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駭客

關於部落格
If(Boy.Value == "宅"){
Boy.InHouse = True;
Boy.Out = False;
}
  • 13204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爆肝無雙工程師016歡喜冤家大追擊

016歡喜冤家大追擊 因為加班又拖著疲憊身體回到家的晨世,洗完澡準備早早就寢,耳邊卻不斷傳來女孩子的哭泣聲。晨曦上課不在家,除了佳鳳外沒別人了,那聲音擾得晨世無法入睡,她只好敲了敲佳鳳的房門找她談談希望獲得解決。 晨世打著呵欠道:「很晚了,這樣我睡不著啦,好不容易保持著全勤,我不想中斷。」 佳鳳任性的轉過頭說:「給人家哭一下會怎麼樣,你也只關心自己而已。」 經過上一次後,晨世明白佳鳳只要一哭泣,心智就會比外表還要幼稚,自己只好拿起大哥哥的本色安慰小妹妹快快睡著,希望她在這方便也能跟小寶寶一樣易哄。 孤單的佳鳳此刻再也找不到人傾吐了,看見晨世就像看見資源回收桶,把心裡所有的委曲和不滿都發洩了出來。這晚的晨世顯得特別成熟,邊聽邊安慰著她,讓佳鳳心裡漸漸有了好感,似乎晨世是可以填補心靈那塊空虛的材料。 晨世像說故事般坐在她床邊道:「從前從前,有間服飾店知名設計師老闆一直跟員工說你要有自己的想法,但是員工真的想了,他又把員工想的批評的一文不值,後來員工就把自己的想法自己拿去賣了。」 佳鳳問:「那後來賣的好嗎?」 晨世搖頭道:「賣的不好。」 佳鳳眼神一落,問:「是真的員工設計的不好嗎?」 晨世又搖頭道:「當然不是!顧客都誇那位員工的設計比老闆好很多,但他們還是跟老闆買,因為老闆是出名的設計師,顧客們怕穿出去被別人笑自己的眼光。」 佳鳳又問:「可是穿老闆的就不怕被笑嗎?」 晨世回曰:「如果穿名設計師老闆做的,被笑也是笑老闆設計差,而且那一定是全世界一起笑時;穿默默無聞的員工設計的就不同了,會被笑是自己眼光差。這個世界是盲目的,大家都說好的東西就算自己覺得差也會被認為是好的,殊不知可能大家都覺得比較差卻沒人敢把自己想法講出來。」 聽完這個小故事,佳鳳終於露出微笑了,晨世見她不哭也笑了,心想可以好眠了。 佳鳳問:「你怎麼會想出這個故事啊?」 晨世搖頭道:「不是我想的!那次我們挑的馬達被打槍,後來跟怡萱小聊一下,她說她當 PM 這麼久也見過很多類似的情形,不是大家都不敢打破名設計師思維,就是沒人敢違逆主管的意思。但是也有機運的,有時候你的想法不被經理認可並且批的一文不值,但是協理卻認可時,那就敗部復活了,連經理都會在協理面前讚賞這想法。」 想法、創意本身不存在分數,評分者始終是人,而人又會因為環境的壓力影響判斷力。說好聽是妥協、說難聽就是尚書化牆頭草,多數決的結果存在著多數的虛偽。 晨世看佳鳳心情穩定下來,便說:「那我回去囉,早點睡。」 可是佳鳳突然不希望晨世就這麼離開,撒嬌道:「不要走……」 孤男寡女的房裡,這三個字對男人的刺激可真是大,後腦會像是被電到一般,心跳加快……這些症狀都沒有出現在晨世身上!