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駭客

關於部落格
If(Boy.Value == "宅"){
Boy.InHouse = True;
Boy.Out = False;
}
  • 13204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爆肝無雙工程師008伯仁卻因我而死

008伯仁卻因我而死 星期五,準備放假的雀躍之日,也是特規產品研發部的例行會議舉行日,每週檢討每位員工績效的時間。Barton課長招呼所有人進會議室裡,並提醒晨世和邊城記得帶工作筆記本。 晨世回到位子上拿筆記,發現戈允立坐著不動便說:「那個……開會,課長說大家都要去會議室。」 戈允立面無表情亦沒有回答支字片語,只是左手一揮示意晨世離開別打擾他。晨世這可發覺自己幹了件蠢事,戈允立留著自然有他的工作在,自己只不過是個新人那有提醒他的必要!搞不好戈允立正忙著什麼案子也說不定,畢竟自己連三天加班都見著他,還是快點進會議室去。 不久,薛迪克進會議室,將筆記型電腦打開後,按著英文名字母順序一個一個點名。 薛迪克道:「這週PM跟FAE他們去上海開會,所以就我們自己開。Allen,報告這個星期的進度。」 亞倫道:「這禮拜畫完辛威的儲值卡電路,然後送Lay-Out,下禮拜回來就會去洗板子打樣Sample;小瓢蟲的新板子這禮拜回來了,前天有給邊城試寫軟體;內視鏡的電路下禮拜二前應該可以完成。」 薛迪克聽完道:「Allen要再積極一點,你晚上要上夜校已經比別人少加班機會了,所以要更認真做,不然就只能一直當助理而已,畫圖也畫不快,本來說這週要畫完的內視鏡電路也沒畫完,下禮拜一定要完成,還有血糖機的板子下禮拜可能會回來,要RUN一次。」 被電了一下,不過亞倫已經習慣了。 薛迪克接著道:「Barton,新的KR系列工業螢幕FPGA這邊怎麼樣?」 王柏敦道:「這部分我已經在全力趕工,現在丟2880X900的解析度出去會有閃爍,我還在查是不是跟兩個DVI訊號一起進來有關,因為那是要工作在延伸螢幕下面,而且用的EDID是不同的,那部分我也會檢查。40pin那邊我用測試板試訊號是OK的,所以KR系列控制用DDC/CI訊號代替COM PORT應該沒問題。」 薛迪克點頭道:「好,加油啦!下一個是……Bent,喔新來的排這麼前面,所以這個取名字也要稍微注意一下啦,哈哈!啊新人也不用自我介紹嘛,這禮拜工作過應該都有聊一下了,好,說說這星期你做了什麼。」 或許新人應該謙虛一點說說初來學習了些什麼,但邊城直接道:「DDC訊號應用實做,這部分已經技轉給晉安他們用在那批螢幕上;小瓢蟲的控制軟體開發,這星期完成,經過測試已經可以把醫規螢幕在LUT空白下校正到可以進行X光片看片或手術及內視鏡顯示。」 這成熟有料的報告內容,完全不像出自於一個新人到部第一週的首次報告,薛迪克聽的很滿意,但並沒有指示他下週做什麼,只言待會兒會統一告知。 接著薛迪克望向晨世道:「Chance嘛,也是新人取名要注意一下不要取太前面。好,你中文名比英文名還好記,無塵室嘛,這名字一聽就是要做科技人!我看你也滿認真的,也是留滿晚學很多,你現在學了那些?」 晨世回曰:「醫規螢幕的操作這週有配合使用小瓢蟲測試學了一下,然後測試的基本概念還有方法也從承憂跟課長那裡學了很多,現在在學以前東西的測試,像是履帶工程機器人系列產品的操作還有基本檢修、USB健康儀的操作測試。」 薛迪克肯定道:「好,要再加油一點,有問題就要發問,像那些機器人系列還有健康儀都是我們客製到客戶端已實際使用的產品,基本上bug應該要去掉了,可是以後一定還有相容性的問題,所以我要你學習建立差異的硬體環境做測試,像顯示卡就不要只測nVIDIA也要測ATi和3D Labs或Intel內建那些。我們東西還有很多,至少要快點學完怎麼操作。」 晨世猛點頭答是,做下紀錄,但特規的奇特產品超多,恐怕也不是這位經理隨口說說就能在短期上手。 