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駭客

關於部落格
If(Boy.Value == "宅"){
Boy.InHouse = True;
Boy.Out = False;
}
  • 13204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爆肝無雙工程師025春酒也是席別宴

025春酒也是席別宴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二日,星期一,今天是過完年開後的第一個上工日。維達科技在春季準備推出的重點產品便是帶有圖文傳輸模組的口袋型電腦以及電子書,RD單位的壓力在過完年上班的第一秒鐘就開始增強,全面進入備戰狀態。為了搶在三月上市,甚至搶攻開學潮,一週整合測試兩週生產出貨成為郭董與鍾總在新春的最優先指示。 會這麼急不是沒有道理,因為維達科技的競爭對手們完全沒聲沒息的在年後立即開賣他們的口袋型電腦,而且以維達科技同類產品的八折價當作訂價,待到五月時又將有全球知名品牌的水果電腦相關產品問市,現在不搶市場那一切都將化為烏有。 然而就在郭董與鍾總主持的這個新春緊急會議上,薛迪克卻用沉重的口吻道出:「實在是有困難,我們的人手真的趕不上。」 郭董搖搖頭後大怒道:「喂、學弟呀,你在這開什麼玩笑啊?你到底是怎麼帶部門的啊?你這經理怎麼幹的啊?」 才過完年就連續開幹,火砲威力馬上令在座所有人從年假的收心狀態回想起現在是上班時間,這裡是維達科技。由於圖文傳輸模組是採嵌入設計,硬體預留一匯流排介接,指令也都統一規格,理論上只要模組插上去後就可以順利執行,剩下的整合測試期間就是不斷的翻修bug 就好。那……困難點到底在那裡? 在特規產品研發部的辦公室裡,亞倫問著晨世和邊城:「星期五我們聚餐,私辦的春酒,Dick不會去,就我們幾個比較熟的去,你們要去嗎?」 晨世好奇的問:「聚餐?為什麼?有人升官了喔?」 亞倫一臉奸笑道:「升官嗎?也許算吧!晉安和政和要離職了,他們都要跳去新公司,新公司給的比這邊多一萬;承憂也要走了,不知道是那,但他說待遇好很多。」 這個消息徹底震撼了晨世,但邊城似乎不怎麼驚訝。一想到對自己很照顧的前輩和之前帶他的朋友都要走了,晨世說什麼也會參加,邊城也同意參加。年後離職潮在科技業是思空見慣的,但是一個小小部門就要跑掉三個人,而且同時要走,怎麼說也不是小事,這也難怪薛迪克在會議上要被重砲攻擊。 當人才的流動成了科技業的常態時,如何留住人才就是相當重要的管理課題。只能說一路被學長提拔的薛迪克還是太年輕了,帶不了心的他此刻只能成為失敗的範例檔,可是在有限空間內壓榨員工的維達科技又何嘗不是失敗的範例?僵化思維讓維達科技成了其他一線公司的二軍,養大的球員都急著投效一軍去了。 晉安與政和休特休假並未上班,承憂則是請事假,今天晨世一個也找不到他們。這個星期會有多忙他們也許早有先見,但事情還是得要找人做,而且會議的指示是「如期完成」,這對薛迪克以及特規部來說是多麼的沉重?為了如期完工,一開完會,薛迪克便馬上與 Barton 討論如何應付。 Barton課長想了想後道:「就算讓 Steven 一個星期二十四小時搞也搞不出來的,何況他原本的 Loading就很重了。FW這一塊遲早要交到晨世手上,雖然現在的他幾乎沒有開發的能力,不過只是要除bug 的話,簡單教一下應該還是有可能的。」 薛迪克點點頭道:「臨時要一個新人扛起來幾乎是不可能,但是現在也別無他法,人資不會那麼快幫我們找到人,找到人要上手我們產品也沒這麼快,真的只有靠晨世了。」 