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駭客

關於部落格
If(Boy.Value == "宅"){
Boy.InHouse = True;
Boy.Out = False;
}
  • 13204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爆肝無雙工程師019左光醫院的刁難

019左光醫院的刁難 十二月二十八日,星期一,二零零九年的最後一週。前週的例行會議上報告了那批螢幕順利產出包裝送至左光醫院的消息,現在只等院方驗收,特規部的成員們緊接著要挑戰的下一個任務便是短距離圖文傳輸系統的雛型系統開發。 在科技業,當你以為解決了一個案子轉而努力下一件案子的時候,經常會有人來潑你一盆冷水。舊的不去,新的照來,在原本該是全力研發的時間中,你會同時背負著要解掉舊案子突發issue 的責任,而且整體的排程是不會因為突發狀況而改變的,你所能做的就只有加班爆肝去解決它。 星期一總是使人倦怠,一想到接下來要待在這死氣沉沉的辦公室四天,晨世就打了個呵欠。忙不完的測試,設定完A 機器開始跑校正,馬上要對B 機器的狀況做分析,沉悶、枯燥,其他人也都在忙自己的事,若是此時來個美女陪他聊天解悶那該有多好? 上帝聽見他的心聲!一年輕女子走來道:「不好意思,你是特規的工程師嗎?」 酥酥麻麻的娃娃音把晨世從昏沈中喚醒,他睜大眼睛一看,眼前這女子可令他驚為天人!褐色長髮落背,前額瀏海集中至鼻上,兩側髮長及肩,兩頰豐潤,尖臉細眉,眼珠晶瑩剔透,眼影腮紅恰到好處,身材有E 杯且腰瘦腿長。身著白底黑邊短袖裙裝,夾心狀小耳環,配上絲襪與黑色高根鞋,看上去約二十六歲,真是辦公室裡最搶眼的一朵花。 就在後頭,薛迪克與徐航利以及另一名陌生男子面容憂慮的彼此交談著朝著晨世走來,美女帶來的或許不是幸運,晨世嗅出一股不妙之感。陌生男子理短髮西裝頭,戴金邊眼鏡,眼神透露著商場老練,身型具瘦長感,著米色毛衣,白底灰線襯衫,深灰色西裝褲加黑皮鞋,看上去年約三十六歲。 徐航利走來劈頭便問:「Chance,你當初在測左光這一批螢幕的時候,它的校正正確率是符合醫療規範的嗎?你有沒有和其他大廠像是 EIZO 的螢幕比較過?」 晨世馬上回應道:「當然有!那個時候除了跑這些螢幕外,也要跑其他螢幕同項目測試做對照,不然我每天加班到那麼晚做什麼?都是在等校正器跑完啊!」 薛迪克聽完後說:「啊不然這樣,來開個會,到會議室裡面去。」 沒錯,業界遇到issue 時的第一反應:開會,再次登場。 薛迪克找來當初的開發成員,以 PM 怡萱和機構佳鳳,針對左光醫院這個問題進行探討。 陌生男子待大家坐下後便使用他那帶點磁性與顫抖的喉音道:「大家好,可能有些新來的不認識我,我是姜淼生,你們可以叫我 Milson;在我旁邊這位美女是韓又黎,Yuri。我們是營運中心的同事,我是FAE,她是業務,這次賣到左光的單就是我們負責的,但是現在這批螢幕發生了點問題,他們的驗收單位說驗不過!」 接著姜淼生把左光醫院傳來的測試報告放在桌上給眾人看,原本灰階項目中應該過的項目出現了三項 FAIL,Barton課長立即指示晨世架設一個相同的環境,從庫房裡搬出先前出貨的這款螢幕做相同的測試看看。 會議上,特規的工程師們開始討論這個問題,有人認為是工廠生產問題,也有人認為是左光醫院的測試方式有問題。 姜淼生聽完各方說法後問起史迪文:「客製化給左光之前,原型機的韌體是你寫的?」 史迪文想了一下後點頭道:「呃……對啊對啊。」 姜淼生又問:「把相關規格轉移給晉安的時候,你只有給 code 沒有相關說明文件?」 史迪文又想了一下點頭道:「呃……對,沒有。」 姜淼生再問:「那有沒有可能是你原本就有問題?