一路照著順序點完名後,該批的批了,該摸頭的摸了一下,今天的會議還算平和,只是大家的表情似乎不太好看。 薛迪克此時道:「好,有些人剛剛被我點到名說要統一告知的,昨天上面接了外頭承包商一個很大的案子,是台北市政府跟那個承包商合作,要對『水母棒球場』進行翻修。大家都知道現在是職棒球季尾聲嘛,等十一月打完季後賽就要動工,啊承包商把大螢幕交給我們公司負責,現在這個案子是我們和工業產品研發處要合作。我們部門的『研發績分』不太好看,如果這案子完成可以補很多,啊大家年終就加減多領一點。」 維達科技依據科技業評估研發力道的KPI指數進行相對點數累積,每個部門每年都會編列基本要達成的點數,若達成的比原本要求的更多,也就是研發能量超過原本評估,那麼年終獎金該部門就會多發一些;相對的達不到標準的話,就準備說再見。 薛迪克看著一份名單道:「Lucas、Harman、Steven、Bent,你們四個人要開發大螢幕和控制系統那一塊,你們下週先想一想有什麼創意可以設計的提出來參考。機電系統跟作業系統部分由工業他們負責,我們是特規,針對『棒球比賽用』這種特殊需求部分做開發,掌握重點。記住,模組是分開來評鑑的,我們不能輸給工業,你們知道是什麼意思吧?」 盧凱士、璩政和、史迪文及邊城點點頭,一個新的案子與研發團隊組成了。當然,評鑑是維達科技的一種手法,表面上跨部門合作,實際上卻要評比這個案子那個部門貢獻度高,如此一來各方就會拼盡全力去做,而郭董也認為這樣可以激發部門的研發潛力,有競爭才有進步,產品才會做的比別人好。 薛迪克轉過頭望向晨世道:「還有Chance,你也要負責測試,因為現在承憂跟晉安學寫韌體了,你要在十月前把所有基礎都學完,十月之後要幫忙測這個系統。你要加油啊,因為我們部門的勝敗可能就在你身上!」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的說法是對的,看樣子晨世在十月前要苦心勞神了。沒錯,晨世在整個研發過程中扮演著相當重要一環,他必需保持旁觀者清的態度看見其他工程師所沒看見的東西。 薛迪克最後突然語重心長的說了句:「希望大家好好努力,共體時艱,大環境不景氣是全球性的問題,所以更要發揮自己所長為公司賺錢。不要認為混一天過一天是可以的,公司從去年金融海嘯以來處理人是不手軟,大家好自為知。」 會議結束後,已差不多中午時分。晨世回到位子上時發現戈允立並不在,而且桌面收拾的挺乾淨的,似乎有什麼不對勁的感覺。 這時,某人用力拍了下晨世的肩膀從他背後道:「中午一起吃飯,可以嗎?」 原來拍的人是晉安,邊城也被邀請了,晨世沒有理由拒絕。同行的還有璩政和跟亞倫,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大家臉色不太好看,晨世也聽說過職場是黑暗的……嗯,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還是犯了什麼天條?可是這週大家相處的不錯吧!或許是跟昨天晉安的怒氣有關?那也好,把話說開會開心一點,至少晨世是這麼認為的。 進了一間PIZZA餐廳,璩政和混著國台語道:「如果你們沒有意見,我想點夏威夷跟六小福兩大片來吃,若是有意見就講出來。」 見大家都沒有異議,政和便向服務生點餐。 晉安開口道:「你們應該也注意到我們臉色不太好看,如果沒有那就是你們太遲鈍了。」 晨世放開來道:「靠,你們早上開會臉色超難看的,我從來沒見過你們這樣子。」 亞倫吐槽道:「廢話,你也才來一週,沒見過的還多著吧?」 晨世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晉安道:「這頓飯我跟Harman原本是想跟邊城講的,但我認為以後我們大家都是一個群體,所以晨世你也有知道的必要。我先聲明,我們不是搞小團體,我們才是大團體,這是我們部門裡面的文化。」 璩政和點頭道:「其實晉安的意思就是我們跟Dick不對盤啦!