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駭客

關於部落格
If(Boy.Value == "宅"){
Boy.InHouse = True;
Boy.Out = False;
}
  • 13204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爆肝無雙工程師015小鹿亂撞的馬達

015小鹿亂撞的馬達 這絕對不是晨曦記憶中的假日!不可能,那個懶惰鬼哥哥怎麼會一大早就爬起來,而且拿了一些馬達跟控制電路在研究?太扯了。奮發圖強的哥哥是不存在的,努力向上的哥哥是虛假的,莫非自己還在做夢嗎? 「好痛!」突然被捏了一把的佳鳳驚叫。 晨曦眼神顫抖著,有點慌張,問:「佳鳳,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哥哥他……」 佳鳳簡單的解釋了一下目前兩人遇到的問題,還有時間的急迫性。晨曦回頭看了晨世一眼,那努力的背影好像記憶中年少時對玩具積木才會流露出來,為了蓋出心中理想的模型屋,晨世也曾經埋頭苦幹過。 自動自發的轉變絕非偶然!由於邊城的引導,晨世從拼湊語法到寫完可以控制馬達的韌體程式過程中產生了大量的興趣,並接收了等值的成就感,這種成就感正是自己大學打混渡日後久久未曾被掀起的感覺。加班爆肝甚至現在犧牲假日不再是被逼迫的無奈,而是晨世內心深處某個聲音不斷呼喚著他去執行,這種渴望成就感的企圖心覆蓋了理性,使得晨世不再執著於合理工時什麼的,這一切已拋諸腦後,他唯一想要的就是尋找完美的馬達。 有這樣想法的不只是晨世,還有陪在他身邊的佳鳳。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佳鳳也是幹勁十足,和晨世一搭一唱似乎很開心的感覺。佳鳳也必需從這些步進馬達中挑出機構設計上適合的,因為太大太粗太深承載力太差……都將難以達成左光醫院客製案的需要。佳鳳取出游標卡尺等工具,仔細的紀錄丈量每顆馬達並寫下規格參數。 晨世見佳鳳拿了一顆綠色包裝馬達,道:「那顆不用量了,因為那顆控制上太困難了,會讓程式和線路變得很複雜。」 佳鳳卻道:「不行!如果最後發現只有這顆能夠畫好機構,那就要這顆,不然我改機構也很花時間啊!」 晨世推了一下佳鳳的腦袋道:「豬頭衰女!妳很任性耶,將就一下不行喔?」 佳鳳用左馬尾甩回去道:「你才豬頭咧!我就是任性,咬我啊?」 晨世的唇突然貼近了佳鳳的左耳,作勢要咬下去,佳鳳一緊張,左手便將馬達放掉,趕緊收手回來護住耳朵不給晨世咬。沒想到佳鳳才剛放手,晨世便迅速左手一抓將馬達收了回去藏起來,露出得意的鬼臉不給佳鳳量。卑鄙,這小人手段可氣死佳鳳了,作勢撲了回去要把那顆馬達搶回來,兩個幼稚的傢伙竟然在自家客廳裡纏鬥了起來。 正在廚房裡煮糖水的晨曦見了這一幕,突然陷入一種沉思的境地。 晨曦心想:「要是看老哥平日生活的樣子,這輩子大概也別指望有女生接受了,可是上天卻掉下來一個佳鳳,和老哥起居一室,什麼醜態都見過,而且佳鳳確實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女孩。如果佳鳳可以變我的嫂嫂……」 不只是哥哥會擔心那個在家拉褟的妹妹沒人要,妹妹也會擔心幼稚哥哥找不到老婆,雖然顯然晨曦是低估了晨世……不論如何,她決定做一些動作,完成她心中的理想。 纏鬥失敗的佳鳳氣呼呼的跑到廚房來喝水道:「真是太過份了,晨曦,你哥哥怎麼會這麼討厭啊?」 晨曦突然低下頭問:「妳很討厭他嗎?」 這簡單的問題,卻像是一道電流劃過佳鳳的背脊。那感覺是討厭嗎?如果是,為什麼卻隱隱存在一種快樂感?也許是新品種的討厭吧!但是這個品種的「討厭」卻會令人期待,心裡酸酸甜甜的,好像呼應著過去嚮往的某種感覺,就像見到鍾總會有父親的感覺一樣,晨世對佳鳳而言好像也補足了某個缺角。 佳鳳把頭一撇回答:「當然討厭,誰會喜歡那種人。」 