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駭客

關於部落格
If(Boy.Value == "宅"){
Boy.InHouse = True;
Boy.Out = False;
}
  • 13204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爆肝無雙工程師020跨年倒數的一刻

020跨年倒數的一刻 十二月三十一日,二零零九年的最後一天,星期四。天陰微雨,冷氣團如預期報到,但就是這種寒冷才有跨年時大伙兒聚在一起取暖的氣氛在。不過,偏偏就是有人不怕冷還要潑對方一盆冷水。 面對莉君,邊城直接回絕道:「不好意思,晚上我還有其他事要做,沒辦法跟妳去參加跨年活動。」 對莉君來說,她好不容易想要忘掉聖誕夜的難堪與失望,再度邀請邊城參加跨年,沒想到邊城給的卻是相同的答案。這下子,莉君心死了,難掩再次的失望,她不明白到底準時下班的邊城晚上在忙些什麼,甚至像今天這麼個跨年夜都擠不出時間,而邊城也從來沒有告訴過她實情。無法解釋,這是不能跟莉君說的任務,邊城只能默默進行。 早前,邊城曾經去見過鍾總,兩人對這塊板子上的零件做了一些意見交換,邊城希望夜見可以使用私密且設備齊全的實驗室進行分析,鍾總應允,為了盡快查出理所當然必需在今晚搞定。莉君目睹了邊城的進去,帶著疑惑和不滿走進了鍾總的辦公室裡。 鍾總抬頭一見便問:「君君?怎麼好生氣的樣子呀?是誰惹妳了?又有人來騷擾妳?」 莉君質問:「爸,你是不是有交待邊城什麼事叫他今晚做完?」 鍾總立馬搖頭道:「沒有、沒有,沒這回事。早上找他來是跟他講一些電子書的東西,但是我沒有要他今晚弄完。我知道,你們年輕人下班都要去跨年,所以我從來沒有要求過任何一個人在十二月三十一日這天要把公事加班弄完。」 嚴格來說,這的確不是公事,而是鍾總目前不能在公司內曝光必需私下調查的事。看見女兒失望的臉孔,鍾總當然知道寶貝女兒在想什麼,是否應該讓邊城改天再研究呢?鍾總撥了通電話給邊城,示意他今晚不用急著趕,下班後可以跟大家一起去跨年。未料,邊城直接了當的回曰他對跨年活動沒興趣,只對對手採用的技術手法有興趣,迫不及待想等下班後至秘密實驗室內研究。 這回答令鍾總一喜一憂,邊城正是那類他最愛用的人才,平日辦事絕不拖延,關鍵時刻必一股作氣做到通,可是該不該用總經理或委託人的身份令邊城陪莉君開心跨年呢?最終,鍾總還是放棄了這個決定,他不想破壞邊城的積極,也不希望這事夜長夢多,只要能越早解決這事,盡快把維達科技掌握在自己手裡,那莉君的幸福就能早日到來。 同此時刻,在特規辦公室裡,大家的心早已飛躍時空停在下班鐘響之後,就連平日上班昏昏欲睡的亞倫今日也是精神飽滿。聖誕夜的原班人馬再度約定今晚,可是沒有來的終究還是沒有來。中午餐後莉君與佳鳳談心時提了這事兒,讓佳鳳感到非常生氣。 下午,佳鳳殺到了正在測試新控制軟體的晨世與邊城身旁,氣沖沖問:「喂,葉邊城,你到底是怎麼樣?大小姐三番兩次邀請你,連個面子都不給。」 晨世略顯訝異的問:「你今天晚上不跟我們去跨年喔?」 邊城按了個按鈕後道:「不了,晚上有事。」 晨世突然露出一付奸笑樣用拐子頂了頂邊城胸前問:「是不是跟什麼女朋友有約呀?