或許是太累了,或許是平常就住在一起已經習慣了而沒那青澀的感覺,晨世只是隱約有著不妙的感覺。 佳鳳嬌氣道:「繼續唸故事給我聽嘛!」 晨世不知道該唸什麼,佳鳳也沒有什麼特別想聽的,只是希望晨世能伴在她身邊而已,聽著晨世的聲音入眠,做個任性小女孩,解放平日的壓力和忍耐。沒辦法的情況下,晨世只好翻了翻書櫃,找到晨曦留下來的「極光駭客」小說,抽了一本來唸給佳鳳聽。 晨世讀起:「而雲飛的內心也昇華了思考模式:當初,那一瞬間,我感受到宇成強大的潛在能力,而讓我一念之差,帶領他進入這個廣大深奧的世界裡。我是為什麼而想教他的?純粹因為他的潛在能力深深吸引我嗎?不對,我的目的,是為了建立一個敵人,一個和自己一樣快速進步的敵人。宇成他,便是我的『對象』啊!親手建立一個和自己一樣強的敵人,然後徹底的打敗他,這就是『對象』……」 一聽見『對象』兩字,佳鳳想到「心儀的對象」,望著專心朗讀的晨世,會是他嗎?但晨世讀著這段卻思考若小說情節真實存在現實中的極光駭客,自己是否有能力成為邊城的『對象』呢? 不知唸了多久,晨世終於把這一集給唸完了。打了個大哈欠,眼皮無比重,轉頭看看佳鳳已閉上雙眼規律的呼吸著,甜美睡臉宣告警報解除,這時床邊的鬧鍾顯示已快三點!真的太晚了,晨世趕緊跑回房裡投入棉被的懷抱。 不幸的,晨世因為太過疲憊,加上鬧鐘沒電未發覺,結果醒來時已經十一點了!遲到,準時上班的紀錄中斷了,十二月的薪金收不到全勤獎勵了。晨世心裡不斷咒罵著「該死的佳鳳」,沒想到昨晚當個好人換來的是自己遲到,佳鳳上班前竟然也不來叫自己起床。 中午吃完飯後,晨世把佳鳳拉到一邊,怒曰:「太過份了,昨晚安慰妳到睡,害我三點才床上躺平,今天早上看我沒起床不會過來叫一聲喔?真是沒道義!」 佳鳳噘起嘴說:「女、女孩子要有矜持啊,怎麼可以隨便進男生房裡?」 晨世噓道:「拜託,你叫我在妳房間唸書哄妳睡時,矜持跑那去了?」 佳鳳傲著臉轉側面道:「一開始是你主動跑來我房間的,又不是我要你來安慰我的。再說,你自己爬不起來就別怪鬧鐘,真正勤勞的人生理時鐘自然會叫醒自己。」 被當了好人再給予一次重擊,晨世生氣的說:「好,走著瞧!」 當晚,晨世趁佳鳳熟睡後偷偷用「房東的權力」打開佳鳳房門,準備對她幹些壞事……把鬧鐘給調掉!晨世邪惡的看著那幼齒臉孔女惡魔,準備早上看好戲。 與昨天不同,今天的晨世一給鬧鐘叫醒便馬上按掉,輕聲走出門外上廁所,穿好衣服帶好東西悄悄打開門再悄悄的下樓。今天比平日再晚了幾分鐘出門,為了就是確認佳鳳沒有在安全的時間內起床,關上大門後直衝機車,努力發動準備衝上汐科。 老天爺似乎不習慣給晨世一點順利的運氣,昨天是鬧鐘出問題,今天是機車出狀況,車子似乎不太好發動,總是油門一摧就熄火。吵雜的機車發動聲擾醒了佳鳳的清夢,驚覺上班要遲到了,趕緊起來,鬧鐘果然被偷偷按掉了。 佳鳳氣呼呼的換衣服帶包包連廁所都不上了,心想:「一定是那個討厭鬼偷偷搞了我的鬧鐘,不能原諒他!」 發車中的晨世蹲下來檢查是否火星塞出了問題,此時佳鳳也從大門衝出來發揮路跑實力往公車站衝,路過晨世身邊時還用包包學陳金鋒揮棒那樣重重往晨世的安全帽打了一下,打的晨世是暈頭轉向。 