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If(Boy.Value == "宅"){
Boy.InHouse = True;
Boy.Out = False;
}
  • 139797

    累積人氣

  • 5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爆肝無雙工程師007暗房三人的秘密

007暗房三人的秘密 星期三的上午,邊城開始接受新任務,有關校正演算法的處理。 所謂螢幕校正,指的是液晶面板組裝上主板與Inverter後,將三原光的RGB輸出色階調整到正確的配置,如先前晉安的演算法調整之Gamma曲線便是一種校正。應用在X光片上時,所需要的標準曲線稱之為『DICOM曲線』。 薛迪克指示晉安解說演算法原理,並讓課長Barton負責新人訓練的進度掌握,這也是課長在部門裡的職責。 晉安左手拿著一台光學儀器右手則握著小瓢蟲,道:「螢幕顯示的演算法我已經在韌體中完成了,而你要做的是把這個演算法套用到小瓢蟲上,好讓小瓢蟲『學會』這個演算法,將來當螢幕色偏或衰減之後利用小瓢蟲校正回標準的設定,畢竟我們不可能附一台三十萬的光學儀器給客戶,所以我們要自己開發符合醫療級的校正器校回LUT。」 由於面板預設的色彩一定不符合醫療標準,經由校正後的數據會使螢幕在醫療模式下運作的時候,顯示圖片前會先查詢校正的數據修正輸出的值,而這個查詢動作所查找的表就是校正數據表,稱之為 Lookup Table,簡寫為LUT。 聽完晉安的解釋後,邊城已然了解今天要處理的內容。 另一頭,課長對著晨世說:「小瓢蟲是新產品,承憂沒辦法教你什麼,所以由我負責直接訓練你,但你得自我體會。你要配合邊城,在開發時就要從旁協助理解那東西在做什麼,然後思考要怎麼做測試,該測那些項目,那裡可能有問題。」 轉過頭,課長對著已聽完晉安講解的邊城道:「你也一樣,晉安只負責韌體,軟體就要靠你自己來。我們的PACS螢幕不使用市面的scaler chip,而是用自己開發的FPGA做輸出,所以你在打pattern的過程中一定會遇到丟LUT給FPGA的問題,到時候就盡量問我。」 語畢,Barton課長又感性對兩人道:「小瓢蟲很趕,這週要出來,我知道這對你們兩個新人來說太困難了,你們盡力就好……即使出不來,也要讓自己能吸收到很多東西。」 晨世疑惑的望著桌上的小瓢蟲,心想:「這小小一塊東西真的有這麼複雜嗎?不過課長給的工作是個機會,今天要一直黏著邊城工作了,也許有機會知道他和鍾總到底在搞什麼。」 邊城卻露出自信的笑意道:「哼,就是要這樣才有趣,只是寫一些肯定寫的出來的程式那還有什麼樂趣,就跟打CS的BOT一樣,都知道敵人會走那條路了。」 這句話令課長對邊城相當好奇,眼前的年輕人似乎把工作當成一種遊戲在玩。 開始研究起光學原理,首先是sensor的量測部分,主要是量測XYZ色座標,再透過矩陣轉換成RGB,可是螢幕在不同亮度下演算出來的值會不一樣。螢幕亮度總是可以調整,色溫還會不同,這差距並不這麼好補回來,課長想知道邊城有什麼想法。 邊城思考起,道:「如果把所有亮度所有色溫的所有顏色各建一個表,那記憶體得換成硬碟才裝的下LUT吧!在亮度70下校正的值給71和69用誤差不大,但給90和50用誤差就會偏高,而且誤差是不成比例的誇張。可以先把亮度以二十nits為單位切開來,鄰近亮度就用補償式修正,還不至於差很多。」 接著又看了下ROM的規格書,道:「但記憶體空間還是不夠,不可能每個顏色都做一個表,從0到255之間必需切開來,每8或16個色階為一組做量測,假設20在16到24之間,就透過16跟24的值做內插法計算,再取出第20階的計算值來使用。」 再來又拿起小瓢蟲的板子,道:「最麻煩的是亮度感測器,量到的是XYZ值,還要知道色溫才有辦法轉回RGB,但這一步難度超高!除此之外,亮度飽和時OPA就必需切換回受電阻以取得更高亮度下的電壓增益,總共有六階,我也必需掌握切換電阻的時機。」 