不然的話怎麼會放棄莉君這樣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邊城面無表情冷酷道:「我對那種事沒興趣,不可能有什麼約女孩子的。」 此行佳鳳也是為了幫莉君打探一下這難搞的傢伙,既然不是與其他女孩子有約,那就直接切入邊城對莉君的感覺了。 佳鳳道:「如果你對莉君沒感覺的話,就應該直接說清楚,不要這樣玩弄人家。」 邊城冷笑一聲道:「哼,妳還真愛多管閒事,妳自己先跟我旁邊那位說清楚吧!」 聽見這回答,旁邊的晨世是一頭霧水,佳鳳卻是又羞又氣,這是什麼態度、什麼回答?等等,自己該怎麼接話?又要回答什麼?晨世會不覺得尷尬?會不會多想?會不會……沒想到邊城這麼輕易的就把問題拋回來了給予重重反擊,佳鳳只得帶開這話題,而邊城依然若無其事的操作著軟體進行測試輕鬆回答著。 時間就是這麼過去,到了下班鈴響。邊城一如往常準時下班,只不過他口袋裡偷偷放著那塊從高雄帶回來的板子,並帶著另一片研發用板子騎車往外兜一圈後來到昊天廠,走到鍾總和他說的樓層,用鍾總給的鑰匙打開了一間像倉庫的地方。說是倉庫也沒錯,積了不少灰,存放了不少設備,但這些設備恰好能助邊城分析之用。 另一方面,等著要跨年的眾人在庶務三娘的帶領下,走到了園區山下的一間日本料理店用餐。由於跨年的關係,店內熱鬧異常,不少人來這聚完餐後就要到市政府前看跨年,而庶務三娘卻準備了一些節目,等吃完飯後要去汐止運動公園空地放小煙火,再一起衝山上看台北一零一的摩天大樓煙火秀。 席間,怡萱舉杯向晨世道:「唷,小淫賊你最近混得不錯嘛,都有照要求的時間完成,明年要繼續保持下去喔!」 晨世一臉苦笑道:「PM大人妳不要再叫我小淫賊了,都說那是誤會了。」 然而,怡萱卻帶來一個不好的消息道:「明年上班之後你可要有心理準備,上面有一個新案子,就是大小姐之前設計的電子粉餅盒,特規一樣要做雛型,所以也是由你測試跟技轉。」 莉君訝異的問:「怡萱,妳說本小姐之前提的那個通過了?」 怡萱點頭道:「是啊,包括妳所想要的那個拍攝臉頰後提示補妝的軟體也會由特規的工程師來實做。」 然而邊城卻豪氣的說:「妳放心,任何產品的測試對我已經不會是什麼難事了。」 怡宣露出相當驚訝的表情道:「原來你一點也不會介意啊!太好了,因為這項測試是要在臉上化妝然後過一段時間再用電子粉餅盒拍下你的臉經軟體運算看那邊要補妝,或是依照你想要的表現提示你該怎麼化妝,到時候會在你臉上塗塗抹抹呢!」 晨世聽完突然一陣不安湧現,大叫:「不會吧!我不要、幹、這樣我不要!」 眾人見了晨世那表情後無不大笑,甚至亞倫作勢現在就要拿沾醬幫其繪製。歡笑聲中的聚餐差不多告一段落,眾人開始跟著美娟的指引朝汐止運動公園方向走去。筱唯和茹敏準備了一些仙女棒類的安全產品,只有少數是會一飛上天或爆炸的,果然女生準備的都比較保守一些,但也沒差,反正這是來玩的,真要欣賞的重點還在一零一。 與此同時,邊城在秘密實驗室內的研究也告一段落,與鍾總報告。 邊城道:「我可以確認,上面所有料件都是原廠的,沒有偷換料或Remrk仿製品。」 鍾總不解,問:「那為什麼校正出來的品質會有所差異?」 邊城回曰:「我查了 IC Spec並進行一些推論性測試,背後可能有著非常龐大的牽連。