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駭客

關於部落格
If(Boy.Value == "宅"){
Boy.InHouse = True;
Boy.Out = False;
}
  • 13204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爆肝無雙工程師011水母案正式啟動

011水母案正式啟動 九月二十二日,星期二,早晨下過雨有些涼,但在維達科技會議室內卻是火熱到了極點。今天是「水母棒球場案」開案的正式日子,也意味著相關工程師加班爆肝的詛咒之輪已經轉動。 長條的會議室裡,工業與特規的人馬又分坐兩邊,和上次的與會人員大致相同,只是正式研發會議多了兩方的主管薛迪克與裘富仁出席。 頭髮半白,長板臉,倒斜眉毛,戴金邊眼鏡,唇上留有鬍子,些許皺紋,裘富仁身著灰西裝外套、白襯衫、棕色毛衣和灰西裝褲。他打量著對面的特規人員,兩個新人和幾位在公司名不見經傳的工程師,感覺上似乎這次的研發評價不會太難過。 裘富仁拍了兩下衛宏凱的背道:「宏凱啊,這次跟特規合作軟體界接,記得說明文件要寫詳細一點。對方是個新人,可能還不太懂程式設計,不要為難人家。」 表面上的體貼,實際上卻盡帶酸味。 薛迪克點了幾下頭道:「啊……我們Bent其實應該沒問題的,Frank你不用操那麼多心,這次是我們協助你們開發,是我們要盡量配合你,有什麼要溝通的就說出來。」 理所當然,Frank就是裘富仁的英文名了。 裘富仁笑了一下道:「我就是擔心溝通,這案子畢竟還是我們主導,我們宏凱的實力就不用說了,可是你們之前才走掉一個軟工,現在又派新人,我怕有落差溝通就有問題。」 薛迪克似乎不太敢冒犯這位協理,連忙道:「Frank,你放心,真的,我保證沒問題。」 看不下去那副窩囊樣,璩政和嗆道:「若是講到實力,我知道的程式高手早就去寫外掛破解遊戲賺錢了,現在待在維達的大家都差不多啦!」 說到外掛破解遊戲,可令深知邊城身份的晨世莞爾在心,或許璩政和這個說法的可信度也不低。這一回擊,酸了衛宏凱不打緊,但是酸到了「維達」可是個禁忌啊,令坐在前頭的薛迪克緊張的瞧了璩政和一眼,因為這不只是表面上的,還有著另一層意思。看起來璩政和對於公司的福利待遇相當不滿,也對於好友戈允立的下場氣還沒消。 衛宏凱回擊道:「說的對,『現在』待在維達的都差不多,走掉的是比較不行。」 火藥,源源不絕的火藥啊!此時郭董和鍾總一同進來,會議開始,戰爭才暫時停止。 裘富仁使著眼色道:「今天開會,我希望確立我來主導,因為這畢竟是我們的案子。」 郭董也暗暗回敬了眼神道:「合理,這件案子對我們拓展這一塊市場有代表性地位,Frank經驗最深,你一定要掌控全局。」 一個對話就讓特規瞬間從聯軍變成旗下調度的傭兵,好不容易爭取了機會但發球權依舊在對方手上,薛迪克本想開口,可鍾總卻在桌面下拉住了他的左腕要他別有所動作。很明顯的,Frank是郭派,他也不會給來支援的特規多好的日子過。 郭董續道:「Dick啊,你這幾位工程師接下來就歸他管,你們這邊的組長選好是誰嗎?以後就直接聽Frank的。」 盧凱士舉起左手道:「我負責。」 團隊的組織架構很快確立了,水母案的專案管理員一鍵一鍵將會議紀錄敲進電腦中。開發的部分沒有太大問題,接下來便是回報先前郭董要大家思考的計劃部分。只見工業產品研發部的人詳實報著自己的工作預劃,軟硬體架構也公開來討論,當然在界接的部分雙方的嘴砲火力延續了暫停的戰爭,開始對轟。 璩政和指著圖道:「信號模組不需要弄兩塊,用24 pin排線牽過去就可以……」 衛宏凱針對驅動程式道:「你這樣的設計法不行,啟動前要先載入……」 邊城回應道:「實際執行後記憶體空間會不足,先載入系統會延遲的……」 史迪文附和道:「呃……對啊對啊!」 