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駭客

關於部落格
If(Boy.Value == "宅"){
Boy.InHouse = True;
Boy.Out = False;
}
  • 13204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爆肝無雙工程師024多一個人來過年

024多一個人來過年 除夕日一早,佳鳳被吸塵器的聲音吵起,推開房門往外一看,原來是晨曦在打掃著。穿起白圍裙的晨曦像是個清潔女傭般認真又專業,連一點小細微的地方都不放過。 晨世也被這聲音吵起,推開門抱怨道:「老妹啊,放假天一大清早做什麼擾人清夢?」 晨曦右手拿起掃帚迴身指著晨世道:「要過年了還不快來幫忙大掃除?」 晨世雙手一攤輕篾道:「如果妳因為這種說法而執著於打掃,那就是是陷入『過年一定要打掃』的迷思裡了。」 才講完一秒那掃帚已命中晨世頭上,晨曦表情略帶嚴肅道:「今天可是重要的日子,我們總不能用髒兮兮的屋子迎接在外辛苦一年的她吧……」 晨世沒給擊昏,倒是被晨曦這麼一提醒想起來了。右手立即撿起掃帚,晨世的眼神突然認真起來,跟在晨曦後頭仔細打掃。 一頭霧水的佳鳳問:「是要迎接誰呀?」 晨曦微笑著道:「是我們的媽媽!」 原來是母親要從外地回來了,這的確是重要的日子。話說一般人都是遊子出外過年返鄉,可這一家特別不同,因為他們的父親很久以前就失蹤的關係,母親為了一肩扛起這個家之後的一切開銷,選擇了派駐外地可領本地與當地兩份薪水的辛苦工作。還好小孩都大了,能自己照顧自己,晨世的母親也不需操什麼心。 看見兩兄妹這麼積極想整頓好家裡迎接母親,佳鳳當然也要幫忙了,可做到一半的時候,晨曦突然想了一下發覺不對,除夕夜佳鳳不用回家去陪母親嗎? 佳鳳搖搖頭道:「不,因為我們家窮,所以母親都會特地選可以賺比較多加班費的年假期間工作,我們一直都是等到別人開工後才休息的。今年也是一樣,母親交待我等開工後的假日再回去看她即可,現在回去她趕著上班不會有空。」 原來這世界上為了孩子而犧牲的母親是那麼的多,每個媽媽都犧牲了不同的東西,只希望能給孩子過上好的生活。掃除終於在中午結束了,沒想到冬天大掃除所消耗的熱量竟然能讓三人流汗,真是有點不可思議。由於大掃除的關係,佳鳳一貫綁著的雙馬尾被弄亂了,於是拆掉髮圈準備重新整理,這還是晨世頭一遭看見穿著外出服的佳鳳把頭髮放下來,又被她那頭髮甩甩的動作給迷住了。 佳鳳見晨世一直盯著自己,有點羞紅的臉略帶聲氣問:「幹什麼一直盯著我瞧?」 晨世左看看右看看裝作沒事道:「沒、沒啊,我只是覺得妳把頭髮放下來的時候給人的大部分感覺都不太一樣。」 佳鳳感到有趣的理了理頭髮問:「喔?那裡不一樣呢?」 晨世隨便敷衍幾個字道:「氣質吧,就、就整體有種不同的氣氛。」 佳鳳把雙馬尾再綁回去,續問:「那又有那些感覺沒變呢?」 晨世很快的回答:「身高!」 這句話正中佳鳳死穴,一貫的左轉頭再右轉頭,雙馬尾一邊一鞭打在晨世臉上,道:「死吳晨世、臭吳晨世,我最討厭別人說我的身高了。」 晨世被重擊倒在椅子上,內心自語:「還好『幼稚感』沒說出口。」 一旁的晨曦看見兩人甜蜜的嘻鬧,心底不禁在想該如何向母親好好介紹一下這位可能是未來媳婦的房客,一面又開始擔心不知道電視上那些複雜的婆媳關係會不會出現在自己家,到時候她該幫誰?我說……妳也想太多了。 