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駭客

關於部落格
If(Boy.Value == "宅"){
Boy.InHouse = True;
Boy.Out = False;
}
  • 13204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爆肝無雙工程師009要放假卻沒感覺

009要放假卻沒感覺 在這狹長的會議室裡,工業處與特規部的人分坐兩邊,中間留給郭董,而鍾總和接下這個案子的業務員則坐在郭董的左右側準備進行會前會簡報。 晨世望著坐在他對面的人,好面熟啊?忽然想起,道:「你是那天在酒席上的……」 那男子亦擺出意外的表情道:「你是外婆的表哥的孫子叫吳……吳晨世是吧?」 晨世一臉不爽道:「你也不用把這種關係在這裡重覆一次吧,宏凱哥。」 是衛宏凱,正是在酒席上瞧不起晨世的男子,被旁人力捧的科技新貴,真沒有想到兩人居然任職在同一間公司裡,而且還是這一次案子的合作對象,不,應該說是競爭對手。 衛宏凱依舊瞧不起晨世,語帶酸味道:「唷,找到工作了喔,在特規嗎?喂,Steven,聽說你們部門今天走了一個人,補進來的就是他嗎?」 史迪文一聽,突然愣了兩秒,接著點頭道:「喔,對呀對呀。」 璩政和見那傻傻的史迪文和囂張的衛宏凱差點就到情緒臨界點,但被廬凱士制止。 盧凱士道:「聽說是你們的軟體開發有困難,所以才要我們來支援的,是嗎?」 身為支持軟體部的工程師,也是參與此次「水母棒球場」案軟體層負責工程師的衛宏凱火氣也上來了,明明是特規的經理硬搶過去的,自己都快設計完成了。然而郭董已經進了辦公室,鍾總趕緊要大家安靜下來開會。 郭董一坐下來便說:「今天只是開個會前會,由於PM跟FAE群都去上海了,所以真正的會議要下週進行。但是我們不能坐著浪費時間,有些東西今天要先討論出來,就是讓你們週末腦袋沉澱的時候去對這案子思考思考。時間很趕,因為政府預算的關係年前要搞定,『快』是我們維達科技一貫的主軸,先求有、再求好,這次也不例外。」 連放假天的時間都不能浪費,假日是用來思考,然後在星期一到五把它實做出來,這便是郭董心中一個標準的員工所應該做到的。「快速」則是郭董認為維達科技之所以能與其他公司競爭的主因,在最短時間內做出東西來最重要,品質當然也要兼顧,但兩相比較下還是以速度為先。 鍾總道:「這次的案子也是『白守濤』企劃的,我們的合作廠商標下了政府的標案翻修『水母棒球場』,球場螢幕這一塊就由我們來做,不簡單,連這都能企劃出來。」 坐在郭董旁的白守濤聽見立馬挺直身子,向鍾總點頭致意。短髮,倒三角臉,尖耳尖鼻,眼神敏銳,眉毛細而長,身型適中,穿著全套白西裝,這是白守濤的外表給人的印象;然而,這位仁兄給人最深刻印象的並不在那突兀的穿著。 衛宏凱問:「守濤,這次又是冷門的案子嗎?」 才剛問完,全場就笑了起來。 晨世小聲問:「Harman,為什麼他這樣問你們就笑了?」 璩政和小聲回曰:「白守濤在公司裡原本做市場熱門的案子做一個就倒一個,但有一次要他企劃冷門案子卻意外成功,後來發現他做冷門案都會翻紅,反而做一些市場當時熱門的像『數位相框』那種東西厲害到連市場都整個冷凍,從此以後他就專門企劃冷門案子。」 白守濤微笑道:「其實是上次我們幫那間廠商ODM冷門案子後他要給我一個人情,所以我就選這一塊了,沒想到連特規也一起加入了,感謝感謝。我們公司做LED螢幕不是第一次,但是做球場的據我了解是第一次。特規也跟小弟一樣,專門做稀奇古怪別人不要或沒做過的案子,所以特殊研發這方面經驗應該是有,相信你們兩部門合作一定OK。」 此時,衛宏凱又問道:「時程會排多久呢?」 白守濤深吸一口氣,道:「會這麼緊急聯合兩部門一起開發,就是因為職棒球季結束後到十二月協會比賽前要完成,所以我們要在十一月底前交付廠商安裝系統。