唇槍舌戰之間也令衛宏凱深深感受到邊城腦袋的深度,雖然只是在談介接,並沒有實際開始一丁點設計,可是邊城這個新人卻像是有著豐富的經驗,從流程圖和架構圖便可看出那一段在實做後會遇到什麼樣的問題。 一旁,晨世望著他們的交火,只能說要敲定開發規格的確不只是技術上的角力,更像是法庭攻防戰。畢竟如果在那一環節失守,讓對方有機可趁,屆時系統出狀況就會變成自己的責任,這一點也不能馬虎。一場該是技術討論的會議,成了先期性推卸責任大會,尤其一些吃力不討好的功能該做在那一邊更是推卸的重點。 終於敲定規格後,白守濤將簡報換到下一頁,這是內部測試的計劃,也就是晨世全權負責的重點了。 郭董望著這毛頭小子,淺笑一聲問:「喂,你有具體的測試計劃嗎?」 晨世點頭道:「我聽說公司有一支業餘球隊,我們可以利用球隊練習……」 郭董敲幾下桌子道:「練習?這系統是要應用在正式比賽的,你到底知不知道?」 晨世道:「我的意思是練習賽的時候,模擬完整的比賽來測試系統可靠度。」 郭董問:「你知道我們球隊是什麼等級嗎?你又知道這些比賽是誰在辦跟誰打嗎?這些單位會讓你玩那套系統嗎?」 晨世似乎有備而來,道:「我們可以舉辦邀請賽,用『維達盃』的名義。」 郭董對著桌子大力一拍,怒問:「辦比賽?一場要多少錢?」 晨世道:「其實我們根本不用出什麼錢,我已經詢問過一個新成立的水返腳棒球隊,他們一直找不到對手,願意無條件跟我們進行練習賽。場地我也查過了,只要向公所申請就可以租用河濱球場。我們的系統可以在練習賽中獲得完整的比賽測試,保證打滿九局。」 郭董笑了聲問:「租場地要多少錢?」 晨世充滿自信道:「那支新球隊為了紀念他們首場正規打九局比賽,願意對半分場地費,條件是我們要想辦法找很多觀眾去觀看他們比賽。如果透過公司福委會公告,而Jerry您也願意支持這項活動,相信會有許多同仁願意欣賞。他們當中也有新聞界的朋友,會報導並宣傳這場比賽,如果我們把子公司的品牌掛起來,其實也能有助曝光,並讓大家知道您支持體育活動的熱情。如此一來,半額的場租數對您只是小數字,對公司卻有大助益。」 郭董似乎也起了興趣,問:「你憑什麼認為我會答應?」 晨世道:「他們球隊要宣傳,我們公司也要宣傳,公司的業餘球隊當然除了吸收同好外也有著為公司宣傳的目的。我們公司的球隊以往都是參加小比賽或業界的聯誼賽,不是正規軍,不會在體育版上曝光,但是跟我們交手那支球隊是吸收了在地『秀峰中學』棒壘球隊畢業人才打算往正規業餘界闖的人,這是一個機會,為他們隊伍打知名度也為我們公司在體育版曝光。」 愛好會的業餘隊與想進軍乙組的業餘隊,有機會在河濱球場擦出火花嗎? 郭董沉默了一下,問:「你才剛來,怎麼對我們公司的球隊這麼了解?又怎麼會想這樣安排?」 晨世回曰:「我剛來時恰好跟一位同事聊天有聊到公司有球隊這件事,後來為了完成這次的計劃所以找了很多資料,而安排是因為我以前國中同學還在打棒球,跟我講了汐止這裡有要成立一支新球隊的消息,我就用假日拜訪他們,並且談了一些事。這次來開會,就是要直接跟您報告這件事,並聽您的裁決好讓我等一下回覆他們。」 從筱唯口中得知球隊的存在,靠著莉君和公司業餘隊領隊打了個照面,晨世瘋狂般的比賽計劃掌握了莉君要他注意的細項,對於郭董的砲擊一一回應有所準備。 郭董看了一眼薛迪克,又回看到晨世身上,似乎覺得這新人非常到位,想法不會被死纏在業界的守則裡。不只是郭董,旁人對於晨世的測試報告竟然能計劃到舉辦一場比賽去,還想到宣傳公司這件事上,感到非常不可思議。 郭董於會議最後定案道:「就依你的,這場比賽給我好好辦。大家都聽到了,為了比賽,這案子絕不能拖,東西一定要及早完成。」 得到郭董的肯定,晨世心頭的大石頭終於碎裂開來獲得解放。 隔天,身為組長的盧凱士向晨世、邊城、史迪文、璩政和傳達了Frank的指示,要先處理好通訊協定與介接的匯流排,之後才開始進行研發,而晨世也要對這一塊先做測試。其方法是先開發手控指令的軟硬體模擬器,下達十六進位指令測試溝通是否正常,一但確認正常後兩邊就分開來研發,開發階段利用模擬器就能確保工作的正確性。 