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If(Boy.Value == "宅"){
Boy.InHouse = True;
Boy.Out = False;
}
  • 134824

    累積人氣

  • 3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爆肝無雙工程師018聖誕夜的寂寞人

018聖誕夜的寂寞人 晨世點開了余茹敏的郵件,一封聖誕底圖加上背景音樂的可愛郵件,看了一下收件者名單寄給了許多人。自從國中畢業後,晨世封閉自我,便沒和同學再開過這種派對,直到筱唯和社團活動之後才參加過,但那也是大學末期的事了。讀到一半時,信箱又閃動了第二封郵件,是成美娟的回信,當然也是回給所有收件者,原來莉君打算出錢包場KTV 派對。 參加這種活動最怕的就是遇到一堆自己不熟的人,好在檢視了一下名單,亞倫、邊城都在列,筱唯和佳鳳也是與自己熟識之人,如此無憂。決定參加,晨世爽快回信。 回完信不久,只見蕭堂牧帶著恨意、麗育帶著怒氣抱著一台電腦殺了上來,一看見晨世就把對邊城態度的不滿全傾倒在晨世身上,看樣子換晨世來幫他們擦屁股了!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們不懂得裝 .Net Framework,不過這事不是該找資訊部門同仁支援較適當嗎……算了就當做善事,反正這對晨世已經不是什麼難事了。 蕭堂牧看著晨世的動作驚訝問:「就這樣?只要去這個網站下載再安裝完可以跑程式就是確定完成了?」 晨世有些傻眼,問:「不然……你覺得要怎麼樣才算完成?」 蕭堂牧拍拍晨世的胸口道:「你果然比邊城友善多了,就這麼簡單的事,他連幫都不幫一下只用嘴說說就跑掉了。」 晨世心裡卻想:「這麼簡單的事,你聽完他說的也應該會做才對吧……」 不過這也不能全怪TOM,畢竟他是產線人員,最怕的就是生產時問題出在自己身上,就算如此簡單的安裝步驟他也要假工程師之手進行,至少未來出包時可以立即撇清責任。能在維達科技的工廠打混這麼久,該保護自己的措施他是一樣也不會漏做。 麗育問起:「葉邊城都這麼沒責任感嗎?只顧著時間到就跑掉?」 晨世卻道:「不……在我眼中他是一個非常有責任感的人,就是因為太有責任感,所以堅持在下班前準時完成當天的所有工作並準時下班。與其說他跑掉,不如說他堅持著每日都不拖延時間,其實在這裡加班的人有些也只是做做樣子給上面看。」 蕭堂牧聽了搖搖頭道:「他這樣得不到Jerry 認同的,這是Jerry 最討厭的一種工程師。」 然則麗育聽了晨世的解釋後,反而對邊城產生了好奇心,在產線工作這麼多年從未見過一個工程師是如此的。維達的工程師們無不為了分紅多一點而在能討老闆歡心的工時上交出一列漂亮的數字,但邊城卻不從此道,反其道而行的結果在公司能生存下去嗎?再加上先前問起他興趣一事,只覺得這個傢伙似乎和自己認知是完全相反的一個人。 不一會兒,余茹敏又回了封信給晨世確認,並交待當天參加派對要帶禮物,八卦的TOM 馬上捕捉到了這個聖誕派對的消息,令晨世有些尷尬,這信來的真不是時候。 蕭堂牧看了一下收件人,略帶生氣道:「好個茹敏,平常待她不薄,要開聖誕派對都不找的啦!