加上測試驗證的時間來算,研發期程可能只有兩個月不到了,正式時間下次開會將敲定。」 郭董突然笑了聲道:「David啊,特規搞個小瓢蟲校正器都搞半天,現在是出來了沒有?拉他們來不會反而拖累吧?」 鍾總連忙道:「出來了、出來了,已經在測試排時間技轉了。」 看來郭董對於特規有一點點「意見」喔!這次會前會只是大致敲定一下雙方的模組區塊和負責區域,下周開始才會討論到信號界接等跨部合作的實務部分,但有一項職務已經在此次會前會中確立了,那便是晨世將做為研發接段指定測試組長。 什麼?組長頭銜?沒聽錯,真的就是一個組,但目前也只有晨世一個人是這一組的。鍾總交給晨世的任務除了硬體的測試外,還要讓軟體實際去紀錄一場比賽看看,將來也是負責技術轉移給設計驗證部與教客戶操作之人。紀錄比賽?教育訓練?這可得要有球隊跟場地才有比賽,去那裡找人加入這編組內當自己手下進行測試?天呀,想到這裡晨世就要崩潰了,這個越級打怪也越太多級了,一個「測試」職缺居然要幹起這麼偉大的事,無言。 會後,郭董道:「希望你們兩邊都回去想想這個案子那裡還能COST DOWN下來,解散。」 鍾總則說:「回去也可以想一想那裡還能加入什麼有創意的設計又不違背規格的,那個守濤,把投影片放在Notes的會議紀錄附檔裡,你們回去都要看,注意規格。還有,因為這次的案子比較特別,你們幾位在未來的每週例行會議就不在原部門開會,全力支援這個案子完成為主,回去向各自主管報告分別成立工業及特規兩個專案小組。」 語畢,拍了邊城左肩兩下後離開會議室,似乎是向邊城打什麼暗號一般,之後邊城並未馬上回辦公室而是去了其他地方。兩邊確定了研發區塊和研發績分後,這個會前會的目的已經達到了,而下一次再開會便是設計會,硬體與FPGA的架構圖璩政和跟盧凱士要先畫出來,軟韌體的流程圖則是史迪文跟邊城負責,晨世則要繳交編組與測試規劃表。 離開時,衛宏凱對晨世道:「我不知道為什麼公司會讓你進來,但既然進來就好好表現,不要用你那個時候的心態來工作。」 晨世想起中午所談的公司與部門文化,回曰:「這個不用你操心,我一定會很認真的測試你的軟體那裡有bug,用封測玩家的態度去面對你的程式。現在我們都是同事,你也不用對我說教,大家就憑實力來做事。」 好嗆啊!看樣子這結是打死了,而且比酒席上綁的更緊。 回到特規部辦公室後,盧凱士向薛迪克及Barton課長報告了這次會前會的概要,薛迪克指示由盧凱士負責特規小組的組長,並由Barton指導訓練。訓練?沒錯,晨世的「地獄式死亡特訓」……沒那麼誇張,不會死亡,但地獄式的訓練確實要展開了。 Barton課長把晨世單獨叫了過來,並帶他到十四樓的倉庫去領了一些東西出來。這是一處門禁管控相當嚴密的地方,就像軍中的軍械室與彈藥庫般除了上鎖外還有保全公司人員全天候站哨警衛。刷卡登記並做確認後,Barton帶晨世進到右邊第三排的房間裡,打開門合力抬出一片八十吋的LED螢幕。 課長道:「這是我們部門以前幫某個海港做的LED船舶指示器其中一部分,你將從這裡開始學習LED顯示器的測試重點,第一步是把主板接起來讓它可以顯示。」 晨世問:「課長,我下週只要學完這個就好了嗎?」 課長搖頭道:「不,這是你今天下班前要學完的東西。」 什麼!?晨世下巴差點沒脫臼,似乎意味著今天又要爆肝了。 回到部門後,晨世根本沒有多餘的時間做其他事,也不能多想,因為所有的思緒都要集中來處理這個今天必需學完的課題。不只如此,課長還提醒了他下週開始有高壓和高電流的訓練,滿滿的工作量等待著他消化。今天就要放假了,但晨世此刻完全沒有放假的心情。 翻開說明書,全是英文,晨世看的是一知半解,可是強烈想要放假的心情卻轉化成一股潛力注入晨世腦袋,那說明似乎看不懂,但又好像能理解。在這種情況下,晨世一邊照圖接線的同時也不知不覺記住了每個接點位置與作用。 