整個球場的大螢幕分成外野的看板螢幕與內野主控器,主控器用來輸入好壞球與壘包狀態及連接測速器,這部分主要由特規來開發,而邊城的軟體便是負責給主控員操作,再透過網路線傳輸到大螢幕端處理後顯示。除此之外,還有一部透過SDI視訊轉換後經由同軸纜線輸出到LED螢幕上顯示視訊的機器則是由史迪文的母端韌體溝通工業處的子端韌體完成。 盧凱士將幾份資料發給眾人道:「我們部門還是被壓著打,Frank說指令照著他們工業標準去設計的,所以他們那邊根本是拿舊的改一下,而我們卻要做一套全新的出來。」 妙招,如此一來就能縮短模擬器開發佔用工業產品研發處的時間,而令特規產品研發部花大量時間在模擬器上,屆時拖到了案子完成的時間也只會是特規的錯。 史迪文接過資料一看,嘴唇咬了幾下,面色凝重,一個健步跑回自己座位上敲起鍵盤;璩政和是老神在在,一邊看一邊找來晉安和亞倫兩名菸友到樓下聊聊;邊城翻了幾頁後也沒有說話,靜靜走到座位上打開Visual Studio開新專案。 晨世回到座位望著這份資料,心想:「在舉辦比賽測試之前,我得先掌握介接的測試,這裡靠的就不是天馬行空的創意,知識與技術是唯一。」 沒錯,特訓又將開始,Barton課長已走來晨世身邊,向他訴說本日課題:匯流排信號的檢測。 課長指著示波器畫面道:「我現在把探棒接在板卡的pin腳上,你會看到密集的脈波畫面。不管是再強的人到了這個地方也會卡住,因為你沒辦法直接從示波器畫面看出信號到底是對的或不對的,所以你必需要學會拆解判斷。」 拆解判斷?晨世疑惑。 課長拿著剛發的資料道:「像這資料裡寫到韌體在溝通時是一次送8byte也就是64bits的信號出去,當我們在測試發現信號出問題的時候,可以先換一顆韌體用底層直接送出F0F0……交錯的訊號,然後在視波器裡頭看看脈波寬度是不是基頻時脈的八倍寬;接著再送出一些連續測試信號,像是AF03會送1010111100000011,示波器裡應該會顯示相對的波形,這是用來檢查輸出部分正不正確的簡單作法。」 晨世點頭,問:「那如果輸出正常的話,就是要測試韌體內的程式囉?」 課長回曰:「在那種情況下我們就要寫自我檢測程式燒進韌體,然後從輸入端打指令看看輸出能否得到預期的結果。其實很多時候示波器只是跟電錶一樣確認狀態有改變而已,只是電錶量不出波形,所以我們要用示波器確認;真正在指令上有問題的話,我們要靠終端機。」 終端機?一個既陌生又熟悉的名詞。 課長打開一個COM PORT終端界面軟體道:「通常我們在通訊時都會模擬成COM PORT,所以可以送出UART信號,命令的基礎也是建立在UART上的。我們會送出一串文字,這串文字就是我們訂義好的指令,接收端收到後執行指定的動作。你要學會這一部分的測試,就要先了解UART和熟悉終端機的操作。」 UART!這是一門重點課題。在科技業裡,雖然如今已經有像USB、IEEE1394、e-SATA之類的高速序列埠,可是那古老的COM PORT因為簡單易用,仍舊被使用在新機器上,甚至像USB模擬成COM PORT界面的應用也非常多。想要用最簡單的方式達成透過文字指令控制韌體,那麼UART就是必學的課題。至此,晨世的特訓進入了新的階段。 同一時間,邊城又展現其卓越的才華,雙手恣意在鍵盤上彈奏起交響樂,與程式碼共鳴起來。模擬器的開發對他而言是相當容易的,因為那只是指令與對應目標的一對一交談罷了。我給你什麼樣的命令,在螢幕上模擬出什麼樣的結果,就跟按計算機的數字然後在螢幕上顯示出你按了什麼數字一樣簡單,雖然背後有著複雜千倍的程式碼。 璩政和的硬體模擬器需要費工畫一些電路,盧凱士的FPGA只對自己人的韌體跟板子溝通所以不需要模擬器,史迪文就頭痛了,因為他的韌體是除了邊城的軟體以外,跟工業產品研發部溝通次數最多的部位。就如同晨世的特訓,史迪文的目標也是以UART命令和工業產品研發處的裝置溝通,然而工業處給的命令資料非常繁雜,史迪文沒翻幾頁便眉頭深鎖。 