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If(Boy.Value == "宅"){
Boy.InHouse = True;
Boy.Out = False;
}
  • 146358

    累積人氣

  • 3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爆肝無雙工程師022誤會和利用誤會

022誤會和利用誤會 農曆年前,所有部門異常忙碌,因為有許多事都必需在一連串假期前搞定。口袋型電腦和電子書的小距離圖文傳輸模組已經設計完成,正進入測試和技術轉移階段,就連負責企劃此案的白守濤也格外關心。別忘了白守濤是專做冷門案的,這次鍾總大膽規劃了這功能,想要把這還屬於冷門的功能推出去,白守濤可是鍾總欽點的企劃者。 另一頭,鍾總突然把邊城叫去辦公室。 鍾總表情凝重道:「邊城,你知道嗎?Jerry 這幾天沒進公司,因為去住院了。期間,有些人傳言他將在過完年後因身體問題交棒經營權出去,一如往常,大家都認為是我。」 此時,白守濤突然開門進來道:「David,我打聽到了,Jerry確實有差人對那條網路進行整理,放了一些近期檔案,不過這些檔案只是整理做暫存,很快就會移除掉回到完全隔絕的單機電腦裡存放。」 郭董對於最新的黑資料並不完全放心,所以會等併吞事緩後才把檔案移上網路方便之後調閱與處理,風頭之下還是會分存於幾部單機主機。 鍾總點頭,並對邊城道:「由於事出突然,你臨時請假又會被懷疑,所以我要你今天在公司內想辦法馬上取得這些檔案。守濤也是自己人,這事他知道,你負責從技術面著手,他負責從人脈面打探,剛剛才跟他提你的事,現在也讓你了解一下他。」 白守濤禮貌性的向邊城點頭,邊城也與之回應。鍾總直言這次的檔案必需取得,因為過去受郭董併吞導致破產或失去心血的人威脅已經浮上檯面,並且有意趁著郭董交棒的不穩定時期一舉反擊,那樣維達科技將會瓦解。 鍾總喝了口茶道:「為了壓抑舊勢力反撲,我要趁此機會結合最新的併吞受害者,取得Jerry的黑資料後扶助他恢復過去的經營權,把他的工廠還回去。當然,我的作法並不是完全恢復他的自由,而是讓他成為子公司的營運長,建立類似『聯邦』的維達科技,不以冷血併購為目的。維達科技的版圖必需擴大,我要讓它良性擴大。」 藉由站在受害者一方扶持來暫時抑止潛在勢力的威脅,並且達成進一步合作,鍾總的聯邦理念不同於郭董想要的「維達帝國」,期望藉由這個機會與其他舊勢力和談,一步步收服新竹廠台中廠楠梓廠等過去廠主的心,恢復他們的身份與待遇,共同創建偉大的「維達共和國」。 但是,鍾總有眼線盯著郭董,郭董自然也有耳目在鍾總身旁。郭董與郭碧瑤確認他交待的話都有放出去後,暗自竊笑。 郭董盯著電腦自語:「來吧,鍾代偉,我郭建瑞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他們一個一個被我打倒,只要我還在維達一天,他們就不敢動;只要我一退下線,他們就會動作。這群傢伙和你都是維達成長不可或缺的要素,但現在只不過是我的帝國的障礙物而已。」 野心渤渤的郭董也在計劃著什麼,同時指示他的資訊安全手下注意剛放上去的那批檔案是否有人存取。突然,他想起之前猜測的鍾總特工-吳晨世,此時資安人員又回報有人開始進行探索,下指令進入檔案暫存區,郭董立即前往特規部巡查。 特規部門裡,正火熱測試傳輸模組中! 邊城正操作著兩邊的傳輸軟體進行對傳前的設定準備。由於是工程版,所有設定檔都是用文字調整,相關介面也並未精美化只是簡單拉了幾個按紐與選單排列。邊城的測試重點在於資料壓縮編碼和解壓縮解碼兩部分,能夠把圖文資料正確送出接收,和他搭配操作另一端的正是晨世。 晉安這幾天異常興奮,除了自己操刀電子書的傳輸韌體外,還把口袋型電腦的部分充分教承憂如何去寫韌體。