晨世,你電腦借我一下,我直接回信給她說我也要參加。」 沒等晨世答應,TOM 雙手已經游移在鍵盤上了,而且這回信還是以晨世的名義寄出去的,萬一余茹敏本來就不想邀請TOM 那自己不是成了罪人嗎?成了罪人不打緊,重點是不能成為一個讓所有收件者都知道的罪人啊,TOM 回的信完全沒打算刪掉那些多餘的收件者,晨世想阻止時已經來不及了,信件廣發出去,晨世只得嘆氣一聲。 回頭看了一下,晨世發覺麗育眼神似乎也有所想,問:「麗育,要不要一起參加?」 然麗育卻輕輕搖了下頭回曰:「不了,沒空。」 落莫的眼神中晨世讀出了奢望之感,麗育並非真心拒絕,背後一定有什麼故事。 當晚,工廠順利從夜班人員開始生產起左光醫院客製案螢幕,接下來完成燒機測試程序確認每台螢幕正常後便會包裝出貨至高雄左光醫院,只待客戶簽收便算結案。接下來的日子裡,蕭堂牧經常藉故找邊城的麻煩,一下這裡有問題、一下那裡出狀況,但邊城都輕鬆的解決掉,並繼續堅守準時下班的原則。 不過天天去工廠報到對邊城來說並不是什麼壞事,因為他總是能在麗育的報廢料件區中找到自己的寶物,就好像小孩子翻垃圾堆撿取自我感覺價值高昂的東西一樣興奮。麗育每每看著向自己「領料」的邊城那表情就覺得他很可愛,但處事風格實在不討人喜歡。 星期三下班前,麗育對邊城說:「想要什麼今天拿完喔,明天我休假,想跟明天那班的領料可沒這麼好說話。」 邊城好奇的問:「妳們是輪班制的?」 麗育點頭道:「是啊,我們是從八點做到八點,十二小時,通常是做二休二,不過趕工的話也可能加班變做三休一。」 年底是趕出貨的旺季,看蕭堂牧作為一個朝九晚六的正常班工程師還要天天加班忙到晚就看得出來這批生產的螢幕對公司獲利的重要性,畢竟這是屬於高單價高利潤的醫療級產品。 當晚,鍾總突然有事召邊城至自己家中密會一小時,並交給邊城一封秘密文件與光碟。會後,莉君和邊城談起明晚聖誕派對一事。 邊城一口回絕道:「我沒興趣,而且我還有其他事要做。」 被打了一槍的莉君仍不放棄,繼續說服:「可是晨世他們也都要去玩啊,而且又不花你的錢,你每天都準時下班那裡有什麼事要做嘛,陪本小姐去也不行嗎?」 邊城道:「總之我沒辦法去,妳自己玩的開心點。」 莉君嘟起嘴生氣道:「好啦,隨便你啦,你走啦!」 邊城右手一揮背對著她說:「不用妳說我也要走了。」 何以邊城突然對莉君強硬回絕?原來鍾總方才交待了一件重要的事,是來自暗處的威脅,明晚七點半至八點半將會透過光碟內的通訊軟體與鍾總對話。軟體是特別設計過的,為了避免曝露真實位置並保護對話內容進行加密而特別設計了一個專屬協定通訊軟體,邊城的首要工作就是尋找破解之道,同時明日幫助鍾總找出對方,雇用駭客果然還是有很多好處的。 回家路上,想起自己臨時被叫來鍾總家還未吃晚餐,邊城路過夜市打算在這解決。不巧,今晚下著小雨,露天的夜市有點冷清,但這種淡淡的溼與黑夜與零星路人卻營造出一種很不錯的氣氛。偏偏這世上就是有人喜歡打破美好的氣氛,一廝急促的喊叫聲與一個快速奔跑的人影劃過了這條小巷。 一女聲大喊:「搶劫啊!」 前頭,一男子左拳緊握著什麼快速奔離現場,沒人來得及攔住他。 說時遲那時快,邊城順手掏出口袋中的電容槍,瞄準了強盜射出,擊中右腿,只見那強盜又麻又痛的在地上翻滾兩圈還想帶爬離開,邊城馬上與眾人合力制服這傢伙。 