你要不要查查看是不是問題在你當初的原型就有,只是當時沒有測這個項目。」 天啊,這個洞挖的也太深太遠了,不過FAE 的本職就是協助客戶解決問題,回過頭來質疑自家工程師也是很正常的,因為他的績效是看幫客戶解決多少問題,而不是幫工程師掩護多少問題。 史迪文一臉驚慌樣但故作鎮定,道:「這個……我回去查查看。」 姜淼生又道:「這個案子非常急迫,星期四就年尾了,跨年前一定要搞定,不然就是我們的問題。」 不同於會議室內的焦急,外頭的晨世從容組起螢幕,這幾個月來拆拆裝裝他已經非常習慣線該怎麼接功能要怎麼調,很快的複製出一套相同環境,並且架上 CA-210 光學測量儀進行測試項目。 韓又黎這時走來貼近晨世道:「哇,好精密的儀器!」 那宛如天籟的童音觸碰聽覺時,身上的體香也觸碰了嗅覺,晨世面對如此美女與自己貼身半蹲,突然害羞了起來,但又黎看似對這東西挺感興趣,不斷和晨世問問題,晨世也樂的向她解說。歡樂的時光過的特別快,以往枯燥等待測試跑完,現在卻反而希望測試別這麼快跑出結果,最好是測試到一半突然當機,讓時間停止在這一刻。 薛迪克和眾人從會議室出來後看見同樣的測試項目在這裡是 PASS,無法複製出相同的結果來,姜淼生眉頭一皺,走到辦公室外打了幾通電話,回到辦公室時與薛迪克交頭接耳。 晉安等幾名資深工程師交換了一下意見,認為有可能是內建式小瓢蟲出了問題,因為校正器的目的是當螢幕色偏時校正回來用,若校正器有問題,則校出來的色彩與灰階也有問題。工廠出貨時雖然會對校正器做歸零也會檢查螢幕初始色偏,卻不會驗證校正器校正出來是否正確,畢竟這等於跑兩次校正,實在太費工時。 結論出來了,晨世得到一份驚天大禮:明日下高雄! 晨世張大著嘴問:「什麼?我沒聽錯吧?要我帶著機器下高雄?」 姜淼生微笑點頭道:「是的,晨世,明天我搬 CA-210,你搬一台螢幕,然後隨身碟裡帶好要用的軟體,我們三個下高雄去跑一次給左光醫院看,你順便看看那一批螢幕是出了什麼狀況。畢竟能現場搞定是最好,整批要再拉回來工廠那多麻煩,被Jerry 知道肯定又要被盯了。」 三個?原來韓又黎也要下去,身為螢幕銷售業務專員這是自然的。聽見了能與韓又黎同行,晨世仿佛把這出差當成下高雄玩一趟,一掃早上進辦公室時那無力倦怠,開始期待起明天的行程。預定是搭早班高鐵,所以晨世得先把明日要用的東西帶回家,隔天直接帶去火車站。 星期二的早晨,晨世的心情顯的特別愉快,尤其前一晚被佳鳳投以羨慕的眼神,還拜託自己帶回一些高雄名產,真令其大開一心。晨世前往汐止火車站搭電車至台北車站與之會合,三人各自買了分開的座位,自據一方好在車上補眠。一小時四十分後,左營站到了,三人乘計程車到左光醫院後,韓又黎領著他們前去醫院資訊室,也是存放這批螢幕的地方。 一位滿頭灰髮略顯老態的放射科主任見他們來,便指著桌上已經熱機完等待他們的螢幕,姜淼生命晨世架起設備實地跑一次,晨世以自己平日的測試方式跑了一遍,測試結果依然未過。為了確認不是這台電腦主機或顯示卡的問題,晨世又把自己帶來的螢幕接上去跑一遍,流程結束後項目竟然是通過的,顯見問題出在這批螢幕上。 晨世向淼生道:「應該是符合他們的推論,這批螢幕的小瓢蟲可能有問題。」 淼生皺起眉頭想了一想,把晨世拉過來微笑對起道:「你想個辦法,調整一下你的測試方式,像是調整級距或色階,看能不能改善一下這情形。不能過沒關係,先求改善。」 晨世聽見,傻掉,回曰:「這怎麼可能?如果是校正器有問題的話,那要拿回去請晉安或史迪文他們處理;如果是要改校正程式的話,也要邊城來;如果是硬體的話,那也要整批運回去才能處理吧?」 淼生卻道:「記得我昨天說的嗎?不要整批拉回去,盡量想辦法在這裡解決。我跟Yuri會拖一下,你想個辦法弄。」 這處理方式晨世真是聞所未聞,但也算開了眼見,似乎淼生想要請他們去吃一頓中餐,莫非啟動應酬路線?