謀定而後動,這就是邊城的作法,晨世似乎從邊城的身上學到了什麼。 課長聽完相當意外道:「分析的很好,完全不像沒經驗的工程師。不過OPA切換電阻的部分你就不用擔心了,這部分用韌體做掉了,現在的低階資料回傳中已經有一個封包是告知切到第幾階,你只要把電壓增益的倍率算出來乘上去就好了。」 邊城翻了翻韌體文件,果然有提到,這步驟就簡化許多。所謂的增益倍率指的是要放大多少的意思,比方說亮度在100nits和500nits時感測元件傳出來的電壓都是3V,但是切換到的電阻分別是放大一倍的電阻跟放大五倍的電阻,此時就要去抓目前切換到那一個電阻,將讀到的電壓乘上那一個放大倍率好知道這次抓到的亮度是100還是500。 晨世也學起邊城的方法,心想:「如果那就是邊城作法,那麼我要測的就是軟體抓到的放大倍率跟板子上切換到的電阻一不一樣、內插法插出來的演算值跟標準值的誤差是否在合理範圍內、小瓢蟲的感光值與儀器是否相同。」 決定好了計劃後,晨世開始與邊城互動起來。當邊城的程式寫到一個段落想要驗證時,晨世便主動來做測試,由邊城監視PC端的資料,晨世來量測板子上的電壓值,同時也會提出意見交換討論。 邊城道:「如果把亮度拉開到50nits為單位,色階就可以縮減到8階為一單位,ROM空間就擠的下。」 晨世卻搖頭道:「以我測的結果來說亮度的影響差異比較大,反而你用每16色階做內插,除了暗階的部分不準外,亮階的部分內插值都很準確。」 說完,晨世轉頭問課長:「不能改規格加大ROM嗎?」 課長道:「如果改規格就要動線路,板子也要重新打,腳位不相容的新零件可能要再承認一次,很多工程都會拖累上市進度,而且這容量是當初開案時評估可行的。有時候工程師就是要克服效率和空間的限制,在有限的環境下把功能做出來,這也是工程師的價值。」 這一堂訓練課程給了相當的壓力,邊城能展現他的價值嗎?而晨世想到了先前筱唯所說BOM表與零件承認問題,看起來實際情況比筱唯所想要複雜更多。 邊城點頭道:「好,那就打破內插要等比例的想法,以20nits為單位,色階在32階以下時取樣單位遞增,以上時取樣單位遞減,並且用鄰近四點的值做計算,重新切割記憶體配置,應該能得到最佳化的效果。」 看著兩人,課長似乎也看見了光芒,那是新人的潛力。他們的思考相當活潑,不受拘束大膽使用「非線性內插」手法,帶過很多新人的課長對這些想法「不太一樣」的傢伙有了另一種感覺,他似乎也開始相信這週要完成小瓢蟲不是夢了。然而,這一切還得等兩人的研發成果出來才行,若是錯誤或不實用的,那一切也是空談。 研發,就是這麼樣一份工作。好像你知道目標的結局,然後要寫程式、畫電路、畫機構去導出這麼一場電影。程式設計如同編劇,寫不出劇本就拍不了片;電子零件如同演員,必需安排他們在正確的位置說正確的台詞來維持正常的工作;機構如佈景,搭的好不好看實不實用影響到整體的感覺。那導演是誰呢?以後再告訴你。 因為忙碌,午餐兩人只訂了個便當在辦公室裡吃,中午午休時還不忘記跑測試,因為要跑完一趟測試所要花的時間也不少,你必需在0到255中打32個色階,紅藍綠白四個顏色各做一次,再乘上十二個單位的亮度與四種色溫……外加為了看X光片而設計的灰階模式DICOM曲線。 下午兩點半,流程總算跑完一遍並去掉已知bug,邊城準備進暗房內做第一次校正。暗房內沒有其他人,這對邊城來說是一個下手的機會。 擺下螢幕後,邊城找了個理由支開晨世,要他回位子找一下儀器的三角架。當然,這東西他早已偷偷帶進來,晨世回去是找不到的。見晨世帶上門後,邊城很快推開天花板找到私網線路,右手拿了一台手機大小的裝置,底部還有一個鉗口,對著網路線夾了下去。 晨世也想到了邊城可能在動手腳,雖是帶上門,但仍舊偷偷靠著門縫想推開一點瞧個究竟。暗房內有黑布幕隔光,門只是普通喇叭鎖,可是因為裡頭仍舊是黑暗的,外面的光線會引起邊城的警戒,晨世還趁四下無人把走道燈給關掉了,而這鬼鬼祟祟的動作卻意外給佳鳳看見了。 佳鳳見晨世在偷窺,悄悄靠到晨世身後也要偷瞄,但嘴裡吐出的氣息卻令晨世的耳朵一陣癢,轉過頭去一看差點沒親在一起,嚇的晨世往暗房裡縮!