為了準備今晚的年夜飯,晨曦得趁著市場還有營業的最後時間前去搶購食材,家裡又只剩下晨世和佳鳳兩人。由於跨年夜那天誤會,現在佳鳳只要跟晨世獨處,心就會噗通噗通的跳,跳的好大力。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佳鳳決定把她與晨世的得獎作品-LED 鞭炮掛起來,決定看看擺那好,這樣過年就可以爆竹一聲除舊歲。 佳鳳左掛右掛都覺得不是什麼好位置,後來決定掛在往陽台的玻璃門上頭,但此處沒有掛勾,於是佳鳳搬了張椅子過去墊腳好弄上無痕掛勾。雖然搬了椅子,可是佳鳳的身高還是無情的給墊起腳後的她一公分的遙遠距離,使得佳鳳努力伸直了手卻還是搆不到頂。由於墊腳的關係看起來有些不穩,晨世有點擔心便走了過去。 好不容易勾上勾子掛上鞭炮,但佳鳳幾乎是小跳躍才搞定,這麼一落下來椅子沒踩穩,很自然的就跌到了剛靠過來的晨世身上。晨世雖然正是為此而來,可太突然了沒來得及反應因而整個人被壓倒在地,呈現女上男下之姿,且為了保護佳鳳不受傷害,倒地時晨世還牢牢抱住她以避免翻滾撞到一旁的東西。 相當不湊巧的,大門此時被推開,一名穿著棕外套與牛仔褲的中年婦人走了進來,看見這一幕大叫:「啊!對不起我走錯了。」 說完便馬上把門帶上,可是過了兩秒後門又被推開。 婦人道:「不對呀,這是我家耶!你們兩個、你們、你……你是晨世嗎?」 尷尬了,為什麼總會發生這種誤會呢?晨世趕緊扶起佳鳳,並且清楚而詳細的把剛才那發生的一切完整的描述一遍。 婦人趕緊抱住晨世道:「哎呀我的孩子,你沒受傷就好。」 晨世有點難為情的說:「媽,不要這樣啦,有外人在看耶!」 母親轉過頭去看了一下佳鳳,問:「妳……是晨世的女朋友嗎?」 佳鳳當場吐血,急忙道:「不、不、我還沒有答應呢!」 母親思索了一下道:「沒答應?那就是晨世你單戀而已囉?」 這可換晨世吐血了,自己什麼時候對佳鳳告白了?急忙道:「她是在開玩笑的啦!她是我們的房客。」 佳鳳一時心急把不該講的講了出去,亦附和道:「對呀、對呀,我是開玩笑的。」 媽媽有點生氣的說:「我說小姐妳呀,住進來沒有關係,但是同在屋簷下剛剛又那樣子竟然還開這樣的玩笑不太好吧?我不知道年輕人怎麼想,可是對一個女人來說……」 「媽!」晨曦叫了聲。 媽媽的訓話才說到一半而已,沒想到晨曦就已經回來了,而晨曦見到兩人的第一互動竟然是媽媽在教訓佳鳳,雖然她不知道之前發生什麼事,可是看見這情形,她似乎真的擔心起自己所模擬的最糟糕情況有可能上演。 媽媽又是開心的抱了抱晨曦道:「乖女兒,好久不見,媽想死妳了。大四了,過完寒假就是最後一個學期了呢,終於要畢業了。」 才剛抱完,晨曦便緊張的解釋道:「我不知道佳鳳她做了什麼,但是其實她是一個很好的人唷!媽,妳不要教訓她嘛,她……」 這次換媽媽打斷了晨曦,道:「乖女兒呀,我也是假裝生氣在開玩笑的啦,妳怎麼這麼認真呀好可愛喔!看樣子,妳們平常感情很好喔,不錯不錯。」 這下佳鳳可安心了,原來剛才那個生氣只是玩笑。在晨曦的介紹下,佳鳳與母親相見歡,三人很快的聊開了,卻輪到現場唯一的男性晨世沒落了。一個同事、一個母親、一個妹妹竟然玩起小團體排擠晨世,還命令著他把行李提進臥房、菜籃搬去廚房,最後還過份的要晨世泡三杯紅茶來,簡直是條沒地位的狗。 歡樂的除夕夜就在晨曦與母親通力合作下煮出了特別的一頓年夜飯,用過餐後等待子時到來,家家戶戶放鞭炮時輪到晨世與佳鳳展示他們的努力成果給母親與晨曦看,那效果逼真且絕對安全,無火花只有閃光,深得母親的心,也讓沒在家裡放過鞭炮的他們頭一次可以爆竹一聲除舊歲。 