我這人很直接,若是不爽也是直接說。你們應該沒見過我跟Dick吵架的樣子,喔,那次真的是連別部門的人都嚇到了。」 原來是跟薛迪克有關!晨世這下稍微安心了一點,但卻隱約感覺有更大的風暴在。 亞倫問:「邊城,你這週除了弄小瓢蟲的軟體外,應該也有看了一下其他的程式,不懂的有去問過Uri了吧?」 邊城想了下道:「看是有初步看了一些,倒是沒有什麼看不懂的語法,只是流程挺複雜的,除非實際Run上有重大問題不然我也想不到有什麼要問的。」 晉安狂笑了聲道:「幹,你回答真的超屌的,不過這樣也算有程式設計師的氣魄,我非常欣賞你,這樣我也安心了,因為以後我們要合作。」 璩政和亦點頭道:「阿奈丟沒問題啦,晉安,別看他是一個新人,幹,Uri做不出來的東西伊用三天就可以Run了。」 邊城不知是謙虛還是誠實,回曰:「那只是因為我以前設計過模擬USB外掛程式所以那些通訊的概念我才能很快搞定。」 晉安道:「反正Uri現在離職了,以後我跟Steven的韌體都是要跟你的軟體溝通了,你現在變成部門裡唯一的軟體工程師。」 晨世嘴巴張得老大問:「Uri離職了?不會吧?早上他沒進來開會是因為要走了?」 邊城也有些訝異,問:「我不是Uri的助理嗎?不是幫他分擔開發?」 晉安拍手道:「你完全幫他分擔,把他解決不了的案子都解決掉了,不管是搞不出來的DDC/CI協定或是小瓢蟲的校正通訊,你完全超越他的實力,重點是我猜你跟亞倫一樣都是二開頭的價碼,Uri每個月要五萬元,我是老闆我也會把他砍了然後把錢投資在你們兩位身上。」 邊城道:「我每個月的確是25K。」 晨世也道:「這麼巧……我也是25K,加起來就是五萬。」 莫非這是部門的薪資水平總合制?有人進來相對就要有人出去?為了找進兩名兩萬五的RD就必需砍掉一名五萬的RD?若再算上政府補助金,這部門的薪資根本是倒賺回去吧? 璩政和道:「邊城來之前我想沒有人會想到你這麼強,真的沒想到你的能力可以完全取代掉他的工作。原本我們聽到的也是Uri的工作量太大所以給他找一名助工,畢竟部門裡就只有他一名軟體工程師,所有軟體案都是他弄的,工作量不大才怪。邊城你根本就是超人一樣的新人,效率如此之高讓我們以後可能也要繃緊神經做事了。」 晉安表情怒中帶恨的說:「Uri是我同學,當初他本來想跳槽其他家福利好的公司,是我推薦他過來維達的,現在居然他被Dick趕走,我無法原諒自己,真的,這感覺害他失業的好像是我。如果當初我沒有找他來,如果我那時看透Dick的為人,我絕對不會找他!」 邊城見了晉安那表情,雙手交握托住下巴道:「是嗎……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我只是想挑戰那未知的開發,不知道這麼做竟然得罪了你們又害了他……」 晉安趕緊打住道:「我不是怪你,我們絕對不是在怪你,你的能力是你努力的成果,這點我們絕對不可能怨恨你,我先跟你講清楚免得你有心結在。」 亞倫點頭道:「對啦,對於邊城的能力我們只是意外而已,不可能因為你很強就鄙視你。」 璩政和小噓了一下道:「平平攏係新人,你剛來就打瞌睡,人家兩個就很努力。」 亞倫道:「幹,要是我跟邊城一樣強,那你就被我幹掉了。」 璩政和大笑道:「哈哈哈,幹,我會怕你喔?我是真的很希望你加油啦,因為你還有潛力可以成長,讀夜校也很辛苦,拿到學士文憑後要可以獨當一面。」 晨世此時問:「那Uri留下來的所有程式不是就都要邊城一個人搞定了?」 晉安回曰:「如果Dick沒有再找人面試的話應該就是邊城自己搞了,不過看他的能力應該沒有問題的,頂多每天加班而已。」 晨世想到鍾總跟邊城的秘密任務,右手拍了拍邊城奸笑道:「嘿,那你以後可真辛苦,晚上還有時間做『其他』事嗎?還有莉君的事。」 此時的邊城應該是感受到一堆大石頭落在自己身上才是,但他的表情卻沒改變。 亞倫聽見『莉君』便道:「邊城真的很強,我看你馬上就要紅了,居然大小姐找了很久都沒中意的專屬工程師被這個新人搶去頭銜,不過我們部門也會因此多更多奇怪的案子。」 