天將降大任於晨世也,他的痛苦即將倍增。薛迪克立馬找來晨世告知他這個有如天崩地裂的好消息,這下子他終於體會到當初邊城面對前輩離職的壓力有多麼沉重,那種責任一瞬間丟到自己身上的情形沒有親自體會過是無法了解的。Notes 上的專案轉移簽核,每一個確認點擊都是相當的煎熬,點下去的瞬間就是一包沙袋扛上身。 行政手續處理完後,Barton課長帶著一些資料來指導晨世,道:「晨世,現在是非常時期,我知道要你做為一個韌體新手就要接手這些案子是很困難,但是沒有辦法了,晉安和承憂都要離開我們,這些只能交給你了,你先看一看,運用你寫馬達控制程式還有開發鞭炮的經驗。」 晨世接過來翻開第一頁,那扛在肩上的沙袋似乎瞬間爆炸開來,把它埋進深深的沙推之中。光是要看懂那些英文就是一大問題,更何況還要用它來理解內容 SPEC 的呼叫程序以及控制方式。有限的時間內要理解它並接手除錯與開發再如期交出,簡直像是陳近南要韋小寶在入宮前一晚看完全套武功秘笈一般無言。 薛迪克此時也走過來進行撫慰,道:「Chance,就像你名字一樣,這是一個機會。我知道你現在心裡壓力不小,但是我們做 RD 就是這樣,頭過身就過,只要你摸懂了基本,剩下的都只是邏輯問題。這一個星期可能都沒有時間好好睡覺,但是做工程師就是要拿命出來拼,一定要把它完成。我們做工程師不會像技術員那樣把時間規定死死的說你現在要做什麼做什麼,幾點休息……我們不會,在公司裡面是很自由的,所以也是要用力去拼……」 晨世此刻心裡正在想:「哇靠,拿命出來拼咧……真要爆肝?我不過是找份工作而已啊!為什麼工作就要拿命出來拼?勞委會不來調查一下這是不是玩命的工作嗎?在公司裡面自由又如何,人家下了班在外面自由,我們只能在公司內自由。」 確實,研發單位和生產製造測試等部們的時間管理上差別就在對「自由」的定義不同。別人在公司裡每個時間都會規定該做什麼,休息也有固定時間,像學生般打鐘上下課;RD在公司內想吃零食聽音樂都沒人管你,但是沒做完就是回不了家,只有在公司內自由,出公司沒有自由可言,因為你甚至還會被 On Call。 能夠準時下班是多麼幸福的事,晨世巴望著下班鐘聲響後離去的邊城,內心可是越來越不服輸了。晨世在內心裡深深佩服邊城,似乎不論工作壓力再大、死線再緊,邊城都有辦法順利完成上班交付工作。 夜已深,但晨世今天預定的工作還有三分之一沒完成,連佳鳳都打完卡下班過來看看晨世到底在努力什麼。不只是晨世,硬體也暫由亞倫接下因而使他必需惡補電路,史迪文依舊留很晚在進行研發,負責 FPGA 的課長和 Lucas兩人也沒離開。 佳鳳佩服道:「哇……看不出來你過完年馬上就有這麼充實的工作等著你。」 晨世噓道:「別說風涼話了,這次的模組事關重大,現在全丟到我頭上來。」 佳鳳嚇了一跳,問:「什麼?你們老闆全丟給你?他瘋了嗎,又不是不知道你的智商……」 晨世小生氣道:「喂,什麼叫我智商怎樣啊!?真是的,過來就只會惹我生氣,去、去,不要待在這裡讓我分心,我要很專心的跑這程式一遍。」 本來是想和晨世一起回家的佳鳳這下子可被碰了個軟釘子,但是看見晨世那焦頭爛額的模樣,佳鳳知道現在真的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由於之前都在做測試工作的關係,晨世現在很清楚每台機器的操作法以及它們如何透過網路控制裝置。第一天的他還能全神灌注,他有辦法知道問題點在那,但卻沒把握修正。現在不是發份測試報告給負責的工程師即可,而是自己要把問題解決掉。 晨世的心境開始變化:「這就是實刀的感覺嗎?