歡樂的年假開始了,雖然晨世一家在汐止已沒什麼親戚,不過卻因為維達科技有許多汐止在地同事的關係,有些人還順路來拜年一下熱絡辦公室外的感情。 大年初一的早上,吳家兩兄妹因為昨晚守夜呼呼大睡,倒是佳鳳早早就起來。佳鳳似乎在過年的時間也不會放鬆自己,雖然是假日但仍舊打開筆記型電腦開始研究機構圖檔。吳媽媽見了這認真的房客,便想趁著他們兄妹不會來打擾的時間去親近認識一下。 吳媽道:「妳早,郭佳鳳是吧?這麼勤勞,過年放假還早起在認真做事唷。」 佳鳳見了晨世母親,立即正襟危坐道:「妳、妳好,吳媽……不,房東太太,不好意思剛才那麼失禮叫你。」 吳媽右手一揮笑道:「叫我吳媽媽沒關係啦!昨晚我跟晨曦聊過,你們感情就好到像姊妹一樣。」 佳鳳問:「他們兄妹有沒有向您抱怨我什麼缺點呢?有的話請告訴我,我會改的。」 吳母又是笑道:「佳鳳小姐您真是太緊張了啦!沒有,不但沒有,而且他們跟我說了不少你的好話。其實我還應該謝謝妳,妳跟晨世在同一間公司工作吧?我聽他說了你們相遇的事情,笑死我了。如果不是妳的話,我那不成材的兒子大概還在每天虛渡光陰,應該是妳刺激了他的上進心。」 佳鳳趕緊搖頭害羞道:「不、不,才不是我呢。」 吳母對佳鳳這人真是越來越感興趣,順著和她聊了聊家庭、成長背景,才知道原來佳鳳也是在一個貧窮家庭裡苦出來的孩子,而且有著非常成熟的想法,真是看不出在那高中生般的面孔底下藏著一顆堅強的心。也許是相似的成長背景,吳母覺得彼此十分投緣。 基於女人因素,吳母問:「像妳這麼勤奮做事,每天加班到很晚,從汐科回來的路上又是荒郊野外而且夜間公車不好等,妳不會怕嗎?」 佳鳳搖搖頭道:「才不會呢!說起來也要感謝晨世,有時候他都會載我回來。」 這時吳母殺了一句道:「當初我也是在公司裡一個十分勤勞的晚班小女工,而他們兄妹的爸爸也是個加班狂,我們就因為常常晚回家而越來越熟呢。有一次在回家的途中,也是野外,我們都克制不住衝動,就抱了起來、親了起來……」 佳鳳表情驚慌,忙道:「不、不是這樣的,我跟晨世並沒有……」 吳母突然露出非常訝異的表情問:「我的兒子很不好,妳看不上眼嗎?」 佳鳳更顯驚慌,急解釋道:「不,我不是針對晨世,他很好,很體貼……」 看到佳鳳這個慌張的樣子,吳母忍不住大笑道:「跟妳開玩笑的啦!佳鳳小姐,我那個兒子是怎麼樣的人我很清楚,不想造成妳的尷尬,不多說了。倒是這次回來,因為多了妳的關係,讓這家真的感覺跟以前不一樣了。他們兄妹以往都沒什麼互動,現在卻因為家裡多了妳這位房客而有了共同的話題,家裡氣氛也更熱鬧了。」 佳鳳微微笑道:「我也是第一次和大家過年,以前總是自己一個人待在冰冷的家裡看電視等母親工作回家,然後看見電視上那種團聚的畫面心裡都會有一點點期待感。昨晚一起放那串鞭炮,一起互道恭喜,這種體驗還是第一次。」 過年的假期雖然大部分上班族都在放假,但也不是每個人都這麼閒。接近中午的時刻,在汐止某條街上,麗育正和邊城搬完最後一箱飾品。 麗育喘口氣道:「呼、邊城,今天真是謝謝你,真不好意思過年期間還麻煩你來幫我做這種事。」 邊城到是不以為意道:「無所謂,反正我也不想待在家裡。更何況這一批小天燈吊飾正好可以讓我研究嵌入LED 使它發光,到時候就是一種新產品了,我跟你借幾個回去試。」 