見佳鳳越跑越遠,今天怎麼也不能輸給佳鳳,既然機車發不動,那就拿出休閒用的腳踏車出來追逐!他衝回住宅裡,把腳底鐵煉解開,變速,踩動! 佳鳳此時已衝到巷子口公車站,恰好一班藍15公車準備離站,一個健步跳了上去。不料今日省道新台五線似乎發生車禍,公車卡在準備上園區的斜坡下動彈不得,眼看就要遲到,車上的乘客都很焦急,佳鳳比別人更急。忽然佳鳳看見後照鏡裡一輛高速行駛的腳踏車來,是晨世! 佳鳳急拿悠遊卡刷卡道:「司機先生拜託讓我在這下車!」 沒等司機答應,佳鳳自己把開門閥往上推,車門打開,把包包甩出去讓晨世為了閃躲重心不穩摔車到路邊。佳鳳跳下來後對著晨世做了個鬼臉還吐舌頭,然後繼續以路跑比賽的態度往汐科園區的方向衝刺。 晨世也不是省油的燈,腳踏車撞歪了不能騎,乾脆用鐵鍊綁在路燈上等下班再收拾,拿出當兵時晨跑三千公尺的精神也往園區衝了!兩個人在公路上你來我往,一個撿起路上垃圾攻擊對方,另一個就拔掉路樹枯枝回擊對方。 幾乎是同一時間衝進電梯裡,兩人喘著大氣,繼續惡眼盯著對方,兩人都不服輸,看看時間待會兒或許只有一個人能刷卡成功,下一個人搞不好刷到卡時就已經打鐘了。兩人之間或許真有所謂感應,似乎都知道對方在盤算著,於是一出電梯便扭打在一起一邊跑一邊阻止對方先刷卡,一路扭打到刷卡機前。 殺紅了眼的兩人只想阻止對方,卻都忘了刷卡才是第一目的,還好在扭打中佳鳳被推到牆邊時卡片剛好飄起刷過去,而晨世被轉個半圈過去時卡片也從讀卡機前劃過,但彼此都沒注意到,甚至門打開了還一起跌進了辦公室裡。鐘聲響起,兩人這才意識到上班了,但畫筆在眾人面前描繪著一幅男性壓倒女性的圖像,更糟糕的是這一幕被佳鳳的主管亞博泰給瞧見了,尷尬的兩人馬上推開彼此。 佳鳳跑回座位上,害怕的想:「完了完了,給亞博泰看見等一下不知道又會罵我什麼。」 晨世跑回座位上時,承憂勉強忍住笑意拍了拍他,晨世只能苦笑,他不想也沒辦法做出任何解釋。兩位年滿二十歲的男孩跟女孩,成熟一點好不好? 總經理室裡,莉君正和父親爭執著她和邊城所主導的「電容槍式婦女安全防衛器」開案問題,但鍾總只能搖搖頭對女兒說抱歉,審核人馬最近換上一批郭派人士,似乎有意要擋下莉君及一些人的提案。莉君帶著怒氣,把門重重關上後拖著憤恨的步伐離去。外頭的天空陰陰的,天氣已開始轉涼,鍾總將窗戶推開,一陣冷風帶來冬的宣言。總經理室裡電話鈴急響,鍾總接起一聽,臉色一變。 掛斷後,鍾總立即撥私人手機給邊城道:「緊急情況,立即把你在私網上的裝置拆掉,我收到消息,Jerry要派人查線。」 對邊城來說這可是比研發工作更重要的第一優先,顧不得正在暗房跑校正的 PACS 螢幕狀況如何,邊城立馬爬上去推開天花板將裝置拆下。不巧,生氣的莉君這時候跑來找邊城,晨世和莉君說了邊城位置後莉君便進了暗房裡,晨世也偷偷尾隨在後,想瞧瞧暗房裡的孤男寡女會做些什麼。 莉君一堆開門便氣道:「邊城,走啦,我們去給那些審查者看看你的實品有多威!」 拆到一半的邊城趕緊把天花板關起來再從桌上跳下來,待莉君拉開黑幕的簾子時並沒未發現有異,但裝置只拆了一半而已。假裝在調光學儀器的邊城心裡還在思考要怎麼應付這位大小姐,莉君卻一把挽住邊城的手往外走,連一點抗拒的機會都不給他。 