我的每一行程式,都會執行在出給客戶的機器上,使用者會透過我的程式完成他們想要做到的事,我將決定執行的成敗。」 幾天下來,這種壓力壓得晨世喘不過氣,只能從不斷的嘗試中祈求剛好各項參數都符合正確的值。此處正是有經驗與沒經驗的工程師差異,雖然晉安過往也有過做到兩點才回家的狀況,但那反而是處在相當好的狀態,使得晉安可以連續性的把程式一路寫下去而不想停;晨世就不一樣了,他是因為不懂而消耗著時間。 Barton課長依舊關心晨世,並針對他的疑問做了一些自己能力範圍內允許的解答,可是問題仍舊不斷的往晨世的身上壓。除此之外,再加上疲勞、超時工作帶來的倦怠感,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像正在踢一場接近傷停補時的足球賽,自己卻無力射門扭轉局勢。 晨世開始抱起點離職的心態,痛苦的想:「好可怕,這些韌體程式與我的鞭炮程式相比之下根本就是隻怪獸。我能撐得下去嗎?我是不是應該也中止工作回家蹲呢?」 新人突然接手巨量工作時都會有這樣的想法,一種逃避心態,想要擺脫時間到了卻交不出東西的陰影。孤獨、徬徨,感覺辦公室像被凝結,呆望著螢幕卻想不出任何解。 邊城望著無助的他,提點道:「想不出解時不要發呆,把問題點切開來從小地方著手!找大量類似的範例做練習,把每一次練習成功的方式套用到你的問題上做測試,不行就再找、再測。」 聽完這話,再看著一旁佳鳳設計的產品外殼,晨世心想:「不可以放棄,佳鳳操刀的殼都已經賣出去了,我怎麼能輸給她?而且這樣要怎麼追上邊城?就學圍棋的方式好了,把排程當佈局,先鞏固好一塊地再慢慢圈起來,最後連接所有地,解掉所有bug!」 在不斷努力下,晨世終於搞定一個bug 並且越來越有自信的修改著韌體程式。晨世的蛻變由此刻開始,掌握度越來越高,漸漸的什麼bug 要修那裡越來越清楚,就算還是不懂得正確的程式打法,但經過幾番嘗試也能找出解答。 逐漸開竅而心喜的晨世心想:「好像可以掌握住什麼,要它往晶片送信號、往匯流排送封包都可以準確做到,這種感覺好充實,全身也好像都放鬆了。對了,這個就叫『如釋重負』吧?可以做到,我可以做到!」 Barton課長暗自觀察幾天後佩服的想:「這新人果真潛力無窮,一個星期的奇蹟真有可能實現!」 晨世則在過程中心想:「這個值改從陣列讀……我好像越來越能理解這些做法。」 到了星期五時,晨世已經讓模組穩定的運作在產品上了,連放完四天特休來上個班聚餐的晉安都佩服起晨世。這真是神奇的一週,所有人都傻眼,沒人相信晨世真能在一週內搞定,但晨世真的辦到了,他成為薛迪克與課長眼中的救世主。 當晚,眾人約在一間美式餐廳,準備舉辦席別宴。自由,沒有拘束,無話不談,分享美食也分享在維達的工作心得。 來參加聚餐的約十來人,特規來了晉安、政和、承憂三位離職主角外,還有晨世、邊城、亞倫、凱士,以及 PM 怡萱跟機構佳鳳等幾個平常在工作上常有接觸的夥伴。 席間,政和有感而發道:「雖然我很清楚科技業生態,也在業界打滾不少年,但是這家公司我覺得有很大的問題啦。不只是Dick,公司內鬥也是我想離開的原因。」 亞倫問:「Herman,你說的公司內鬥是郭派鍾派喔?聽 Tom說他們還找幫手來算計或暗中調查對方的把柄。」 晨世噗嗤一笑,這不又聊到邊城身上去了? 晉安則道:「其實我早該在我同學離開的時候就跟他一起走了,會留下來是因為允立叫我不要那麼衝動,畢竟那時還沒有找到工作。跟你們說,要跳槽真的要在職跳槽,這樣才有籌碼跟新公司談價錢。」 一旁眾人見晉安老師開始指導,趕緊筆記,畢竟誰都不敢保證自己能在這種公司撐多久。 