趕工的午後時光過的特別快,又到了下班鐘聲響起的時間。對眾人而言已經沒有意外,邊城再次在此刻完成本日交辦的工作,按照進度表,絕對可在星期四前完成模擬器。守時如果是一個好觀念,那麼邊城或許該被獎勵,可惜這裡是台灣科技業…… 一如往常,承憂幫眾人訂晚餐,今天加班的人特多,或許也跟案子開始趕進度有關。七點,盧凱士的分機響起,是Frank要他們上樓開會。臨時出狀況?不,Frank只是想了解一下進度,擺著架子傲坐會議室內請特規的人一一報告今天拿到資料後的處理狀況。 璩政和以其老經驗帶過,史迪文則誠實道出指令繁雜的問題,當然被Frank定了一下,晨世和盧凱士因為暫時無需碰觸模擬器這塊,只簡單述說下午進度。 四人說完後,Frank喝了口茶問:「Bent呢?葉邊城怎麼沒上來?」 盧凱士道:「他已經回去了。」 這答案差點沒讓Frank吐出茶水來,略帶怒氣道:「這麼早就回去了?搞什麼鬼,沒人跟他講要加班嗎?我告訴你,Lucas,你明天一見到他第一件事就是請他加班,我們白天正常事跟例行會議很多,像這種內部檢討會就是下班後才有開,請你們『提醒』這位新人進入狀況。這案子對我們部門相當重要,你們支援就是要全力配合我們。」 莫名的吃了頓排頭,盧凱士有些不爽,晨世等人內心當然更是如此,而且璩政和等在公司待過一段時間的對這位協理的脾氣也有所耳聞,所以對他們而言最有趣的戲碼便是看看邊城會怎麼應付。 隔天,盧凱士將話轉達了,但邊城卻不以為意。盧凱士沒有要邊城給任何答案,邊城理所當然的又是完成工作後準時下班。 七點半,Frank有些問題想問邊城,撥了分機沒人接,轉到盧凱士那兒,得知邊城又回家後勃然大怒,準備在星期四的會議上給邊城來個震撼。 星期四下午五點,今天雙方要交出模擬器的指令表與操作方式給對方。硬體組的開發人員交換了電路圖檔和跑模擬的參數檔,軔體組的人交換了指令參數,不過史迪文這兩天幾乎沒睡覺的在辦公室裡趕工完成,現在雙眼眼皮沉到不行。 輪到軟體組了,衛宏凱稍微簡報了一下他的API和封包傳輸方式,然後輪到邊城展示他的操作模擬器。那是一個命令模式的程式,於上頭打下指定的命令後即可呼叫API做傳輸。這塊模擬器不只是模擬用,同時也是程式的核心引擎,將來邊城便是要在這塊引擎上開發供操作員控制的軟體介面。 報告完後,Frank道:「Bent,其實昨天我就想找你,要你修改一個小部分,就是有關測速器指令不要帶ASCII的數字碼改用一個Byte帶00到FF也就是0到255公里。」 邊城點頭道:「沒問題,這個開完會馬上就能修改。」 但Frank搖搖頭道:「NO、NO,現在你應該要完成整個模擬器的,但缺了這一塊你不算完成。」 邊城平靜的回:「你現在才講,我當然之後才能改。」 此刻Frank整個火氣上來道:「我就是要告訴你,我本來昨晚就可以告訴你,如果不是你先回家了,今天就不會拖到大家的時間還有開完會才改。Bent啊,有些事進來公司就應該要習慣,我現在明確的告訴你,我們晚上不一定會溝通一些事,因為白天大家要做事我盡量不打擾大家時間。我們不是只有這個案子喔,我們很多案子跟很多公司合作,這些都要白天處理,自己公司內部的就下班前或晚上開。」 邊城依舊平靜,問:「下班時間到了不回家,你給我加班費嗎?」 聽見這話,Frank道:「公司是責任制,加班費就算在月薪,你要理解。」 邊城道:「我拒絕,當初與公司的合約並未綁定時數,你有事就下班前跟我講,下班後才找人是你自己的問題。」 說完,下班鐘聲響起,邊城瀟灑的走出會議室,留下滿臉怒紅嘴巴張得老大的Frank在會議室裡重敲桌子!他決定處理一下這個傢伙。 星期五的例行會議,烏雲已然聚集...待續 幕後畫面! 邊城:「steven,你真的很想睡喔?」 史迪文:「呃……對呀對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