原來在夜市擺攤的麗育和其他攤友籌備元宵節開賣小天燈吊飾,但貨出了點問題加上其他攤友過年返鄉不在汐止導致麗育得在大年初一的上午搞定。就在她感到無力時,正巧邊城問她有關之前幫她做的那些LED 燈品問題,麗育便懇求邊城,而邊城也一口答應。 吹著正月寒風的街上,麗育多麼想依偎在身旁這個自己從未見識過的奇特男子,邊城酷酷的個性加上特異的作風以及那神奇的發明創造力,都是她過去從未在別的男子身上發現過的。不只如此,邊城還幫了她不少忙,像是麗育工作時一個煩到不行的生產計算工作,邊城居然很輕易的就寫了支程式給麗育使用,幫她省下非常多時間。 不想就這麼回家,麗育提議道:「我知道有間賣薑汁飲品的店很不錯,今天也有營業,就當是謝謝你,我請你喝吧?」 邊城同意了,兩人走到了汐止老街上,那充滿懷舊古早味的街道在農曆新年更顯應景。兩人在店裡邊喝邊聊天,這個年對麗育而言充滿了不一樣的快樂。不過邊城突然發現遠處有三個熟悉的身影向這家店走來,是怡萱、筱唯以及茹敏。 邊城心想:「是庶務三娘和 PM 啊……遇到她們八成又會有什麼麻煩,還是趕緊離開好了。」 由於前幾次的誤會造成的麻煩,邊城本能性的閃避,說是約了人,快速與麗育道別後從隔壁暗巷穿了出去。不料,就在出了前頭馬路時,一輛車正對著他衝過來…… 坐在店裡的麗育反應過來時,已經看見走過來的怡萱招手。 麗育略帶花癡狀態,心想:「是 PM 還有派遣的……我知道了,邊城剛剛一定是看到他們才會閃那麼快,大概怕我又被誤會吧!真是體貼又為人著想,不過誤會我又不介意……」 怡萱走近道:「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妳呢!妳自己一個人來喝呀?」 麗育有點想偷笑的點頭道:「嗯、是啊,我一個人。」 怡萱左手指向後面道:「那有空嗎?一起來加入『勇氣的姊妹』加油團,我們正在鼓勵後面那個傻妹去拜訪一下別人……啊!人呢?」 回過頭去時,只剩余茹敏站在怡宣旁邊。 余茹敏道:「那個飲料妹又被吸引過去了。」 最愛杯裝飲料的筱唯理所當然衝第一個去買,大大吸完一口後才與麗育打招乎。原來怡萱安排了筱唯今天去跟晨世拜個新年,順便看看要不要趁年假期間約出遊,可是筱唯還是會怕,怡萱便找了住汐止的茹敏出來幫她一起灌輸勇氣,美娟回苗栗了約不到。現在三人正要往晨世家走去,這地址可是茹敏趁著在人資單位工作時偷偷弄到手的。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過年就是要人多才熱鬧,麗育便答應了邀請。筱唯還是有些怯步,假藉不知道要送什麼禮物來藉口,麗育提議帶幾杯薑汁飲品去即可,年輕人那有在挑貴重禮品的。這解答大家也認同,筱唯再也找不到理由推拖了,只得順從,怡萱馬上打電話看看晨世在不在。 晨世家裡,吳母與佳鳳兩人忘我的聊到中午,直到這通電話鈴響好幾聲才打斷他們。 吳母跑回客廳接起,應了幾句:「你好、是……是……喔恭喜恭喜、在家呀、好、歡迎歡迎、嗯嗯掰。」 晨世伸著懶腰打著呵欠睡眼惺忪走出房門問:「媽,誰打來的啊?怎麼這麼久都不接?」 吳母感到不好意思道:「剛剛和佳鳳聊到都忽略電話了!對了,晨世你在公司的人緣還不錯嘛,有同事說要來拜年。」 晨世一聽馬上嚇醒,問:「要來我們家嗎?他有說他叫什麼名字嗎?」 吳母回答好像是叫什麼怡萱的跟筱唯及其他人要來,這可不妙,晨世跟佳鳳同住一個屋簷下的事要被發現了嗎?與佳鳳互看一眼,兩人都緊張了起來。