晉安此時突然又一副不爽的樣子道:「講到這就有氣,每個部門都在衝研發績分,但是Dick只會拍鍾總馬屁然後來者不拒的接案子操死我們,就像你們之後要做的水母棒球場案子。」 聽見水母棒球場,晨世很好奇的問:「真的是那個打職棒的水母棒球場嗎?我是知道那裡的大螢幕壞掉了,只是沒想到居然是我們公司要做。」 璩政和道:「那個根本是工業產品規格的LED螢幕,原本是工業處的案子,結果Dick為了衝績分還去搶過來說『棒球規格是特規,要由特規做』,結果現在又把Uri裁掉,所以軟體的部分根本是邊城要去拼。其實這個螢幕跟火車站前那些大螢幕沒有什麼不同,就是多一些計分軟體什麼的,工業產品研發處也有支援軟體研發部專門對客製案寫程式,但Dick就是要搶來做,所以工業處也很不爽績分要被分掉,就像你打怪被人搶怪搶經驗值你會不會不爽?」 這譬喻可對上了晨世心頭,道:「靠,玩線上遊戲也是要打BOSS掉寶過副本,現在在公司也是要搞定上面那幾個BOSS丟出來的案子。」 晉安卻對晨世道:「這對你也沒什麼不好,來科技業就是要練經驗值練等級,等級高了就去殺更高等的怪,把BOSS丟出來更難的東西搞定。RD就是不斷重覆打怪升級,你會一路從助理工程師升到工程師,再升到高級工程師、資深工程師,隨著升級打的怪也會越來越不一樣。幹,原來大家都有玩過線上遊戲。」 眾人大笑,雖然玩的不一定是同一款遊戲,但那概念卻是彼此貫通。 璩政和說:「下午我們要跟工業處的團隊開會,我先跟你們講,工業產品研發處是郭派的,案子是鍾派的業務接到手的,所以鍾總才給Dick一個合作的機會。工業產品研發處的架構跟我們或消費性產品研發出不一樣,他們是每一塊模組一個部,因為工業產品都是客製規格看客戶要做到什麼功能,再從相關部門拉工程師來做。不過整個工業產品研發處裡面並沒有內部測試員,通常都是叫其他人互相測試,這次因為跟我們合作,所以晨世你將會全權負責整個案子的內部測試,過了後才會給設計驗證部測。」 對晨世而言這是一個「巨大」的挑戰,由於螢幕不只是高電壓電流還包括了戶外防水防塵及球場的控制器等等,都不是市面上可以見到的3C產品,這隻怪打完後晨世大概可以連升好多級,當然在那之前晨世要先學習部門過往有關高壓與工業產品的測試,這便是他十月前的基礎特訓。 邊城問起:「照開會的講法,我們專注在棒球相關的應用?」 璩政和搖搖頭道:「講是這樣講,但我們一定會跟他們界接,他們的硬體會刁難我,軟體會刁難你,因為是我們要跟人家配合,所以我最討厭做支援案或合作案,因為每次主導權都不在我們手上,出去都是我們被欺負,Dick又不會挺我們。」 晨世心有戚戚焉道:「如果連長不挺底下的兵只會巴結上面,那連上真的很難做事。」 亞倫拍手道:「不錯喔,已經進入狀況了,我們這個『小團體』的文化你已經掌握到了。」 軍旅生涯與線上遊戲,不愧是男人的共同科目。 聊一聊外加吃比薩時間差不多了,晉安道:「這次找你們兩個來真的不是怪你們取代了Uri什麼的,而是想讓你們知道在這個部門、或者說這個公司裡,高層就是這麼現實,那怕你以前幫他做了多少東西,只要當下你做不出來而別人卻可以,那就是你有問題,你也沒有上訴的機會。所以你們只有兩條路,一條是戰戰兢兢的過下去,一條是把你們的『鐵支幹』打開來騎驢找馬。這裡,真的不是可以待長久的地方。」 晨世突然想起了筆記本裡那位工程師的日記,眼神垂下道:「只是這裡嗎?也許整個科技業都是這樣吧……」 晉安點頭道:「你這樣講也沒錯,業界是這樣,只是你還是要在一堆爛蘋果中找腐爛比較少的那一顆,勉強的咬一口。人往高處爬,水往低處流,我也換過幾間公司,老實說『維達科技』這顆蘋果是我咬過最難吃的。」 下午鐘響,薛迪克要早上開會點名到的人去十樓,跟工業產品研發處的人開會前會。然而,現場卻出現一個晨世意想不到的人,而對方也對晨世的出現相當驚訝...待續 幕後畫面! 戈允立:「大家再見,我應該不會再出現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