女子拿回強盜手上強搶的鈔票後感謝道:「真是謝謝你,太感謝……疑!邊城?」 邊城低下頭一看,才發現那人竟是麗育! 邊城點了份蚵仔煎與滷肉飯,帶到麗育的攤子上與她邊吃邊聊,為了答謝邊城相救,這一頓餐錢就由麗育請客了,同時就和被救的莉君、晨曦一樣,把玩研究起那把電容槍。理所當然,邊城也好奇問起為何麗育在此擺攤。 麗育低下頭道:「我本來住中壢,父親欠債房子抵押後我們家就到處流浪,高職畢業後我也沒辦法上大學,所以我和母親離家到汐止。我在維達科技找份作業員的工作,但還是不夠還家裡的債與開銷,所以我晚上也會在夜市擺攤賣東西增加收入。」 原來也是一位苦命人,邊城打量著這個攤子,不過是一個折疊架和兩卡皮箱,上頭用老舊的手電筒燈泡當照明,在夜市裡一點兒都不顯眼,賣的飾品更是暗淡無光,這樣怎麼會吸引客人上門呢?麗育也承認自己生意不好,但又沒辦法花大錢和大電費去買高亮照明。 邊城看了臨近攤位後眼神一亮,道:「要用低成本解決照明問題不難,在妳那裡領的廢料正好可以派上用場……」 突然警鈴聲大做,警察來逮捕強盜,邊城為免電容槍惹麻煩加上要研究光碟內軟體便迅速離開。麗育還沒搞清楚邊城在說什麼,滿頭霧水,連再見也來不及說,但這也更加深了麗育對邊城濃厚的好奇心。 隔天晚上,聖誕夜,不只邊城準時下班,每個人都在六點半左右便離開公司,他們的目的地是莉君預先訂好的KTV 派對包廂。晨世因為要等徐航利送回的一份系統整合報告待的稍微晚了一點,趕到包廂時正好聽見晉安跟政和在唱著一曲「港都夜雨」。 才剛進門,成美娟就伸出雙手向晨世索取禮物,並且檢查確認了包裝合乎他們計劃。原來這是一個遊戲,美娟設計讓大家用維達科技多餘的小裝置包裝盒把禮物裝起來,大小限制要能塞進這個盒子裡面,然後在盒蓋內側寫上禮物要給誰。彼此的禮物都長得一樣,所以不會知道是誰送給誰的,進門時將盒子放入一個黑布袋中並在活動尾聲時公開每一件禮物。 晨世見承憂一個人坐在角落喝果汁便坐其身邊,問:「幹什麼一個人躲在這?不去點歌?」 承憂只是靦腆一笑答:「不用啦,我在這就行了。」 亞倫帶著酒精飲料也坐到承憂另一邊,道:「晨世,這你就不了解了,承憂是不輕易出鞘的寶劍,所以一定要你幫他點他才會唱。」 晨世便說:「沒問題啊,我馬上幫你!」 承憂趕緊拉住晨世,看得出來在這麼多人場合裡要承憂開口是件困難的事。晨世探索了一下,發現佳鳳也沒什麼跟人互動,大概這裡都是她不熟的人居多吧,於是主動過去解圍。 晨世問:「喂,你們部門沒有人來喔?」 佳鳳冷眼一回:「我不是人啊?」 晨世看她態度不是很好,道:「幹嘛這麼兇,沒人緣也不用出氣在我身上啊!」 佳鳳撇著嘴道:「我是覺得你那位同事真是混蛋,你看莉君一個人悶悶的坐在那兒。」 晨世這才驚訝的發現,原來今天最孤獨表情最不快樂的竟然是主動提及要出錢辦這場派對的莉君!這是怎麼回事? 佳鳳回曰:「還不是葉邊城的關係,他竟然對莉君打槍。」 晨世此時才注意到邊城沒來,沒想到邊城竟然在莉君約好後才回絕了邀請,同為女人又是好姊妹的佳鳳感覺真是過份至極。嗨翻天的場子裡不需要他們的助興,兩人走到莉君身邊陪她聊天解解悶散散心,怎麼也料不到堂堂總經理家大小姐竟會是聖誕夜的寂寞人。 那個負心漢葉邊城在做啥呢?此刻,正監控著鍾總與神秘人的交談。 