作為業界的前輩,在維達科技也經歷過了相當多風風雨雨,看見過各式各樣的人,課長打量著專心組合中的晨世,那伴著潛力與拼勁光的眼神,內心不自覺的想起以前的徒弟。那也是一個相當有潛力的新人,成長的很快,但是卻走上了不能說的歧途。 作為新人來講,晨世和邊城在課長眼中是兩種不同的素材。邊城的能力深不可測,是課長眼中的天才,科技業的人才;而晨世呢?晨世全身都散發著潛力,可是他需要按步就班的開發引導能力出來,將來必定是科技業的一塊至寶! 不得不說課長看人的眼光是很準確的!邊城在這個下午很快的整理完戈允立所留下來的爛攤子,只花了戈允立百分之十的時間,就做出了超越前人的成果。因為多年來在駭客界與對手搏鬥較量程式碼,邊城對於PC的掌握度來自對抗或製作病毒、木馬、破解檔的實戰,因此要上手這些系統軟體程式對他而言實在太簡單了。此刻,他思考的層次已經不在於軟體要怎麼寫出來,而是如何完美的把棒球比賽控制系統融入程式之中。 另一方面,終於組裝完LED螢幕的晨世將DVI訊號線接上後,開始利用延伸螢幕的方式從電腦輸出訊號進螢幕。 課長道:「晨世,要測試LED就要先了解LED的發光原理。LED是電流控制,所以每一個點都需要精準的PWM調整,否則打上一片白時可能每個點亮暗不一。另一個重點在於LED螢幕多用於遠距離觀看,所以你一定要有足夠的體力來回奔跑可視距離。此外,因為LED固障造成象素無法顯示,你要有辦法分析出壞掉的原因是不導通還是被打穿;長期測試還要紀錄熱衰跟光衰問題,這些都很重要。」 晨世感覺自己的腦袋好像快爆炸了,一瞬間吸收了相當多過去不曾接觸過的知識,真不愧是特規研發部,幾乎每一方面的知識都不可缺少。不知道是當初生產瑕疵還是放太久造成問題,點亮後的螢幕果然有一排無法發光,而這馬上成了晨世做測試的功課。 在課長的指導下,晨世先拿起了電錶,調整到電壓檔位,將一端接在地線,另一端要觸碰板子上的相關接點量測是否有電壓。通常要找到位置都必需翻開電路圖再分析,而經驗老到一點的師傅因為維修過很多次所以都大概可以判斷出位置會在那,但是晨世靠著先前接線時的記憶並配合上天生的直覺,看了一眼電路圖後馬上找到了腳位,一量測下去發現電壓果然和其他正常的接點不同。 課長心想:「晨世的直覺相當敏銳,這不論對做測試或寫韌體都有相當大的幫助與效率,因為普通人平均要測個三到四次才能掌握住的東西他只需要一次就能搞定。」 晨世將接點狀況記下來分析後道:「根據我的觀察,打上不同顏色的畫面時只有這一排的電壓都沒有變動,所以螢幕保持一條線狀態,可能要檢測訊號輸出端。」 課長對這回答滿意的點頭道:「沒錯,步驟是對的。電錶用完後,你必需開始學習使用示波器。我們輸出的訊號需要高頻的示波器來量測,而時間軸跟電壓範圍的調整和普通示波器使用上是一樣的。把波形叫出來,可以進一步判斷問題所在。」 晨世很快找來一台示波器,利用勾錶將主板的輸出線檢視了一下,並更換打在LED螢幕上的畫面,發現其實每一列掃瞄的訊號都是正常的。因此,晨世再進一步掃瞄LED陣列的轉換IC,這時就發現了問題所在,其中一顆的輸出完全沒有變化。 晨世興奮道:「好,那就換顆IC來試試看!」 但課長卻阻止道:「先等一等,這種情況下不能論定是IC壞掉了,你應該要再仔細檢查一下IC的其他腳位波形,不是只檢查輸出。」 這果然是個重要的經驗值,打怪打到寶了!晨世再次檢查了一下其他腳位,果然發現了來自訊號以外的異常現象,這顆IC的其中一支輸入腳並沒有壓降。於是晨世逐步往上檢查,發現了有一顆47uF的電解質電容微微鼓起,還發燙著,趕緊將電源拔掉,並將這個發現告知課長。 課長點頭道:「沒錯,追蹤到了這裡會發現有問題的不是IC而是電容,好,叫亞倫幫忙把這顆電容換下來。」 召喚來亞倫以及他的烙鐵,只見亞倫熟練的用吸錫器吸掉焊錫並拆下這顆電容後再焊上新的電容,果然螢幕上的黑色橫條消失了,畫面正常顯示。 