但這其實並不是晉安的意思,也不是薛迪克的意思,據說是前些日子承憂主動向薛迪克爭取的,加上認識莉君後拜託其與鍾總溝通,鍾總也樂見年輕人努力,遂將口袋型電腦的模組韌體交由承憂開發。 相較於晉安的興奮,做為璩政和助理的亞倫卻打著哈欠搖搖欲睡。不像韌體有許多參數要調整,硬體工程師的工作在這個階段只是配合量量電壓看看波型而已,枯燥乏味,使得他的雙眼越來越沉重。 這時,郭董突然殺進來拍醒亞倫並道:「又是你!他媽的每次來都是看到你在睡,我付你錢來睡覺的嗎?」 一見到郭董到來,邊城嚇了一跳,趕緊把測試電腦的另一個視窗隱藏起來。為了即時取得黑資料,邊城透過跳板和無線網路連接,他當然不可能使用公司內網路與電腦,今天的測試電腦加上無線網卡就是他的最佳掩護。 是心虛的感覺嗎?正在讓程式自動探查的邊城眼見郭董一步步走向自己,嘴裡還唸唸有詞般透過藍芽耳機與別人對談,莫非是發現什麼並懷疑到自己身上了?然而,郭董只是撇過一眼看了下邊城並未佇足於此,卻是走到了晨世的身旁,並彎下腰要他解釋現在的工作。 面對郭董,晨世有點心慌,畢竟對方怎麼說也董事長;可在郭董眼中,那卻是做壞事被抓包的心虛。郭董的藍芽耳機正與資安人員通話著,他要求資安人員即時回報入侵者的連線動態。 資安人員道:「報告,剛才對方突然停止了動作。」 郭董心想:「果然我一來入侵者就停了,嫌疑越來越大了。」 晨世吞了口口水開始解釋道:「這個……圖文傳輸模組,就是在邊城那邊會用觸控筆畫個圖或打一些字,然後可以設定兩種接傳輸法,一種是他畫完後整張傳過來,一種是他畫的時候就馬上傳過來。在規劃裡,配合電子黑板使用,能夠做到老師在檯上……」 突然,郭董打斷他的話並對著耳機道:「暫存區那些資料只要複製確認完一個檔案就馬上刪掉一個,不要等全部弄完才刪,等等被人摸到了。」 邊城一聽,很明顯這是衝著入侵者而來。郭董要刪檔了?可是現下要怎麼抓到那些檔案?偏偏這個時候郭董又言令兩人進行一次傳輸測試配合,他要看著兩人操作,看看晨世怎麼面對即將被刪除的檔案。 邊城此時心想:「郭董一定是懷疑我,才會刻意大聲說。既然如此,我就用一些手法,在他盯著我的螢幕時下手,如此就能撇清關係了!」 為此,他早有準備,傳輸軟體下方的debug 區其實可以透過這套傳輸系統將指令傳到晨世那一台電腦,再透過晨世那台電腦下指令入侵,也就是把晨世手上的測試電腦當作跳板,這原本便是邊城設定作為自己這台電腦出狀況時的備案。 邊城這時與晨世拉開距離道:「那就從這個位置測試傳輸穩定度和速度。晨世,我們直接展示我這邊畫什麼你那邊就秀出什麼的功能。」 郭董假裝離開晨世走到邊城這一邊,想看看他會不會在自己離開後馬上動作,邊城也照著計劃在郭董面前一邊做傳輸一邊打指令入侵探索。當郭董聽聞資安人員報告入侵動作又開始時,馬上衝往晨世那邊。這舉動令邊城頗為驚訝,莫非郭董背後的高手查出發訊位置是晨世的電腦?馬上停止了入侵動作。 郭董衝到晨世身邊後一把推開晨世的手,假裝自己要親自操作接收看看,資安人員即時回報入侵停止,郭董左翻右看也看不出什麼所以然,又把電腦交回晨世繼續動作,自己再假意離開走到靠近邊城那邊,而邊城一如先前在他眼前打指令送給晨世的電腦入侵。 一來一回間,郭董每次離開晨世走到邊城這邊便收到入侵動作消息,回到晨世身邊便停止入侵,使得郭董更加相信晨世就是那名入侵者,但卻無法從晨世的測試電腦找到任何蛛絲馬跡。即使自己是董事長,貿然沒收晨世的電腦也會是非常奇怪的舉動,而且郭董似乎有意放長線釣大魚,來回幾次後便停止,邊城也趁此時機找到檔案將之全數下載。 資安人員回報:「報告,就在我們複製備份時,對方還是下載到檔案了。」 郭董並未生氣,反而露出一絲邪笑樣道:「很好,只要確定他們下載了那些檔案,鍾代偉肯定會有所動作。」 似乎這是郭董刻意讓鍾總拿到的檔案?莫非這檔案有問題? 