供應這顆 IC 的是廣東的廠商,當初會選用這顆是因為 Costdown 的關係,這型號在這家公司裡算是非常新的產品。我透過一些手法查詢論壇,這間公司過去長期供應山寨品原料,而且有一些『隱藏』功能做在 NC 腳,觸發後會改變一些東西。表面上出貨的零件都是正常的,可是只要有人觸發,IC工作時就會出現異常。」 鍾總聽完道:「所以關鍵在於為什麼會用這顆 IC,以及是誰生產時動了手角觸發?」 邊城道:「沒錯,一定是有一整套配合好的系統,刻意製造了這批有問題的貨。幸好晨世的測試報告很完整,那天我才能針對異常做處理重新調整演算法。」 鍾總耳邊一亮,問:「晨世?呃……你是說跟你同時進來那一位?」 似乎鍾總對於邊城誇讚的晨世也起了興趣。掛完電話,邊城看時間已晚,想來自己年終的最後一餐都還沒吃,去那吃好?想起了之前在麗育那兒夜市攤上給了她一串 LED燈做照明測試,乾脆去夜市吃晚餐順便看一下 LED測試狀況。 同一時間,放完煙火的眾人陶醉在那璀璨的一刻,好像看見流星,每個人心裡不襟許了個願。 放完煙火後,美娟拍手道:「好啦好啦,感謝大家參與。接下來呢就是自己決定了,要去市政府跨年的就去,不然就跟我們去山上看煙火。雖然位置不是很好,但還是看得到。」 承憂此時選擇回家,晨世和亞倫挽留,但承憂表示身體不適先行一步。 人漸漸分成兩派,住汐止的幾乎都選擇在汐止山上,其他人則往市政府去。大家互相道別後,美娟帶著要留在汐止的人走到運動公園附近夜市買杯喝的順便看要不要打點糧食上山當夜宵。 不過,就在眾人走進夜市時,眼尖的傢伙們都清楚瞧見了,邊城……正一口吃著雞排一邊跟……麗育有說有笑的!庶務三娘和晨世等人都和麗育有所認識,對於兩人竟然湊在一起都感到不可思議。 但,看見這一幕的莉君……不知是傷心、憤怒、欺騙或其他感覺,值此時刻,爆發! 麗育見到這麼多同事與煙火袋,訝異的問:「疑?剛剛是你們在放喔?」 她不解為何大家的臉上是如此尷尬的表情,亞倫則像是想看好戲一般。 莉君走到邊城身邊指著麗育向他問:「這就是為什麼你拒絕我的原因嗎?」 邊城回道:「不是。」 聽見這回答,莉君突然生氣的用右腳用力踢了邊城一下,接著轉身哭著跑開,眾人根本反應不過來,不知道該追是不追。不過在場並沒有人發現,有一部黑色轎車跟一部機車悄悄尾隨莉君後頭慢慢開去…… 面對邊城,成美娟率先開砲,走到麗育身邊拍著她肩膀說:「麗育,你們兩個……有姦情喔?」 麗育趕緊搖頭生氣道:「才、才不是呢,他、他是來吃夜市剛好遇到我罷了!」 晨世左思右想一番,問:「你們不是看彼此不順眼嗎?上次來跟我抱怨,我以為你們在外面見到應該是不會打招乎的。」 佳鳳頂著對好姊妹被欺負的同理心,質問:「葉邊城,你要解釋清楚喔。」 邊城拿起LED 燈道:「是這個,我在自製LED 燈,需要長期測試;她在夜市擺攤,需要照明設備,所以我就給她一些燈讓她測試,也解決她的照明問題。」 眾人上前仔細端詳一番並聽了兩人說明後,才理解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當然,邊城不可能告知拒絕莉君一事和神秘人的威脅等事,隨便掰了個製作LED 燈的理由,但佳鳳全然無法接受邊城的說詞,認為那是在傷害莉君對他的感情。 