邊城道:「等等,現在是上班時間,去散心不好吧?而且校正還在跑……」 莉君氣呼呼的說:「那種事情不重要啦,反正你主管問了我會叫我爸幫你擺平。」 出來暗房時恰好見到了跑來偷窺的晨世,既然晨世知道這個秘密,邊城便乾脆讓晨世代替自己把剩下那一半拆完。和莉君借了二十秒時間跟晨世簡單交代一下工作,明著說暗房裡的校正步驟,實則暗示私網的裝置拆解步驟。 晨世似乎察覺不妙,看著邊城被莉君拖走的背影,以及方才邊城語氣上的急迫,他知道必需馬上幫邊城解決這問題。雖然跟自己無關,可是畢竟跟邊城之間還有交換秘密在,這個忙是非幫不可了。晨世走回暗房裡,校正機器還在跑,他小心的爬上工作桌推開天花板,按著邊城告訴他的步驟繼續把線拔起,將裝置扣夾解開,把接頭復原。 今天來光顧暗房的人還真多啊!身為 PM 的怡萱很關心即將到期的案子,跑來視察校正的結果,卻找不到測試工程師的晨世也找不到軟體工程師的邊城,問了問晉安後說可能在暗房裡,怡萱便悄悄靠近。 作為一個 PM 當然接觸過很多工程師了,也知道什麼地方可能出現什麼狀況!像暗房這樣冷氣強烈又與外界隔絕的空間,沒打開門拉開簾幕是看不見工程師在裡頭做什麼的,過往她曾經抓過好幾次工程師在偷懶,分別有在玩牌的、在睡覺的、在跟閃光做……注入實驗的。靜靜的推開門,偷偷把簾幕拉開一個縫往裡頭一瞧,晨世正推開天花板往裡頭搞東搞西?這還是頭一次見到。 同一時間,郭董也帶著一位黑衣工程師往暗房這裡來。鍾總的情報沒錯,查線已經開始了,而且是由郭董親自帶人實地作業。 怡萱伸出兩隻魔爪朝晨世的下腰間攻擊道:「抓到你了!小淫賊在做什麼?」 正要把裝置拿下來的晨世聽見「抓到」二字身體又被紮實攻擊到了敏感部位,一緊張突然就站不穩從桌面上往地板摔,順向把怡萱壓到了地上去。還好緊急一拉簾幕做成緩衝,晨世沒有太粗暴的對待怡萱,只是兩個人疊合在一起四目相覷仍舊非常尷尬。 這一幕,被郭董完完全全收錄進腦海,怒問:「你們一男一女在暗房實驗室裡貼在一起做什麼?」 晨世趕緊把裝置藏到身後並回曰:「不、不是,我們正在跑螢幕校正,結果我不小心勾到電線所以摔倒了,然後又不小心壓到怡萱身上。」 怡萱也是滿臉怒紅又氣又羞的解釋:「Jerry,你知道我的為人的,我怎麼可能跟這個淫賊白目低能兒在公司做這種事?」 淫賊!?白目!?低能兒!?這就是自己在怡萱心目中的印象嗎?晨世受到這七個字的打擊似乎比被郭董撞見這誤會更大。 晨世回頭看了一下螢幕,邊城的校正軟體報告輸出,全部PASS,趁機向郭董解釋剛才的作業情形,以及螢幕通過測試的好消息。怡萱見到那畫面也鬆了一口氣,一來有個正當理由脫身,二來今天來催進度的目的也達到了。郭董問了一下兩人還有沒有測試要跑,兩人不約而同拼命要頭,郭董便請他們把儀器跟螢幕搬出去後緊鎖房門,暗房暫時不准其他人使用。 郭董指著天花板向那位工程師道:「等等查一下天花板裡編號BY12的網路,推開天花板後……等等,天花板是打開的?」 感覺到了不對勁,郭董馬上跳到桌上往天花板裡探頭,又想到剛才在暗房裡那陣騷動,吳晨世……莫非是吳晨世在動手腳?