聽見這個答案,晨曦心中已有定數,開心的問:「那妳會討厭住這裡嗎?」 佳鳳馬上回答道:「當然不會!我怎麼可能因為他而討厭這裡?更何況我們是這麼好的姊妹唷!」 聽見這句話,晨曦心底也被充實了。姊姊,那也是自己嚮往的東西,在只有兄弟的家庭中妹妹對哥哥的老婆往往存在一種像姊姊的感覺,或許這也是促使晨曦想要讓佳鳳永遠留在這個家裡的隱藏動力。父親失縱、母親在外地工作,這個不像家的家已經沉寂很久了,可是因為佳鳳的到來讓晨曦開始期待每週放學返家。 晨曦倒了一碗糖水給佳鳳道:「別生氣,嚐嚐這碗唐朝古法糖水消消氣!其實老哥是逗妳玩的吧,有一次妳不在家,他睡午覺的時候居然還唸著妳名字甜甜的笑,看來妳在他夢中夢很大喔!」 一切是那麼自然的說出,沒有刻意,但這在佳鳳內心裡的衝擊卻令她小鹿亂撞。不知道為什麼聽見這之後,佳鳳的腦海裡全然都是晨世的影子,心裡迴盪著的都是晨世的聲音。晨曦拜託佳鳳把另一碗遞給晨世,佳鳳照辦。 佳鳳將碗遞過去告知那是晨曦的新作品,心跳聲卻越來越大,有種不自在的感覺。晨世發現沒湯匙,佳鳳好像找到了脫離領域的藉口,正準備轉身時卻被晨世拉回來,兩人的右手輕輕的觸在一起,佳鳳卻像被電到般從腳底麻上腦門,癱軟的坐到了晨世身上去,這下可馬上爆充蘇聯電光塔威力了。 晨世道歉道:「不好意思,拉太大力了嗎?」 語畢,跑進廚房取一匙回飲,用湯匙喝碗裝飲品是他的習慣。不想多想卻越想,心頭的漣已停不下來,佳鳳為了等晨世先搞定,便打開電視瞧瞧節目好分神。 節目演員道:「不行,我們倆不能在辦公室裡這樣,被同事知道就尷尬了!」 是個描述辦公室戀愛的偶像劇,而且正播到精彩片段,看的佳鳳羞紅了臉馬上轉台。 綜藝節目主持人道:「所以兩位目前是同居的狀態囉?」 同局!怎麼主持人沒事扯到這上頭來?不行不行,再轉台。 談話節目來賓道:「所以說辦公室戀情其實在現在社會很正常,你我都有可能……」 這節目今天沒事討論這種題目做什麼?看的佳鳳腦袋簡直有岩漿要噴出了。今天電視節目好像都跟佳鳳作對似的,不但沒能把腦海中的晨世掃空,反而更深植了印象,還是把電視關掉好了。不久,晨世測試完所有馬達,挑了幾顆給佳鳳,但佳鳳仍堅持要把所有馬達都做完紀錄,因為上頭可能會檢視所有馬達規格參數,自己總要有所交待,不過會優先選用晨世所挑的馬達。 手腳極快的佳鳳像是被什麼東西驅趕著般維持著高效率作業,躲在廚房的晨曦見到佳鳳那樣子覺得又可愛又好笑,剩下的就看哥哥的表現了。 等待的過程裡換晨世開始無聊了,打開電視節目,停留在最後那一個談論辦公室戀情的頻道裡。佳鳳不自覺的會想聽聽裡頭的內容,但是一想到晨世便馬上收起專心工作,不段重覆著這個迴圈。 晨世看了看問:「妳覺得我們公司裡辦公室戀情多嗎?」 佳鳳忍耐著不多想,隨口道:「應該不少吧!」 晨世又說:「剛剛節目說男生通常會在意女生的薪水和階級不要比自己高,可是女生卻不會在意男生的薪水跟階級高低,那妳也是不會在意的嗎?」 這是在暗示什麼嗎?佳鳳被問題給制約了,馬達規格參數也差不多搞定了,便認真的想想這問題。可是她不是在思考問題本身,而是思考問題背後的用意,為什麼晨世會注意這一部分呢?是啊,因為佳鳳是工程師而晨世只是助理工程師,兩人的薪水也是佳鳳比較高,莫非晨世是在意自己的眼光?佳鳳突然覺得晨世好傻好可愛。 佳鳳靦腆回曰:「不會啊,我完全不會在意這些東西。」 「騙人!」晨世果斷且快速的回了這兩字,語氣還帶點強烈感。 佳鳳聽見這意料之外的對答給那強烈違和感驚醒,但卻無法理解晨世這答案是何解?何故有此回應? 晨世道:「我看妳跟鍾總每次講話都好開心,和跟我們說話時那惡劣的態度不一樣,可以看得出來其實妳胃口很狂。別人只想釣個高階經理協理,妳卻直接攻略總經理,每次妳們互動都很親密。就像有些男生追莉君小姐想獲得權力,妳一定也是想當總經理的情婦然後呼風喚雨,被我發現了喔!」 所有的幻想被打破、所有的期待墜谷底,一直掃不出腦海的東西現在徹底清空,佳鳳毫無損耗的把這些能力轉化為憤怒的力量,雙拳緊握,爆筋的臉如上升的溫度計,從羞澀轉為怒火的紅讓佳鳳狂傲的把雙馬尾連續抽打在晨世的身上,附加一切暴力攻擊! 