但見韓又黎已陪起笑顏,原本表情死板的醫生們見了那天使的笑容也跟著笑開了,商場上的手腕果然不同於研發中心,是另一門專業。 一個下午過去了,晨世調整參數雖然略有改善但無法卻切問題點。想到來了高雄卻不能出去玩,得在這醫院裡勦殺腦汁,就有種失落。入夜的高雄是迷人的,對這夜的都市而言現在才揭開它的面紗,晨世只覺得可惜沒個機會好好欣賞一番。 不,機會來了!錯鍔的,左光醫院院內工程師也來關切這問題,淼生決定先把問題帶回台北,留下晨世應付醫院內的專業,以及又黎來應付醫院內的交際。由於牽涉到採購等於觸動法律,沒人敢對這批貨大意,兩人接連跟著好幾個人開會,就這麼到了深夜。 晨世疲憊的伸懶腰道:「啊~可以回家了嗎?」 又黎卻言:「我看算了,我們在高雄住一晚吧?」 什麼?要跟又黎在高雄住一晚? 真是天上掉下來的意外,兩人在高雄車站附近找了家小旅舍投宿,開會開到這麼晚都還沒吃晚餐,又黎決定帶晨世到附近知名的六合夜市觀光一番,順道品嚐在地美食。 路上,晨世問:「妳是高雄人嗎?對這邊滿熟的?」 韓又黎搖頭道:「不,我是宜蘭人。因為做業務的關係,全台灣跑透透,高雄我已經來出差十多次了,所以這裡我很熟。真是不好意思,因為今天太累了,想說明天反正還要在高雄待一天就直接住一晚,你不會介意吧?」 晨世大膽道:「為了補償我,今天晚上在高雄逛逛吧?」 沒想到又黎一口答應,讓晨世心如鳥飛空,吃飽後帶了杯飲品,又黎帶他繼續往下走到中央公園和城市光廊。醉人的燈光與黑夜交織出浪漫的氣氛,這十足人工光景的地方卻讓第一次到訪的晨世有一種興奮感。主角不是燈光,那只是催化劑,走在又黎的身邊讓晨世覺得這就好像在約會一般,可是對方明明就只是昨天才認識的女孩。 一切應該是陌生的,可是又黎對晨世是那麼的親切,兩人天南地北的聊著,又黎講述她在維達科技期間出差的許多經歷,而晨世則和她交換這三個月的工作心得。 聊到一半,韓又黎突然低下頭靦腆道:「謝謝你陪我,跟你散步真的很開心。」 這態度令晨世受寵若驚,問:「怎麼了,妳有心事的樣子?」 又黎仰望著星空道:「其實我是想放鬆一下,回到台北的話實在太緊繃了,所以才把你拖住陪我在高雄玩一晚。已經好久都沒有這樣輕鬆了,跟一個不討厭的人在一起。」 似乎話中有話,晨世擺出溫柔的表請,讓又黎卸下了最後的心防。 兩人漫步在街上,又黎道:「年關將至,我們業務專員的業績壓力無比大,因為我們能接多少單出多少貨關係到大家的年終薪水,每個人都非常拼。我們不像消費性產品有子公司行銷,工業性質產品都是靠我們想辦法做出績效來,每天上班就是擺出營業式笑容,跟那些令我討厭的傢伙們談笑風聲。就像白天在醫院,我得應付那些醫師們,他們的眼光甚至小動作都令我不愉快,但我不能說什麼,那就是我的工作。」 腳步突然沉重了,晨世這才發現原來這個永遠掛著天使笑容的女孩內心的堅強,如果換作自己根本不可能壓抑自己還擠出微笑。漸漸的,晨世理解為什麼明明才相識一天就可以如此親切,因為是業務,拉關係找話題增加彼此親近感是她的專業。該厭惡這個真相嗎?不,或許自己是在救贖她的靈魂。 該逛的都逛完了,兩人回到旅舍休息。晨世洗好澡沒多久又黎突然打電話來,希望能過來晨世的房間,語氣略帶急促感。晨世一口答應,但掛完電話才想到這不是「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還沒來得及多想,房門已敲,晨世只有穿好衣服大方歡迎。一打開門,又黎只穿了件紫色睡衣,配上其身材真是性感無比。 又黎急忙衝進來把房門帶上,道:「不好意思,我、我好像聽到怪怪的聲音,有點怕怕的,所以才……我可以過來這間睡嗎?」 這不是每個男人和性感女同事出差最渴望遇到的橋段嗎?不會吧,莫非晨世真要出運了? 晨世強抑自己內心的興奮,問:「妳要過來跟我一起睡?妳不怕我晚上……」 又黎笑了笑搖頭道:「不好意思你誤會了,我是說跟你交換房間。」 