起遞了過去,見是生面孔,便問了下,晨世答曰自己和佳鳳同邊城都是昨日才來。 莉君似乎很開心的樣子,道:「這樣啊,那中午一起吃飯吧,本小姐請客。」 晨世一聽,轉過頭去看了看筱唯,他不知道該不該答應這位『小姐』的邀請,但這舉動卻讓莉君誤以為筱唯和他有約,遂打算連筱唯也一起約了。 一旁的美娟聽了便跳出來道:「我們『庶務三娘』一向是一起行動的唷!」 莉君點頭道:「好啊,那就通通一起來,還有誰要來都可以。」 就這樣,留下錯愕的佳鳳、慌張的筱唯、像是賺到聽八卦機會的美娟和余茹敏,莉君在眾人的目光下拉著邊城往鍾總的辦公室移動,晨世則拿著接收端悄悄尾隨在後並躲到總經理室一旁的茶水間裡。 莉君敲了敲門,把邊城推進去後帶上門道:「爸爸,他是特規部的新人,我也已經跟大家宣佈了,就是他,我要他!邊城,你快把你那把槍給我爸爸看啊!」 邊城知道莉君父親是鍾總時有點訝異,但卻格外鎮定,嘴角還輕輕揚起,並從口袋中把電容槍給拿了出來。鍾總把玩似的看了看,向莉君交待幾聲要她出去,原則上可以答應他,不過有些事情想單獨與邊城談談,莉君便開心的回自己部門去,離開時還要邊城別忘記中午一起去吃飯。 終於只剩鍾總和邊城兩人,四目相覷中,邊城道出三個字:「任逍遙。」 鍾總眼神一亮,回曰:「原來極光駭客來的是你,老任還在西伯利亞嗎?」 躲在茶水間用接收端偷聽中的晨世眉頭一皺,極光駭客派來的?怎麼回事?只想偷聽八卦的晨世可是挖到寶了。 邊城道:「會長想趁入冬前盡快處理完工作,他不喜歡零下四十度。對了,任務我大致看過,入侵沒有對外連接的私網,連你都無法接觸嗎?」 鍾總嘆口氣道:「他不會徹底信任一個人的,但他確實需要我和一些人。表面上我們的關係不錯,甚至他還認我女兒為乾女兒,膝下無子嗣的他甚至放出過風聲未來公司要給我接手,也等於是傳給我女兒的意思,但我也抱持懷疑態度。」 邊城問:「我聽說公司裡有鍾派與郭派,莫非底下的人也在賭?」 鍾總笑道:「呵,這在公司不是秘密,每個人都有他的企圖,我也有我的企圖。公司營收是每況愈下,Jerry的軍事化風格管理越來越不得人心,之前還爆發過副總帶人馬集體跳槽的事重傷公司元氣。這樣下去『維達』會毀滅,我不會讓它發生,我要讓它重生,所以我需要主導權。我擁有的權力都來自Jerry,想要逼退他,只有取得我權力以外的力量,那就是存在他私網中的黑資料,一些公司成立以來的污點。」 邊城問道:「這些污點你很清楚?」 鍾總點頭道:「有些我有經手,有些是他家族的人辦的,但是他很小心,證據都自己保管儲存,連公司成立以來四次資料庫轉移都是他自學搞定,我經手完沒有機會再碰,所以才需要你。」 邊城又問:「你這麼有把握鬥倒他公司就是你的?你不也說了他還有家族的人嗎?」 鍾總搖搖頭道:「不會的,這點我很了解他,現在公司裡安插的那些郭家人只不過是他道義上給個缺,他心底其實恨透了整個家族的人,因為當年發生過一些事,他恨透這個家族也瞧不起那些沒出息的親戚。在那以後他醉心於事業,不碰感情也失去了感情,只剩下嚴格治軍的鐵血和壓榨,成了今日的他。」 躲在外頭偷聽的晨世聽見了這一切,內心激憤。鐵血、嚴厲、壓榨,這一切的要求正是導致那位工程師壓力過大跳樓的根源。 鍾總拿了張圖紙給邊城看道:「這條私網除了連上他私人電腦外,也有施工連到一些實驗室跟工廠做他的私密監控,如果你要下手也許這是個機會。」 邊城看了一下,是基於 TCP/IP 的 CLASS C 網路,並非特殊協定,處理起來並不難,關鍵是如何連通這條私網從外部存取,不過邊城心中似乎已有對策,露出自信的笑容。 鍾總轉了個話題道:「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女兒會選上你,不過這樣也好,你是我女兒親自挑中的,這樣我將來跟你頻繁互動也比較不會讓人懷疑。我看了一下這把槍,還有你們會長說你的程式設計能力,你的確是不可多得的科技業人才,從電路到軟韌體我相信你都有辦法搞定,重點是這種創新想法與我很合。