就在眾人把玩LED 燈時,晨世把邊城拉到一邊說:「這些LED 製品都是你一個人設計出來的喔?看起來挺厲害的,我也唸電子卻沒辦法像你這樣。」 邊城塞了一個LED 手電筒給晨世道:「這只是一些新穎的材料配上傳統的電路學所交織而成的新創意,倒也稱不上太有技術的東西。我用的是食人魚封裝的LED 以及定電流電路,有興趣的話就拿一個去研究吧!」 對晨世來說,自己過往就如同許多在學校唸完書出來卻茫然不知能如何應用的人,只是循規蹈矩的混完學歷進公司裡再從頭開始學起接著應用來完成老闆交待的事,但在邊城的身上晨世卻看見那些在學校裡的知識與技術是如何變化成一個個巧思的實現。真要說起來,那或許就是現代工程師欠缺的工匠精神吧! 此時,晨世轉回頭去研究麗育的LED 燈並道:「看不出來妳這麼渴望有錢,下班了還要來夜市兼差擺攤。」 麗育低下頭道:「我不是希望有錢,我只希望不要再被追債。」 晨世開玩笑的問:「那怎麼不像公司裡那些花瓶找個有錢工程師或主管嫁了?」 美娟似乎也了解麗育如此勤奮的理由,道:「哎唷,麗育是典型的客家人,而且女人為什麼一定要靠男人?人家都勤儉到連照明都只能靠報廢的材料拼湊而成,你還要說什麼?」 晨世只好擺出愧疚的表情道:「好啦好啦,是我不對。」 不過佳鳳此刻又開砲道:「我真懷疑你到底是不是有問題?非要把莉君搞成這樣?為了做這幾個破燈寧願不陪人家?你真的是……腦子有洞啊!」 邊城回擊道:「那又如何?要選擇什麼是我的自由。對我來說既然已經先跟麗育約好並且要檢測這批LED 燈,我當然無法答應莉君的邀約。」 佳鳳質問:「難道麗育在你心中比莉君更重要嗎?」 此話一出,現場氣氛尷尬了,麗育可氣了,無端被捲進這裡頭,但內心似乎渴望聽見邊城的答案。那答案是什麼? 邊城卻道:「哼,對我來說只有知識與技術才是重要的。」 這真是無情的具體表現,佳鳳從未遇過這樣的人,其他人也對邊城這答案感到誇張,這世界上真的有人滿腦子都是知識狂熱主義? 雖然本來的計劃是眾人要上山去觀看一零一大樓煙火,不過因為佳鳳與邊城的吵架,破壞了原本歡樂的氣氛,佳鳳決定不去。少了莉君跟佳鳳,接著也有人想回家了,團體只好解散再重整。庶務三娘重新問了幾個人是否要繼續,筱唯在意晨世,但晨世卻在意佳鳳,選擇回家,令筱唯失望不已。 為了不被同事們發現兩人同居一事,雖然住處離此地很近,可晨世和佳鳳還各自走了不同的方向再繞回家裡。十一點了,再過一小時就要迎來二零一零年,佳鳳的臉上卻浮現了一股失望的面孔。 晨世嘆了口氣道:「唉,因為跟晨曦說我們要和同事去慶祝的關係,她也跟同學去玩了,結果卻變成我們兩個要待在家裡跨年。」 佳鳳把氣出在晨世身上,怒罵:「都是你那個好朋友葉邊城,氣死我了,那個人真是人格有問題。你居然跟那種人那麼熟,你也要負責啦!本來我好不容易從台中北上,想說今年可以看到傳說中的一零一煙火了,結果又落空了。」 遷怒的任性小姐脾氣是佳鳳的規格特性,晨世早已習慣,想要反擊卻又想到筱唯那一席話,改變必需持續,而眼下正是一個機會。 晨世道:「現在走還不晚!我帶妳去市政府前看怎麼樣?」 佳鳳打開電視看見廣場前密密麻麻的樣子,道:「已經擠不進去了,而且我是想遠遠的看煙火,本來想說汐止山上是個好位置的。」 晨世道:「那妳再回山上去找他們就好啦!」 