神秘人語:「鍾代偉,這幾年你很風光,現在可是堂堂維達科技總經理了,但是你應該不會忘記這條路上踐踏過多少人的鮮血吧?」 鍾總回:「你有什麼話就明講,我是不會受你威脅的。」 神秘人語:「我們都理解,郭建瑞再過不久就會交棒,他沒有繼承人,但你女兒已經被他認作乾女兒,你對維達的掌握也是權力核心最高的,維達總有一天會到你手上,所以我只要你把當初欠的債連本帶利還回來,跟你談一筆生意……」 鍾總陷入思考,而邊城利用逆向trace 到跳板電腦,殖入木馬後繼續逆向追蹤來源。 鏡頭拉回派對包廂,這場聖誕派對的計劃源頭始自余茹敏和成美娟為了幫筱唯製造機會而起,兩人便開始了她們的行動。 派遣三人組走到莉君身邊道:「大小姐讓我們的派對計劃比原先所想更完美,今天真的很謝謝妳招待喔。」 莉君強顏歡笑道:「本小姐那有那麼了不起,節目設計是你們的功勞。」 此時成美娟故意用其強壯的肉體把晨世擠到邊邊去,並說:「喂,吳晨世,你看大小姐對我們多好,我們應該來敬她一杯。」 余茹敏則從另一側包住佳鳳並說:「喂,幫我們倒幾杯飲料過來啦!」 晨世傻眼,問:「為什麼是我要做?」 成美娟故意擺出臭臉說:「你是男生耶,那麼小心眼,跑跑腿又不會死。」 余茹敏亦附和道:「對呀,幫我們淑女們服務一下,我們要跟大小姐聊天,佳鳳,妳說對不對?」 佳鳳雖不明究理,但女人站在同一線這理由便足以支持。 晨世搖搖頭苦笑,也罷,反正沒有她們今晚也沒這派對可參加,就當做善事了。要拿來六杯飲料倒也不是什麼簡單事,一個人畢竟只有兩隻手,美娟此時使勁向筱唯眨眼。 筱唯雖然有點害羞,仍起身跟在晨世身後說:「那個……晨世我來幫你好了。」 晨世鬆了口氣道:「謝啦,筱唯果然體貼,那像某人喔……」 邊噓邊看著佳鳳,晨世這口氣可真酸,佳鳳聽了可真不爽,下巴一抬撇過頭去。那酸味,既是來自晨世針對自己,又像是自己嫉妒晨世誇讚筱唯,矛盾的情素在佳鳳心裡產生著一波一波顫動,尤其看見晨世和筱唯有說有笑的離開包廂時更是如此。 等待飲料裝滿的時間,筱唯問:「現在應該比較習慣公司的文化了吧?」 晨世點點頭說:「熬過去囉,雖然我一開始就知道這麼糟。不過除了那些爛制度外,其實還是有覺得學了很多自己原本沒想到的東西。好奇怪,不管是在學校還是在這裡,我都覺得妳存在的地方會改變我的人生觀。」 這句話令筱唯不知如何回答,只是傻笑的問:「不是我改變你人生吧?」 晨世趕緊搖頭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妳別誤會。」 是誤會嗎?在獲得澄清的答案後反而令筱唯有些失落。 晨世突然轉了個充滿恨意的表情道:「跟妳比起來,我覺得佳鳳那個衰女才叫改變我的人生,真不知道認識她是福是禍……」 女人的直覺,在這一刻刺痛了筱唯,簡單的一句話和一個表情,卻清楚的傳答一個訊息給筱唯,她很清楚晨世心裡的變化是為什麼。該哭嗎?不,還沒有宣告自己失敗吧?至少在結果出現以前,都還有努力的空間,雖然她知道那已經是一段遙遠的距離。 筱唯道:「是福是禍其實都是看自己,就像你覺得遇到我的地方會改變你的人生,如果你覺得那是好的,那我對你就是福。」 筱唯這番話頗玄,但晨世又覺得那是基於彼此友誼想提醒或指導自己什麼,畢竟筱唯的職場經驗比自己深,或許有什麼見解?遂問了問筱唯該怎麼去分析。