下午,白守濤繼續來關心進度,似乎特別在意承憂的韌體,在他座位上與他詳談甚久。莉君也在隨後進了特規部,和邊城互看幾眼,想走過去說話,但還在氣頭上,不肯先向邊城低頭認輸。 承憂與白守濤談完後,突然走到莉君身旁問:「為了謝謝你幫我爭取到寫這塊韌體的機會,可以晚上請妳吃頓飯嗎?」 莉君又是看了一眼邊城,高聲回道:「好呀,本小姐答應你的邀請。」 不過,莉君那話傳聲的方向似乎不是對著承憂,反而是刻意要講給邊城聽的,眼神也來回瞄視邊城看他有什麼反應,但見邊城完全無視這件事,氣得用力咬了一下嘴唇,然後拉著承憂到外頭去繼續談事。邊城可是十分專心的進行解碼工作,畢竟那是鍾總特急交辦。 到了下班後,在鍾總的辦公室裡,他正評選各個參賽者的作品,此時邊城也剛好解完資料過來交給鍾總。 鍾總指著桌上道:「吶,這是你同事吳晨世的作品,他還不錯嘛,板子設計的很公整程式也寫的不差。」 邊城問:「你會選這件作品入圍嗎?」 鍾總點頭道:「郭佳鳳這個創意安全環保實用都兼顧,現代人對電子產品替代接受度高很多了,我覺得可行。明天我會公佈入圍者,等尾牙那天會進行頒獎。」 此時,鍾總收到一封簡訊,打開看完突然臉色凝重起來,急忙打開電腦啟動先前威脅者所寄來的那套通訊軟體。才剛連上線,對方就傳來照片與視訊,內容竟然是莉君被綁的畫面,後頭還有歹徒拿槍指著她。 鍾總大驚,問:「你想對我女兒怎麼樣?」 威脅者回曰:「我的條件很簡單,你現在馬上把這一段期間收集來的『黑資料』複製一份傳給我。只要檔案一傳完,你女兒就不會有事。還有,你的電話已被監控,如果報警或我們的眼線發現警察聚集過來,你就到天堂去見她。」 邊城和鍾總也急忙打電話給莉君,但是手機卻沒開機;邊城想起今晚莉君是赴承憂之約,打了通電話給承憂,卻也是沒開機。 鍾總問:「你怎麼知道黑資料的?你要這些黑資料做什麼?」 威脅者言:「我怎麼知道的你別管,但這些資料可是當初我們被郭建瑞和你迫害的證據!取得這些資料,我們才可能取回工廠經營權。」 鍾總直言:「不可能!當初的併購案早成定局,你們取得這些資料後還會經過一連串冗長的訴訟,工廠依舊是維達科技的。不如我們合作……」 威脅者沒等鍾總說完便回:「少囉嗦!你也是當初的共犯,我不可能相信你說的任何話!我只要這些資料,你給是不給?或者,你比較想收到你女兒的屍體?」 事態嚴重,鍾總急如熱鍋螞蟻。黑資料給對方雖然會壞了自己的計劃,但莉君性命要緊。此時邊城突然想到什麼,打電話回極光駭客總部,和一位與遠傳電信有來往的組織成員進行求助,請求他進入遠傳系統中查訊莉君手機最後的信號發出位置。對方很快的進行資料檢索,以三座基地台的三角定位方式找到了莉君訊號消失的位置,將座標傳給了邊城。 邊城打開另一部電腦上的GOOGLE EARTH利用座標定位找到了該區後,幫鍾總設定完黑資料的傳輸便立即前往。為了爭取時間,邊城特地塞了些垃圾資料製造出大容量檔案,並縮小上傳頻寬讓資料傳輸慢一點。 騎車到了開區域的邊城,用手機將翻拍的照片放出來看,比對了現場環境,在附近繞一繞看看可能在那。突然,他發現有一處裝潢黑暗,閃著破燈,牆壁破洞施工中還有黑衣人站崗的地方。邊城騎車繞到後面,從該棟建築物後方的窗戶翻了進去,聽見一些油炸「滋」聲般的聲響。 這時,突然有個和畫面中持槍抵住莉君背後相似裝扮的男子。他穿著CS遊戲中恐怖份子的軍裝還戴著頭套,右手持衝鋒槍,左手拿著一條麻繩,進了一間小房間裡,邊城便躲在後方看看是怎麼回事。沒多久,邊城驚見莉君雙手被綑,承憂在她身旁,兩人一起被剛才那明男子用槍抵著向前走。 邊城往牆內一縮,從口袋中掏出電容槍,吞了下口水,這可是電容槍對戰真實火藥武器。待三人從他身旁經過時,邊城猛的向歹徒撞了過去,把他手上的槍給撞掉,再用電容槍指著那名歹徒,對其威嚇。 莉君看見這一幕,傻眼問:「邊城,你怎麼會在這裡?」 邊城回曰:「我是來救妳出去的!」 