佳鳳怒把一顆馬達丟到晨世身上道:「就這顆,拿去啦,混蛋、白癡、垃圾!」 血腥的畫面就不贅述了,承受重傷的晨世癱在地板上,心想還是不要跟佳鳳開玩笑的好,這後果實在太可怕了,那是惡魔,是地獄! 偷窺一切的晨曦無奈自語:「老哥果然是沒救了!」 星期一剛進公司,晨世便收報命令把一個紙袋拿到九樓,身為菜鳥這很自然。回程時,只見一名穿白襯衫的男子從眼前呼嘯而過,猶如跑百米還是逃難般,還沒看清楚是怎麼回事卻聽見一道熟悉的聲音。 怡萱大喊:「不要跑!」 緊接著就看見怡萱也從眼前奔去,速度比那男子更快,在角落處用資料夾狠狠朝著男子打了下去,男子終於停了下來。 那男子神情緊張,雙手合十,向著眼前女神跪拜道:「對不起,PM大人原諒我。」 怡萱翻該資料夾道:「上週被你用特休假跑掉了,今天可不行。你的 Dead Line早在一週前就到了,多給你三天時間還是不行嗎?」 男子磕頭道:「真的、真的很努力了,但是那個信號頻率一高就有點小狀況,不過妳不要擔心,今天一定會出來、一定出來!」 怡萱表情像是宣判對方死刑般說:「你已經講很多次了,我會通知你主管下午開個會,希望你開會前能搞定,不然就……」 沒等怡萱說完,男子發毒咒誓言將此達成,而怡萱也答應他把其他案子的時間調整,不過要他加班做完,男子一口答應。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對工程師而言最頭痛的就是在為bug 想破頭的時候還要被 PM 補刀追殺,能拖就先躲,但王牌 PM 怡萱總有辦法找到你躲在那兒並追到你。生平第一次見到 PM 追殺工程師的晨世,不襟也打了個冷顫。 處理完這檔案子後,怡萱邪笑著轉頭去面對晨世問:「居然在這看戲,馬達挑好了嗎?」 晨世相當有自信的回曰:「當然是挑好啦,我跟佳鳳都認定沒問題,待會兒就把料號給妳。」 怡萱道:「不用,我馬上聯絡你們Dick,等等就來開會!」 不一會兒怡萱就弄到了一間空會議室,找來特規的人馬與機構的佳鳳,就敲定馬達一事開了一場研發會議!晨世不明白為何只是選定一顆料件也要大費周張的開會,但他很快就會痛苦的領悟箇中原由。 薛迪克一入席便請晨世說明他與佳鳳挑選馬達的數據,要將每一顆都列出來。果然給佳鳳猜中了,還好沒被晨世和諧掉他不想要的馬達。 晨世直接拿出選定的馬達道:「我們試了這些馬達,有的承載力道不夠支撐九十度水平,有的體型會讓機構大改,有的控制線路或控制信號很複雜,最後選的這一顆是在各方面都可以接受的。」 薛迪克看了一下這些馬達,排除掉承載力道及機構不合者,拿起一顆綠色包裝的問:「這一顆有什麼問題?」 晨世摸摸頭道:「那顆的線路很複雜,也不是通用信號,它的格式很怪,很難驅動。」 但薛迪克卻說:「公司的政策就是要 cost down,這一顆比你選的便宜很多,雖然改線是要改很多地方韌體也比較難寫,但是我們是特規啊,做難做的東西才能做出工程師的價值。Harman、晉安,你們去研究一下,就用這顆。」 完全不理會晨世提出來的缺點,就因為一句 cost down,政和、晉安的臉色變得超難看,他們得花更多的時間在研發上頭。這感覺就好像走高速公路直達目的地,老闆卻為了省過路費而要你下交流道繞小路找麻煩。 晨世啞口無言,以他的立場來說只能同情兩人而已,佳鳳倒是鬆了一口氣幸好換馬達的矛頭沒對準她,而且這一顆還更容易畫新機構,恰好就是晨世要她別碰的那顆,暗笑晨世的報應報到了真正要挑戰研發的人身上。 會後,晨世一臉無精打采,怡萱見了就偷偷靠過去看看這個天真的新人在想些什麼。 怡萱輕拍了一下晨世的背道:「唷,小淫賊,真看不出來你那麼有責任感真的搞定馬達了呢!」 晨世已然對那誣衊性形容詞沒反應了,唉聲道:「搞定?我真的覺得有種做白工的感覺,假日花了那麼久的時間挑出最理想的馬達結果 Dick 一句話就打死。」 怡萱抿嘴笑了一下道:「那是你還不習慣,在業界就是這樣,什麼事都要往 cost down 的方向第一優先,尤其我們系統廠重毛利的更是如此。」 