好好幹,任務之餘也可以把這當成自己的事業,看的出來我女兒對你有興趣,好好幫我,將來榮華富貴也絕不是問題。」 邊城嘴角輕語:「榮華富貴嗎……無聊的東西,挑戰科技業的工作難題才是我有興趣的。」 鍾總又道:「我在猜我女兒其實也是Jerry轉移焦點的一招,也導致一堆人冒出來別有企圖的用盡心機想認識她,你的出現可以順便替她擋掉這些麻煩。至於工作的問題,我會跟你們主管Dick談,你不用擔心,家裡電腦壞掉時你去幫她修修就行。想當初你們會長只留下一句在履歷上寫玩遊戲,沒想到有人跟你寫一樣的,在不確定的情況下你們兩個我都只好錄取了。」 晨世這一聽才完全明白自己這工作是怎麼來的,心頭卻有一股不知明的酸意湧現。此時,兩人似乎談完離開辦公室了,晨世得找機會回收邊城身上的竊聽器,被發現可就麻煩了。 邊城出來後準備走上樓回部門去,晨世跟隨其後,重拍了一下邊城右肩並順手回收口袋上的竊聽器快速放進自己口袋裡,邊城理所當然的問起晨世為何還未回去,晨世隨便編了個理由帶過邊城的疑問。 回去後不久,午休的鐘聲響起,莉君早已在七樓門口守候眾人,見邊城與晨世還有亞倫一起出現,連亞倫也順便邀請了。亞倫嚇了一跳,怎麼大小姐親自己邀請了他?但反正這一天挺無聊的,便跟去看看是怎麼回事。 不久,佳鳳和筱唯等人也來到七樓電梯口,莉君便領著眾人到園區餐廳的義大利麵店,找了塊左右各四個位子的空桌坐下來,特規的三人與佳鳳坐同一側,莉君則與筱唯等三人坐對面。服務生依序點完餐,眾人便開始聊天等餐點送來。 浪漫的法國音樂伴著鵝黃燈光,店內氣氛不錯,莉君坐在外側,許多人和她打招呼,少數幾人和她客套幾句,看得出來那些客套者都是維達科技的上位人物,除部門人員外只有他們才跟莉君如此熟稔,相較之下同桌這班『平民』卻顯得生澀。 亞倫開了個話題道:「大小姐跟郭家的人都很熟喔?剛剛好幾個都是Jerry的親戚。」 莉君搖搖頭說:「才不呢!其實我不怎麼喜歡她們,跟她們相處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壓迫感,雖然她們是對我很尊敬,可是總感覺帶著刺,而且他們在公司的工作態度我覺得好糟糕,就是混時間而已。」 方才聽過鍾總談話的邊城當然理解,畢竟是可能搶走繼承公司的敵人。 亞倫又問起:「聽說這間公司裡姓郭的幾乎都是Jerry的親戚,一些爽缺都給姓郭的佔去是真的嗎?」 莉君點頭道:「嗯,是真的,剛才跟本小姐打招乎那個阿姨就是郭淑雯,Jerry的姐姐,她還不錯;可是另一個穿白底紅點連身裙戴眼鏡那個叫郭碧瑤,是郭董堂哥的女兒,做教育訓練時對員工也是愛理不理的態度。」 晨世轉頭看著佳鳳道:「妳也姓郭,該不會跟Jerry也有點關係吧?」 佳鳳嘆口氣道:「要是有關係我就不會坐在這裡等著晚上加班畫機構了。」 一聽是機構,莉君問道:「妳就是新來的機構工程師?那我們是同一處了,都在亞博泰下面做事,我在創新設計部。」 佳鳳點頭回道:「小姐,妳好,我在機構設計部,可是我也是夢想要進創新設計部裡當設計師的,雖然我現在還只是個初任的機構工程師,不過總有一天我會過去的!」 莉君很是欣賞,道:「我們這兩部現在都是一些老人,有年輕的也是男的,只有妳跟我年紀差不多,我記住妳了,以後有問題我會幫妳的。」 佳鳳又道:「對了,請代我謝謝妳父親,昨天晚上David看我是剛報到新人還特別關心我請我喝咖啡提神,有爸爸的感覺真好。」 說到最後一句時,佳鳳低下了頭,眾人也大概了解那是什麼意思而沒多語,莉君對佳鳳又多了一層印象。餐點此時送來了,眾人邊吃邊聊。 成美娟道:「真是不好意思,我們不請自來,不過因為我們三個習慣一起行動了嘛!我們就是派遣課的『庶務三娘』,我在會計部工作。」 余茹敏則道:「我是Rumy,你們兩個特規的要好好感謝我,都是我挑你們來面試才有機會進維達的。」 