而且剛進來撞見兩人時晨世好像在藏些什麼的不自然動作也讓郭董感到不對勁,他趕緊要工程師查線,並且仔細思量一下吳晨世這個人。 郭董立即打電話給人資主管刁家靈,語氣急迫又不安,道:「Julin,快幫我把一個員工的資料全部調出來寄到我信箱,吳晨世。」 刁家靈從郭董語氣解讀出了這事兒不太尋常,立即調出相關資料整理後寄到郭董信箱。 郭董趁著工程師查線的同時,巡查了一下特規產品研發部,一踏進去便先瞧見亞倫正趴在桌上打瞌睡,而晨世則和承憂聊天說笑。 相當不爽的郭董對著全部門咆哮:「他媽的你們特規是很閒嗎?工程師不是在睡覺就是在聊天,你們知不知道你們KPI 積分只是及格邊緣?」 薛迪克連長一聽見司令訓話,嚇得跳起,承憂和晨世馬上安靜下來,盧凱士則趕緊搖醒似乎做著好夢的亞倫。 薛迪克深吸一口氣對睡眼惺忪的亞倫道:「想睡覺就去洗把臉。」 郭董怒斥薛迪克:「洗臉……小心我把你整個部門洗掉!你們部門到現在都還賺錢,研發特規產品的經費太高了,如果還能請工程師來睡覺,我看你的預算要檢討一下。」 說完便擺著架子離開,留下一整個結屎臉的薛迪克搖搖頭回座位。承憂跟晨世到亞倫身邊狂笑,盧凱士也偷偷抿嘴敲鍵盤。 亞倫打個呵欠摸摸頭道:「搞什麼鬼,剛好我趴下他就剛好出現……」 大樓外面,莉君帶著晨世到可以看見火車的咖啡看台坐下來聊天。 莉君抱怨著:「這些人都不正視我的提案,上次他們認為不可行,但是這次運用你都做出實際成品的設計還是被打回票,有人說不實用,有人說成本高,還有人說什麼可能違反槍砲彈藥管制條例……理由一大堆,就是不想讓本小姐的設計案過關。」 看著氣呼呼的莉君,邊城輕笑一聲安慰道:「別這麼難過,妳父親的案子又何嘗不是困難重重?雖身為總經理,但是只要郭董壓在他上面,他能獲得的權力就只有郭董給予的而已。你父親以往著重在產銷那塊,是副總帶隊跳槽後才有大量機會接這一塊。沒有權力,想做什麼都不行,等你的父親主導維達科技就不一樣了。」 對此,莉君認同道:「我也知道,那些以前到現在追求我的人又何嘗不是看中這點,想攀關係或等到父親真的接下乾爹棒子。其實如果我和乾爹說,也許會過關,但我不喜歡那樣子,我想用理性的言論說服他們那是可行的,若要靠權力那也是靠自己而不是乾爹。也許有一天乾爹會交棒給父親,但不知道還要多久。」 邊城望著一列疾駛而過的太魯閣自強號,道:「也許……不會很久。」 或許邊城內心也是可憐這位天真的大小姐吧!莉君不知道鍾總讓自己進設計部的最大原因是過去郭董鮮少讓鍾總碰創新設計這一塊,均交由副總處理,所以鍾總為了培植他切入這一塊的力量,順女兒的興趣讓她進設計部擴展自己勢力,雖然他最終希望的是女兒能成為他打下江山後的管理者。 董事長室內,郭董翻了翻資料,暗笑:「哼,鍾代偉,掩飾的很好嘛,任用吳晨世這個沒什麼資質延畢加打混的傢伙,一切條件背景都不會讓人懷疑,甚至一併錄用了葉邊城來混淆視聽?但是葉邊城幾乎準時下班,根本沒時間在公司搞。我不會上你當的,我要盯死吳晨世!」 好像出現了什麼天大的誤會,晨世的地獄苦難即將展開...待續 幕後畫面! 晨世:「裝置還你!」 邊城:「怎麼……摔壞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