一個不小心,也拌進了佳鳳,兩人上下疊抱在暗房門口。 不巧的,邊城正在設定裝置的動作也給瞧見了…… 晨世、邊城、佳鳳,三個人的視線在一秒鐘內凝結了,尷尬啊!突然,邊城像是訓練有素般用手機相機拍下兩人疊抱一起的畫面,閃光燈過後晨世趕緊把身上的佳鳳推開。 剛才那一跌引起的聲響似乎也讓附近的同事注意到了,晨世趕緊把門帶上。 回頭後,晨世突然把右手搭在佳鳳肩上,伴隨緊張的喘息聲開口道:「不要亂來~呼,『我們』知道你是什麼『極光駭客』派來的~呼,跟鍾總也有關係。」 竊聽的只有晨世,佳鳳完全不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但晨世故意用『我們』營造一種連佳鳳也知道的感覺。晨世當下的想法是滅口兩人比一人困難,對方就不會蠻幹,甚至可能猜測不只兩個人知道這件事。 佳鳳怒道:「等一等,我又不知……」 沒給佳鳳開口的機會,晨世的左手摀住佳鳳之嘴,小聲要她安靜,日後再行解釋。 邊城見這情形,神情卻還是很鎮定的說:「那就作為交換秘密吧,前天你要我保守你們兩人間的秘密,我相信你知道怎麼做。如果洩露出去,我可以保證剛才那張照片我有辦法合成的讓你們成為各大貼圖站的熱門主題。」 恐怖的話語出自平靜的嘴裡卻令晨世更加感到恐懼,他相信邊城真的會那麼做。 晨世擠出帶著冷汗的微笑道:「可以,不過我們要知道你剛才裝了什麼上去。」 邊城道:「那是我們『極光駭客』組織的新產品,透過W-CDMA也就是3.5G存取網路的裝置。夾線是軍用規格,只要對著網路線夾下去,抽出送資料的四條線連接到裝置就可以成為網路上的一個節點。簡單的說,裝上去後我只要打電話給那個裝置控制它連網,就可以讓那個裝置成為Internet上的一部電腦,如此一來不連外的私網也會連外,我便能從遠端搖控入侵。」 晨世心中的疑惑解開了,但佳鳳更是一頭霧水。礙於同居的秘密,剛才又被拍了張丟臉的照片,佳鳳只好先忍下來。 邊城轉過頭道:「算了,反正我已經安裝完了,剩下的事回家以後才能做,我們繼續搞定這隻小瓢蟲吧!」 由於安排的時間表裡最後期限是星期五交出可以運作的小瓢蟲,邊城將第一版軟體交給晨世後便準時下班,留下晨世繼續進行新人修練,除了跑邊城軟體的測試外還要繼續跟承憂學習以往產品的測試。承憂不是為晨世留下,而是因為接觸到韌體後逐漸跟不上晉安要求的進度,所以這幾天也只好留下來加強,順便指導晨世其他產品的測試。 亞倫臨走前問道:「承憂,你這樣留下來學韌體又要帶晨世不會很累嗎?」 承憂淺淺一笑道:「也還好,倒是晨世學的速度很快,我想不用多久就能交接完了,這樣我也能早點專心做韌體,我自己的問題才大。」 力不從心的感覺,逐漸侵蝕著承憂;但他也在同時看見知識與技術逐漸充實著晨世,給心裡帶來一種複雜的感覺。 星期四,照著既定的目標,邊城完成了小瓢蟲的軟體,成功進行了光學偵測與校正,並將一台清掉LUT的螢幕校正到符合醫療標準。這短短四天,邊城震撼了特規產品研發部裡所有前輩們,不論是亞倫、承憂還是晉安或課長、經理等人,都要為邊城的實力給予讚嘆。可是,有一個人卻在這同時落下了男兒淚,落莫的坐在自己位子上。 下午下班前,薛迪克把Barton課長和晉安叫過去交待一些事情,表情凝重。 薛迪克道:「我想結果很明顯了,晉安,別怨恨啦,這沒辦法的。」 王柏敦道:「我看還是讓新人他們先走吧,今天先不要讓他們知道比較好。」 晉安不語,只是用力的用右手掌重拍了下桌子,表情生氣,嚇到了部門裡其他人。 交待完後,晉安走過來向晨世道:「今天你就準時下班吧!不要問發生什麼,有機會以後你自然會知道,了解嗎?」 晨世還從未想過親切幽默的晉安會如此發脾氣,當然也不敢多問,反正難得能準時下班總是好事,而且部門裡的氣氛已經完全變調了。不久,就看見晉安找了戈允立、璩政和還有亞倫等人出去,似乎是要『呼吸』一下並開個小團體會議。 下班鐘響,晨世、邊城離開,亞倫也要去夜間部上課,但薛迪克卻走到某人位子上,請他進會議室裡。 