就在這時,門鈴聲突然響起,吳母興沖沖的去開門,晨世根本來不及阻止,佳鳳也不知道現在要想什麼理由混過去才好,門開了,客人進來了,晨世阻止不了了…… 莉君衝進門來打招乎道:「哈囉,真是不好意思,臨時來拜訪看你們家有沒有人在。這盒水果是送你們的,新年快樂喔!」 跟在莉君身後的是邊城,晨世見了他們真是感動到不行,這樣就完全可以掩護接下來可能發生的意外。晨世與佳鳳馬上衝到兩人身邊藉故同事間閒話家常,拉到一旁小聲講了一下待會兒可能發生的狀況,莉君和邊城點頭表示理解。 晨世好奇的問:「你們兩個怎麼會一起來呀?該不會……」 莉君解釋道:「不不不,完全是巧合。本小姐原本是想來拜訪佳鳳順便看你的,那知道車子在路上差點撞到邊城,就抓他一起過來了。」 這個時候,晨曦也被外頭的聲音吵起,揉完雙眼看見哥哥的同事們在家裡。 晨世回頭見妹妹起床,道:「不好意思喔,把妳吵起來了。我同事他們來拜年,等等還有人會來。」 晨曦看見上一次幫自己抓到竊賊的邊城,突然臉紅了一下,心想:「慘了慘了,被他看見我沒化妝沒打扮又剛睡起來的樣子。」 飛快的跑回房間關起門,很快的梳理完頭髮再換件漂亮的衣服並塗點淡妝,還在胸前吊了一個項鍊型音樂播放器,跟平常在家的邋遢樣完全不同。房間已經來不及整理了,只能把門帶好,絕對別讓外人瞧見內部的混亂即可。 晨曦微微笑的向兩人道安:「你們好,歡迎來。」 眼神忍不住又瞄了一下酷酷的邊城,邊城也瞄了一眼,晨曦心頭像是電了一下,又羞紅起來。知女莫若母,平常晨曦是個什麼樣的女孩吳母最清楚了,這種表現很明顯就是遇上了讓自己有好感的人,在場除了晨世外還有誰是男的呢?答案很明顯了。 不久門鈴響,怡萱等四人帶了幾杯熱飲前來拜年,意外莉君和邊城……以及佳鳳都來拜訪,害羞的筱唯一見晨世母親緊張的不知道在做什麼,差點打翻了杯飲,還好怡萱幫忙才沒出糗。在心儀對象的母親面前,筱唯只想留下好印象,卻往往弄巧成拙。 一旁,麗育見了邊城真的在莉君身邊,突然心頭一把火竄出,原來邊城剛才說跟人約好快閃不是體貼她的?誤會啊,那真的是預料之外的巧合。莉君見了麗育也是一把火燒起來,雙方都看彼此不順眼,準備繼續來爭寵。 不料,晨曦卻殺出來道:「那個……葉先生,聽說你對這類產品很熟,我有點問題……」 晨曦的舉動讓莉君和麗育傻眼,她竟然把掛在胸前的播放器給邊城看,但未取下,那可是能夠直視進溝溝的角度啊!輸了,兩個人輸很大。 吳母走到晨世身邊小虧一下:「你人緣不錯嘛……不過來的怎麼都是女生?我以為科技業應該男的比較多。」 晨世傻了一下,道:「呃、這個、那個、因為……男的都返鄉了。」 見了邊城,晨世好奇的問:「你過年期間都還要做『那個』工作嗎?」 邊城明白所指,回曰:「過幾天要趁年假人員較少之際下去廠區調查一下,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們公司真的有內奸……不知道是商業間諜還是什麼。」 隨著維達科技從代工走向品牌,想要打擊品牌的人就會出現。 歡樂的年假在熱鬧中結束,吳母很感謝晨世的這些朋友們給了她一個不冷清的年節。離別是如此令人依依不捨,但母親終究得離開回去那忙碌的工作崗位。 年假結束後,卻是一場圍繞特規的風暴開始...待續 幕後畫面! 晨曦:「媽媽,絕對不能讓佳鳳姊姊從哥哥身邊溜走!」 吳母:「是呀是呀,妳也是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