尷尬啦,沒搞懂又黎的意思,是自己想歪了。然則又黎又對晨世表明就算真的睡同一間她也不會擔心晨世的,因為她觀察過太多人了,深知晨世是個單純善良的人,不會對她做那種事的。 被對方這麼一說,晨世真要做什麼反倒有強烈罪惡感了,果然韓又黎不可小覷。就在晨世收拾東西準備換房間時,又黎卻問他是否很累馬上要睡?不然可以一起看看電視聊聊天,合力召喚睡意降臨後再回去。恭敬不如從命,又黎已經鑽進了被窩,晨世禮貌性的坐到床邊靠著牆。 看著那微笑中隱藏憂愁的臉孔,晨世問:「妳是不是很寂寞?」 又黎只言:「業務員每天和人打交道,說寂寞會被人笑。」 晨世輕笑了聲,道:「雖然每天和那麼多人往來,但卻沒有一個真心,會疲憊吧?這種感覺,我以前也有過,只是我有選擇,不像妳因為工作而必需如此。」 又黎聽見這句話,內心一閃,似乎晨世真的能理解她的寂寞與空虛感。在韓又黎的世界裡,已經好久沒有出現一個像晨世這樣懂得自己的人,每天往來的客戶、交談的事物都是工作,所以她才想好好找一個人聊聊天。這時候,晨世懂了,他知道自己真的在釋放那個被禁錮的靈魂。 剎那間的衝動,催使又黎突然轉過身抱住晨世腰際,埋首腹前輕聲啜泣。這反應太強烈,晨世不知如何面對,只能拍拍她的背安慰她。夜已深,晨世替她拉好被子哄她睡後便去另一間房。 星期三一早姜淼生急忙問起薛迪克昨日回報後的處理狀況,昨日邊城看過晨世的測試數據後分析出了解決方法,並且已編寫好新的校正軟體,但那背後其實有另一層原因。 為了避免被郭董盯上,姜淼生跟薛迪克尚未往上報,可是鍾總卻突然打了通電話問起邊城有關這件客製案的狀況。原來同樣的情形不只是特規有,最近幾批生產的產品都發生了類似的狀況,鍾總從其他管道得知了工廠有問題,再想到先前的神秘人威脅,莫非這早已在其計劃之中?因此,鍾總要邊城朝這個方向去思考,邊城才解出了這道難題。 姜淼生決定和邊城搭上午的高鐵下高雄,途中,鍾總打了通電話給邊城,告知了一些他目前知道的狀況,並要邊城特別留意板卡上的料件。料件被動手腳?若真是如此,只要往上追查產線責任單位,找出插件者,或許也能揪出幕後神秘人來。 邊城抵達左光醫院後,晨世仿佛看到救星般不斷跟韓又黎掛保證沒問題,興奮之情溢於顏表,韓又黎卻不懂邊城有什麼魅力叫晨世如此瘋狂,又有什麼實力叫晨世如此信任。 啟動了校正軟體,電腦接上昨日帶下來的儀器,邊城安裝了新版校正軟體對所有螢幕的校正器重新跑一次歸零和校正測試,這一次所有螢幕的問題都解決了。在場所有醫師們對於最後的項目通過驗證也不能再說什麼,同意簽收。 晨世興奮的對著韓又黎說:「你看,我就跟妳說邊城的能力超強。」 但邊誠卻謙虛起說:「不,這次是靠你。你的測試水準越來越高明,掌握度越來越高,因為你完整的數據我才能分析如何修改。」 韓又黎對著兩人拍拍手道:「你們兩個都好厲害,分隔兩地沒溝通只靠一份報告就能解決這件問題,默契一定很好。」 默契嗎?晨世和邊城對彼此似乎加深了某種感覺。 這時,邊城突然提出要求道:「不好意思,可以讓我拆一台下來看一下板子嗎?」 醫師們同意,邊城請晨世幫忙拆解,自己則從口袋掏出從汐止帶下來的內建式小瓢蟲基板對照,並沒有什麼不同,零件型號都一樣,版本也一樣。然而這卻讓邊城無法理解,為何相同的電路與相同的零件,在校正後的數據竟然會有此落差?為了帶回汐止分析,邊城偷偷用帶下來的工程板替換了出貨品的量產板。 危機圓滿解除,這筆訂單順利取得貨款。敬業的韓又黎直到離開的最後一刻依然保持著她天使的微笑陪醫師們聊天,看在晨世的心裡只覺得多了分惆悵。 事情似乎結束了?不,神秘人和那塊板子上的謎團才正要開始...待續 幕後畫面! 佳鳳:「我要的名產呢?」 晨世:「啊!我……認真想過了,還是要去當地吃新鮮的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