晨世好奇的問:「妳做那麼久的PM,很習慣這種情形了?」 怡萱道:「太多了,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工程師永遠只有推薦權,只有主管才有決策權,而且通常專業考量都是最後順位,資深或是權位高的話就是聖旨。順便跟你說個小故事……」 不愧是王牌PM,除了追殺工程師不遺餘力,在工程師迷惘的時候也能當起襯職的心理導師,提振工作士氣。如果科技業裡有輔導長的話,怡萱應該能勝任的。兩個人開心的聊天,晨世心中的結也漸漸鬆開,而怡萱也認識了一個和第一印象不同的晨世。 十二月的天氣逐漸轉涼,底下的工程師一步步向前研發之餘,對公司看法也起了變化。鍾總大膽的把創新賭在水母棒球場案上獲得空前好評後,鍾派在公司裡可說是越來越大聲。打鐵趁熱,鍾總從邊域產品向中心市場包圍的戰略繼續執行,主意打到了軍用電子上。鍾總打算研發軍品小規模戰術圖文傳輸系統,一種可以在短距離內傳送圖片與文字的作戰指揮系統輔助原本只有聲音的無線電達到戰術指揮最佳化。如此積極佈局,著眼點是放在一年半後的國防工業展上,維達科技也要佔他個一席之地。 眼見鍾總聲望升高,郭董得挫其銳氣才行,道:「年度產品線計劃未定,軍品是全新的挑戰,我認為這個時間不恰當。」 鍾總問:「創新設計部總要嘗試做新東西吧?」 郭董回曰:「創新不見得要新產品!你如果是做做既有產品的功能改進我可以同意,貿然賭這一把我不接受。」 被打槍了,但鍾總沒再多說什麼,郭董很滿意這結果,他認為只要不給鍾總任何開新產品案子的機會,玩玩舊東西的改良擴充怎麼也不會讓其得逞,同時對底下的人做出了審案子時舉凡鍾派新設計案暫時封殺拖延的指示。 鍾總並未放棄,既然軍品不給做,那我就照你的意改到消費產品上!他選定了電子書和口袋型電腦作為切入點,把戰術圖文傳輸系統改成一般圖文傳輸系統,由特規研發這一塊功能模組,排在左光醫院客製案之後。 反將一軍!郭董相當驚訝,原來提出軍品是個幌子,真正的目的是把技術普及到消費性產品上,只不過因為郭董阻擾反而讓鍾總可以直接做在電子書及口袋型電腦上了。這事不知為何漸漸在公司傳開來,員工們對鍾總更加佩服,郭董也決定採取其他手段! 不久,鍾總召來邊城,道:「公司這樣下去沒發展性,有股勢力已經暗中蠢動,沒時間了我很快要出手,你準備的怎麼樣?」 邊城道:「進度百分之八十,該取得的都取得了,剩下只是解碼還原資料需要一點時間。」 鍾總深吸一口氣道:「我不知道為什麼Jerry 變成這樣,已經失去作為一個懂事長的格,但維達不能垮。之前那個副總就是因為受不了郭的思維加上其他公司看重他的能力輕鬆挖角整個團隊成功,這種事不能再發生,但他繼續腦殘下去肯定還會有人受不了。」 邊城問:「你很重視創新設計?」 鍾總點頭道:「是啊,因為我是產業升級派的!為了我的理想,其實我也做了很多佈局,像亞博泰就是我找來的。除此之外,我也利用了……莉君……」 邊城的眼皮跳動了一下,利用了莉君?那是怎麼回事? 另一頭,佳鳳的新機構設計似乎有點難產,可是難產的原因並不是她偷懶或畫不出來,而是她的設計接連無法通過原外殼設計師的評語。雖然佳鳳試圖說服亞博泰,但亞博泰似乎很重視原設計師的觀點,畢竟螢幕外殼最初是那個人設計的而不是佳鳳。不論佳鳳多麼有想法,原設計師搖頭就是沒用。 終於,亞博泰失去耐心道:「妳就不要想什麼新點子了,我看妳就照著妳前輩說的去把殼畫出來,就這樣子,好不好?」 聽見這句話,代表的是自己的設計一點兒價值都不存在,完全無法被亞博泰所正視。畫圖事小,可是這一點卻傷透了佳鳳的自尊,畢竟她的目標是往設計之路走,現在卻連第一步都無法獲得前輩與上司的認可。 回到家後,佳鳳的情緒終於崩潰了...待續 怡萱:「所以你跟佳鳳是假日來公司加班囉?」 晨世:「啊,這個……問題有點難回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