可這時在旁邊的承憂忽然大笑道:「哈哈哈,邊城你好幽默喔,看不出來你是這種人。」 這反應似乎不太對?再看看被自己撞開的這歹徒眼神中的驚恐模樣,邊城轉頭看去,莉君也在抿嘴偷笑。一頭霧水的邊城左看右看,就是看不出現在是在演什麼?莉君對邊城招了招手,示意他跟自己到外頭去。 謎底揭曉!今晚,承憂帶著莉君到了一家名為「人質」的餐廳。這是一間氣氛非常詭異的餐廳,用餐者皆需先被五花大綁,然後服務生們個個兇神面煞還著恐怖份子軍裝。由於是一間新餐廳,沒什麼知名度,客人也多為男女伴。莉君顯得相當好奇,但又有一點點害怕內部的氣氛頻頻緊靠承憂,也許這正是為什麼男生會想帶女生來的原因吧!為了塑造厚實的山洞感,餐廳內的手機收訊非常糟糕,這也是為何兩人手機無法接通。 莉君解釋道:「這是餐廳的特色啦,自己被當成人質,服務生裝歹徒。」 邊城秀出手機的照片道:「因為有人寄了這些相片過來威脅你爸,我是來救妳的。」 莉君大驚,道:「怎麼會被人掌握?這間店怎麼會洩露客人的畫面?」 承憂臉色微微一變,眼皮顫抖著道:「我不知道,我也是聽別人介紹來這的。」 邊城續問:「是誰?誰介紹的?」 承憂眼皮又跳了幾下道:「我、我朋友。」 邊城再追問:「他為什麼要推薦這一家餐廳?」 莉君這時敲了一下邊城腦袋道:「停!承憂今天只是請我來這吃飯答謝給他設計韌體的機會而已,你該不會把威脅者想成跟他有關了吧?看那些照片,應該是被人裝了隱藏攝影機罷了,可能連這家店都不知道!」 聽完莉君見解,邊城便和服務生反應此事,對方大為驚訝,差人前去查看,果真不知被什麼人在走道角落處裝了這些攝影機。「人質」餐廳老闆出來道謝,並且請他們不要把這事說出去免得造成自己店裡生意受影響,莉君很快的原諒了老闆,畢竟老闆也是受愛者。 承憂見邊城已來,識趣的向兩人道別。 回家的路上,莉君突然挽起邊城左臂,問:「你是不是以為我被綁架就很著急?」 邊城把頭撇另一側道:「我只是受你父親委託,畢竟我是妳選定的工程師,沒有其他人能相信的話只能相信我。」 莉君聽完更是笑開懷把頭靠上邊城肩膀道:「可是,當我知道你是來救我的時候,我真的覺得好高興喔。不管你是委託還是什麼,不管你為什麼那天會和她出現在夜市,那都不重要了……」 看見莉君這個樣子,邊城相信她的確沒有受到綁架威脅。然而,承憂帶他來此絕對不是什麼巧合,這是一連串設計好的,到底幕後黑手是誰?邊城認為即使承憂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也絕對脫離不了關係,介紹他帶莉君來此的人絕對大有問題。方才是由於再講下去就會把自己與鍾總的秘密扯出來才止住的,邊城開始思考怎麼樣對承憂探聽這些關鍵點,是要明著逼問或是暗中訪查。 邊城心想:「知道黑資料的人只有我、鍾總、白守濤三個人……不,如果鍾總有告訴別人而我不知道的話就有其他可能。郭董早上也在懷疑,不排除是郭董那邊的人,可是威脅者的目的是向郭董復仇,兩邊不可能兜在一起……到底洩出黑資料消息的是誰?安排萬承憂帶莉君至此用餐的又是誰?」 即使莉君的心靠的這麼近,但邊城的心思似乎離她非常遙遠。 邊城立即打電話給鍾總報平安,並告訴他可以停止黑資料的傳輸。鍾總聞訊莉君平安後終於放下心中的大石,並立即切斷傳輸痛罵對方,可是威脅者語帶威脅表示這一次只是利用機會開個玩笑,下一次就不會是玩笑了。 終於,到了農曆年前最重要的日子……尾牙日,也是年終獎金發放日!這本來該是快樂的一天,但就在大家簽完名領到錢後,氣氛變得不太尋常。璩政和、連晉安、萬承憂三人各自被薛迪克叫進會議室裡單獨議事,而且每一次出來薛迪克的臉色就是凝重加劇。 究竟,這三人與薛迪克間發生了什麼...待續 幕後畫面! 餐廳服務員:「時薪九十五元的歹徒真不好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