美娟噓道:「最好是啦,以為我不知道……那天妳又打混,把徵才的資料收集丟給筱唯去弄,你們兩個不是她找的,是筱唯過濾了好多人後找你們來的。」 這一聽,晨世可明白了為什麼方才在電梯裡筱唯要他不要在公司透露彼此的關係。要是被其他人知道彼此是同學,找自己認識的人來面試也許會被說閒話。 莉君此時開心的說:「你們特規以後可能有接不完的案子了,因為本小姐已經選定邊城的關係,以後創新設計部的潛力新開發案子就由特規來做了,其實這剛好符合你們部門專門做一些奇奇怪怪新研發的屬性嘛,真是緣份!」 亞倫張大了口回曰:「哇,我該哭還是該笑?以後可能有很多資源但是可能也有加不完的班了。不過,大小姐你選邊城還真讓我們意外。」 美娟也擺出八卦貌道:「對呀對呀,大小姐為什麼會選他呀?」 莉君擺出滿意的表情道:「當然是因為他有能力啊,本小姐見證過的。對了,你們叫我莉君就可以啦,或是叫我Jean,雖然我喜歡自稱本小姐,可是我可不是那種驕縱的大小姐喔!」 邊城小吐了一下道:「這句話由本人來說可真沒有說服力。」 莉君假裝生氣道:「喂,我可是那麼欣賞你,你還真不給我面子。早上的時候,邊城他在往汐科車站那條小路上……」 稍微解釋了一下早上的狀況,聽的幾個女孩如癡如醉,好像什麼英雄救美的浪漫事蹟搬。亞倫則是心底哭哭,早知道自己一起回去不要在昊天廠打混,也許那個人會變成自己,這樣認識了大小姐以後有多少好處不用說,要是一個不小心彼此發生了關係……感情上的關係,那可是少奮鬥三十年呀! 纏繞在這些人身上的命運已悄悄結繫彼此,在眾人眼中的莉君是天真可人又有頭腦而非驕蠻千金的刻板印象,令到眾人對於「大小姐」一詞有了重新的定義,而改變也悄悄開始。餐後,邊城手機響起了某個特殊設定的來電鈴聲,和眾人暫時道別,禮貌性的走到角落。 邊城接起道:「真是碰巧,藉由極光的任務,我已經接觸到維達科技上層,也許妳想要的資料就在他要我侵入取得的資料之中。」 電話那頭的神秘女聲道:「是嗎?等了十五年,整整十五年,終於有這個機會了。」 邊城道:「我答應過妳的事我會做到,即使這是十五年前隨口的約定,這樣我就不再欠妳東西了吧?」 神秘女聲有點落莫的說:「不再欠我嗎……不,從來都是我虧欠你吧!」 邊城有些不耐道:「快要打下午鐘了,我得回去,總之就這樣。」 這可奇了,邊城接下維達科技委託極光駭客任務的背後還有其他因素存在?回到辦公室,下午鐘響,薛迪克很快的走到邊城身邊。 薛迪克拿著小瓢蟲道:「David找你的事我知道了,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他這麼看重你,我很意外也很高興。好,事情還是要一步一步解決,今天要把小瓢蟲的通訊搞定,搭配的是『醫療用彩色PACS螢幕』。」 邊城看了幾下,原來這小瓢蟲是接在維達科技的螢幕上做校色用途,從顯示卡的DVI線對螢幕韌體下指令,螢幕韌體再對小瓢蟲下指令,小瓢蟲進行CMOS光學探測後將低階數據交給韌體整理,韌體再切成封包回傳給顯示卡讓電腦上的軟體接收資料分析。 薛迪克又道:「David有說讓你今天搞定,然後趕明天進暗房實驗室做演算法校正,那個我會再找人教你怎麼做。」 明天進暗房實驗室?沒錯,在所有連有私網的實驗室中,沒有燈光也避免紅外線干擾校正結果的暗房沒有裝任何監視設備,或許是最適合下手的地方,所以才這麼安排吧!基於這個原因,今天無論如何也要將小瓢蟲的通訊搞定。 邊城再次展現他的超強能力,有了昨天處理 DDC 的經驗,今天從亞倫那裡弄來一台PACS級螢幕接上後快速查了一下韌體指令,撰寫通訊模組並試跑成功了,在下班前一刻順利將低階資料讀出來了。 薛迪克心底驚歎:「神奇,可怕的傢伙!」 然而,晨世因為早上去找小瓢蟲又跟著竊聽,工作還是得做完才能走...待續 幕後畫面! 晨世:「累死了,今天又等測試等好久。」 佳鳳:「啊,今天換你比我晚回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