課長滿意道:「就是這樣,你要做的訓練就是學會思考並找出問題所在,然後回報所負責的工程師請他們更新。一個測試工程師必需找出問題,但是一個好的測試工程師還可以找出問題的原因,藉此來吸收經驗,等到未來有機會扛下研發責任的時候就不會犯下相同的錯誤或遲遲找不出原因修正。」 真是寶貴的一課啊,晨世穫益良多。然而,這特訓不像是運動員特訓只要一直投球或踢球運球,必需要用頭腦將所有難關都克服掉並吸收經驗以便於未來實戰時得以上手,所以晨世的集中力便相當重要。 在晨世的內心裡似乎進入了更高的境界,他已忘卻時間,不聞鐘聲,眼中腦中都只有這台螢幕的測試與修正。由於螢幕確實還存在一些問題,晨世一一點出並請晉安和亞倫幫助更新韌體與硬體,螢幕終於一步步接近完美的狀態,此時明月已然高掛。 看著螢幕打出最後一張測試畫面,晨世興奮大喊:「測完了、測完了,沒有問題,所有測試項目都通過了。疑……已經九點了嗎?」 轉頭望了望四周,邊城早已下班是理所當然的,課長對晨世拍手慶祝他終於完成今日的特訓項目。 晨世回頭看了一眼自己作的筆記,心想:「天啊,沒想到我一個下午可以寫出這麼多,有一種上軌道的感覺呢。」 這一週過去,在不自覺的情況下,晨世越來越進入狀況了,也越來越像一名科技人。 課長道:「時間不早了,今天又是星期五,不要留太晚,早點回去。」 晨世吐了口氣道:「呼,不要說留太晚,我現在就想要回家去。」 課長點頭道:「當然可以,不過不要忘記,回去的時候要想一想你的測試組報告課題。Lucas都跟我說了,你要成為測試組長,除了這種基本測試外,還要模擬一下整個比賽的運作流程。也許你現在心裡完全沒有概念,但我認為這不是壞事,因為當你成為研發者的時候,你也會有從零開始的需要。趁這個機會,你可以磨練自己如何有計劃的從零開始,思考出可能的辦法然後實作,而且不需要受到任何拘束,年輕的創意就是你的本錢,如果成功了那就代表別人對你給予肯定。」 這番話讓晨世從茫然轉瞬間熱血起來,雖然假日看來要在腦力激盪中渡過了,但是單純的他聽見課長所說的「給予肯定」時,突然就湧出了一股動力與期待感。 收拾東西,邊想邊走到了停車場,牽車出來時發現佳鳳也剛下班。 晨世道:「哇喔,看你那兩條隨風擺盪的馬尾我還在想晚上碰到了飄姐,這麼不巧!」 佳鳳卻沒像平時回嘴,也沒理晨世,只是低著頭表情想哭的大步離開,這反而激起了晨世的好奇心與同情心,慢慢騎在她後面。 晨世喊道:「喂,妳今天是怎麼了?星期五放假還這麼不開心。」 佳鳳依然未理,改用跑的,結果沒踩穩讓腳被水溝絆了一下。 晨世馬上停下車關心道:「怎麼了?沒事吧!」 用大燈照了一下,佳鳳的襪子微微滲出紅血,身心的痛苦交雜下雙眼終於崩潰的湧出淚水。晨世突然一陣緊張緊握住佳鳳的手將之扶起,沒有多說什麼,讓她坐在後座抱緊自己快速奔下山回家裡。冰涼的晚風卻有溫暖的背抵抗,讓佳鳳得到了今天唯一的安全感和依賴感。 回到家時,晨曦早已從學校回家渡週末,聽見哥哥的喊叫馬上下樓幫忙攙扶佳鳳。 進屋後,晨曦一臉鄙視望著晨世道:「哥哥,你太粗爆了。」 晨世連忙大聲解釋道:「靠,跟我沒關係好不好,是她走路跌倒。」 晨曦道:「我是說你把佳鳳扶上車時太粗爆了,她手腕都被你捏紅了。」 晨世這才道:「真是不好意思,不過傷口沒怎麼樣吧?」 佳鳳脫下襪子貼上繃帶後說:「沒什麼,只是劃了兩道,謝謝你。」 晨世追問:「為什麼妳晚上突然失魂落魄又爆走?」 佳鳳咬著嘴唇緊握右拳幾妙後鬆開來道:「是我不好,我抗壓性太差,被我們協理教訓了一下。可是……他真的太過份了,我不知道為什麼他一直針對我。」 究竟佳鳳在部門裡發生了什麼事...待續 晨曦:「看起來科技業環境黑暗人員心機,真是可怕的地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