此刻,筱唯內心掙扎著,她要回答一個公平的答案,還是一個對自己有利的答案? 想了想後,筱唯回曰:「你應該對她好一點,說話溫柔一點,那就能試探出真正的心。」 聽此言論,晨世不得不拜服,讓敵人鬆懈心防這招可真高,而晨世內心似已經盤算起如何實行。好像……晨世誤解了筱唯的意思? 回到包廂後,筱唯臉上也浮現一種落莫感,就好像莉君那種失落的神情。這是怎麼了,明明該是快樂的聖誕夜,怎麼一個一個都悶悶不樂?成美娟和余茹敏馬上帶著筱唯坐到另一邊去假裝點歌,實則問問方才情形。 晨世坐下後,本想隨便置下佳鳳那杯飲料,但想起方才言談,突然轉了個溫柔的表情,慢慢把飲料遞到佳鳳邊前雙手俸上,這令佳鳳感到訝異,但看見晨世那番溫柔的微笑,好像把自己溶化了,強忍羞赧,裝起淑取樣以左手撐扶杯底小口飲下並道謝。 聽見佳鳳向自己道謝,晨世內心大震撼,這可不像平日的她啊!內心不得不再次拜服筱唯的策略,這好比駭客入侵主機的開端啊,待進了主機後想取得什麼資料還不簡單?對佳鳳來說,那……的的確確是被入侵了,只是兩人所想的有著落差卻不自知。 與此同時,鍾總那邊也完成了對話。 鍾總最後決定道:「我拒絕,我不會照你要求的去做。」 神秘人回言:「那真是遺憾,你很快會知道你將付出的代價。」 言畢,斷線,鍾總馬上問了邊城追蹤情形,邊城直言其最後可溯之浮動 IP 位置應為台中市,但對方平台防火牆甚巨,無法攻破。提及台中,鍾總似乎想到了些什麼,但沒和邊城多講,只言其可歸。 道別鍾總,邊城摸摸肚子該吃晚餐,遂來到與前日相同之夜市,口袋裡還帶著一串自製之LED 照明燈串,那是從麗育的廢料板子拆零件組成的。買完餐點,邊城走到麗育的攤子前將燈串遞出,並改接期原先弱光燈泡之電池,瞬間白光LED 照亮了兩卡皮箱,那照度讓麗育興奮不已,飾品光澤全像活了過來。 麗育開心的說:「謝謝,這是你自己設計的電路嗎?好厲害喔,比隔壁那些還亮!」 邊城邊咬著滷味邊道:「我需要妳這樣長期照明測試,看看在如此電流下LED 的光衰和壽命變化,過一陣子我會再來這檢查。」 邊城一貫的不多言,說完該說的做完該做的便轉身離去,酷酷的背影令麗育著迷,到底這個人是個什麼樣的人?麗育真是越來越猜不透了。雖然LED 是冷光源,但這仿如聖誕禮物的降臨,卻是無比溫暖了麗育在這寒夜的心。 回到包廂裡,隨著收尾,到了眾人期待的拆包之夜,主持人成美娟一盒一盒的拆開來。這最大的樂趣便是沒人知道是誰送的,也沒人知道自己會收到什麼。當然,一定會有一些苦主一包也收不到,也會有些幸運兒收到好幾包。 面對這種情形,當然也會有作弊者啦!政和與晉安一看便知互送,相同狀況也出現在亞倫跟承憂身上。不過也出現了意外的情形,沒來的邊城和晨世竟然被唱名兩次,而筱唯和佳鳳卻一包禮物也沒得到。 晨世收著自己禮物有些訝異道:「我原本以為跟邊城會互給的,結果他沒來我還收到兩包喔!」 既然邊城的其中一包是晨世給的,另一包不用說,知道的人都知道。至於晨世的兩包來自那兩個人,筱唯和佳鳳心底都有譜了,但這不意外的結果,讓兩人假似站在一道水平。 對晨世的爭奪戰,會檯面化嗎...待續 幕後畫面! 莉君:「跟一群人卻過了個寂寞的聖誕!」 麗育:「雖然只有一個人卻是最不寂寞的聖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