佳鳳把頭一轉,道:「不要,剛剛氣氛弄成那樣,去找他們好難為情。」 晨世突然念頭一轉,道:「那這樣吧……我帶妳去一個私房地點,可以看得到大部分煙火施放,但是又不會有其他人。」 有這樣的地點?佳鳳可好奇了,反正也沒啥損失便跟著晨世下樓坐上機車後座。晨世一路穿過園區後來到交流道附近,偷偷推開了一道鐵柵,繼續往沒路燈的山裡騎。如此地點著實令佳鳳好奇,車子停在一處林子外,晨世拿出邊城剛給的LED 手電筒做照明,帶著佳鳳往裡頭走了約五分鐘。 佳鳳越走越怕,問:「到底要去那裡啊?啊!」 突然喊了聲,原來是踩空絆倒,但晨世很機警的拉了佳鳳一把,兩人就這麼牽起了手。佳鳳的心跳越來越快,周圍的氣氛讓她緊張的想找個安全感,這一牽讓她完全解放了恐懼。親密的接觸觸動佳鳳的心,晨世待佳鳳回正後本想放開,但佳鳳卻不願意放手,她想繼續牽著,晨世看了看黑暗的周圍覺得牽著也好,免得待會兒又摔傷。 爬上一座山頭後,底下似乎有座湖,湖光倒映月暈,而那明亮夜空的台北城指引了一零一大樓的位置。 佳鳳好奇問:「你怎麼會知道來這個地方?」 晨世道:「這裡叫白匏湖,小時候爸爸常帶我來這釣魚看風景,後來爸爸不在了,偶爾還是會來這兒。有一次看見施工中的一零一,後來想到這裡應該也能看煙火,前幾年有來這看過一次,視線還不錯。」 不過,真正在晨世心底的並不是爸爸,而是國中的女同學。他沒有跟佳鳳講,因為那是他目前為止的最愛,也是最痛。曾經,兩小無猜在這兒玩仙女棒渡過跨年夜,一點一滴都勾起晨世的回憶,這次順道來此或許是想找回當初那美好。雖然人事已非,但是跨年的氣氛已感染了他,就讓佳鳳作一回代替品,只要靜靜的陪在自己身邊欣賞煙火,享受短暫的美夢。不是寂寞,只有思念,人在何方,早已不見。 煙火施放的那一刻,晨世對著天空大喊:「老天啊!如果煙火可以許願的話,我希望你讓她跟我在一起吧!」 這是告白嗎?是對自己告白嗎?佳鳳的心裡突然激起了強烈的震盪,就像那炸裂的煙火,迴盪心中久久不散,這句話的能量太強了。 晨世吶喊完後,坐回地上,傻笑的看著佳鳳問:「剛才我很瘋狂吧?」 佳鳳不知如何回答,只是點點頭,略帶害羞問:「你……剛才的瘋狂,是認真的?」 晨世點頭道:「是啊,那是我一直不敢說出口的話。」 佳鳳又問:「為什麼你現在卻決定說出來?」 晨世又道:「有些時候人真的錯過才會後悔不已。其實妳今天這樣說邊城也對,雖然我不明白他在想什麼,但是不把握當下,光陰流逝,過幾年後也許會後悔今天的決定。」 說的是那麼語重心長,正是因為那是自國中開始十年來的累積。曾經,晨世和那位女同學是那麼要好,卻因為一個誤會,決裂,再也沒機會對她說抱歉。不過,佳鳳似乎誤以為那告白是為她,沒交過男友的她不知如何是好,要說答應?還是考慮?又或者什麼都先別說,就這樣靜靜的享受這一刻,也是一種快樂。 過了一會兒,晨世轉頭對著佳鳳微笑道:「新年快樂!」 佳鳳有些害羞的低下頭微微笑道:「新年快樂。不過,讓我考慮一下……」 晨世似乎沒聽到佳鳳的最後一句。與此同時,孤單的在沒人的角落看完煙火的莉君,正要離開,卻遭到尾隨已久的黑車歹徒襲擊...待續 莉君:「啊!你們是誰?要做什麼?」 歹徒:「乖乖的跟我們上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