連續三天的加班,這個星期四的夜晚對晨世是個難得的自在時光,尤其家裡來了佳鳳後,原本無人的空間多了個陌生人,很多男孩自我探索的深度研究無法進行,晨世可要把握好這個時光呀!一打開門,快樂的衝進房間開電腦再開檔案總管進D槽,但開機的聲音之後傳來的卻是大門轉開的聲音。 佳鳳回來道:「唷,真巧,今天你也不用加班啊?」 看著佳鳳回來,晨世傻眼,哭了……但淚只能在心中流,這是一個無法對任何人傾訴的苦。 趁今晚空檔這機會,佳鳳雙手拉住晨世衣領用極俱壓迫的氣勢質問:「到底昨天你們在做什麼?為什麼把我也扯進去?我根本不知道啊!」 見那憤怒的童顏,晨世雙手擋在肩前道:「妳、妳不要衝動,昨天我是稍微利用了妳,不如我請妳吃晚餐好嗎?」 佳鳳把頭向左右猛轉半圈,雙馬尾痛打在晨世臉上,道:「為什麼你們男生做錯事就只想用請吃飯了事?不過……我也餓了,今天沒訂公司的便當,我就勉強答應你吧,但你必需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說出來,還有我晚餐想吃什麼你也必需絕對滿足我!」 晨世猛點頭答應,反正下午靠著佳鳳救了一命,一頓晚餐自己出得起。 可是晨世算盤打錯了,佳鳳回房間放好東西後換了件輕便的衣服,想起晨曦告訴過她的汐止夜市團,剛好每週一和週四在火車站旁營業,便跟著晨世往火車站的方向走。一路上經過一些餐廳飯館便當店佳鳳都不為所動,晨世疑惑著,在穿越汐止運動公園來到火車站夜市後,才明白荷包的失血要開始了。 佳鳳一進去後便東指西指道:「豬血糕、蚵仔煎、炒飯、炒麵、滷味、烤玉米、章魚燒……」 晨世幾乎流著淚向老闆付錢,老闆還以為是給煙燻的!買完後兩人坐到高架火車站下方廣場的行人坐椅上用餐。 佳鳳閉上眼聞著那混合碳烤與滷味香的夜市氣息道:「啊~真懷念,好像學生時代在逢甲夜市的感覺。」 晨世摸了摸扁掉的錢包道:「妳還真狠,以後答應妳前得把話說的像寫程式那樣嚴謹。」 佳鳳看那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又甩了下右邊的馬尾鞭打他道:「男生別那麼小心眼!不過我也只是想試試你,看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沒想到你真的把所有我想吃的都買下來了,好乖呢!其實我也吃不了這麼多。」 晨世冒出火來道:「什麼!只是試試我?開什麼玩笑,我可是很有誠意的想滿足妳。」 佳鳳微笑道:「沒關係嘛,反正你也沒買,就一起分著吃吧!對了,可以告訴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吧?」 晨世還沒消氣,帶著恨意說:「反正就是David不爽Jerry所以找了個駭客來婊他,那個駭客就是跟我們一起進公司的邊城,然後他還莫名其妙變成大小姐的專屬工程師。」 太簡短了,佳鳳又細問幾處不明白的地方,晨世一一解答後才全盤了解。 佳鳳嘆口氣道:「這樣莉君還真可憐,感覺好像Jerry跟David都在利用她一樣。」 晨世突然有點語重心長的說:「這件事不能讓莉君知道,也不能跟公司任何人講。」 佳鳳卻沒好氣的問:「那為什麼要把我拖下水?」 晨世奸笑著回曰:「嘿,這一切只能怪妳自己,沒事在我背後偷偷摸摸做什麼?」 佳鳳道:「那是因為我遠遠看見你鬼鬼祟祟的才靠近。」 晨世道:「一個正常女人會靠這麼近嗎?要不是妳我會跌進去嗎?」 佳鳳噓聲中帶質疑道:「誰知道你這麼容易腿軟!喔~該不會你沒跟女孩子這麼近距離接觸過吧?」 晨世挺直身子道:「誰說的?我可是國中就交過女朋友。」 佳鳳訝異道:「是唷?那你們後來一直在一起嗎?」 突然,這句話像是觸發了晨世的禁語,令晨世回想起相當痛苦的記憶。對工程師的迷枉、猶豫,瞬間重回心頭,似乎這也跟國中時發生的事有關。 晨世低聲道:「分了,在那之後我再沒交過。」 空氣突然凝結了起來,佳鳳的嘴不再說話,只剩咀嚼...待續 晨世:「是的,我不夠資格做一個工程師,也不夠資格做一個男朋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