凱士轉頭問:「政和跟晉安要走我們是早有感覺,可是你怎麼會那麼突然?」 亞倫亦道:「對呀,說真的 Dick 其實不意外他們兩個走,但是承憂一向聽話又乖乖牌,不敢跟主管『交換意見』,居然也有勇氣走,還挑在這個最需要 FW 工程師的時刻。」 承憂一貫靦腆的笑,喝了口果汁道:「沒有啊,就……就覺得兩萬五的薪水在台北要租房子生活真的存不到什麼錢。其實我過完年後就已經去報到了,對方給的比維達科技給的要多一萬,而且這幾天都會付錢,我就把假請完去那邊工作了。反正我舊的東西之前已經交接給晨世了,新的東西現在也沒什麼需要交接的。」 從承憂的身上,大家看見了時下在台北很常見的情景。異鄉遊子為了找工作而來到台北,面對的是比家鄉高漲的物價跟房租,以及一個加班爆肝的工時,整日埋首電腦前,回家只是睡眠用,但卻只能領用剛好支應生活的薪資。 說到交接,晨世趕緊把握機會問:「你們的那些程式,我有很多不懂的地方,你們走了之後我要怎麼辦?」 晉安笑道:「這週我們也不在,你不也是靠自己撐過來了嗎?不過你放心,我今天已經把所有文件都整理好放在 NAS上頭,你只要去下載就可以清楚看懂我所有程式的結構。加油,未來韌體就靠你跟Steven了,你就是扛霸子。」 這話聽完晨世可一點也沒有喜悅的感覺,只覺得又是一道重擔壓在自己身上。 亞倫這時也問:「Herman,晨世至少還有Steven可以幫忙罩一下,雖然感覺上都是Steven自己搞不清楚狀況居多……你走了,我該找誰?」 政和笑了聲道:「奶罩咧!我跟你講,雖然你領的是助理工程師的薪水,但是總有一天你會繼續成長,如果你待在科技業,不可能到三十幾歲還在領二萬多當助工,你一定要想辦法頂起自己的能力,能夠撐起一片天獨當一面。加油,我知道你可以出師了!」 晉安亦道:「對呀,你們兩個不用那麼緊張,Bent不也是剛來就被我同學的爛攤子給壓在身上嗎?現在也是王牌了,還是 Dick 愛將呢!」 亞倫聽完大笑道:「哈哈,真的是愛將喔!現在 Dick 超仰賴他寫的程式,又是大小姐的專屬工程師,最屌的是每天都正常下班東西也交得出來。」 晨世搖頭道:「但是那是因為邊城能力超強,你們把我們跟他比是不行的,我不是愛將。」 邊城一副不屑樣道:「我才不是什麼愛將,只不過剛好那些都是我有興趣的東西罷了。」 晉安道:「晨世,不要看輕自己,我今天也有看了一下你這週的成果,你真的是很有潛力的工程師。科技業這條路就跟玩網路遊戲一樣,就是要不斷解任務打怪升級,你這週已經解了非常多任務,打死一堆蟲,經驗值越來越多,能力也會越來越強。」 晨世依然搖頭道:「才一週我就感覺快死掉,以後每天都要面對排程的壓力,我都不知道還有沒有力氣衝過去。」 怡萱奸笑道:「不用擔心,老娘會幫你排得好好的,讓你舒舒服服的過每一天。」 晨世擺出被嚇倒的樣子說:「NPC 大人行行好,解任務的時限放寬一點啊!」 怡萱斜眼瞪著晨世道:「你這樣可不行喔!身為同期RD,不要說邊城,你看看佳鳳多努力,都在我排的時間內畫完。你放心,我做 PM 自然會恆量每個人的能力來做事,但是一定會把你的潛力榨出來,讓你越練越強。」 晨世痛苦的說:「星期一 Dick 丟這些案子給我的時候,跟我說什麼工程師就是要拿命出來拼。幹,真的要榨到精盡人亡才叫工程師嗎?」 政和搖搖頭道:「若是講到這個,我覺得那還是老話一句-咱的連長不夠力。你看看別的部門,他們連長都會去跟對方談分派任務的條件,我們連長是照單全收,所以全連弟兄一起掛點的機會超級高。」 怡萱亦有同感道:「是呀,所以我排程的時候也很困擾,常常插這個加那個,對你們不好意思可是又不能不對上面交待。」 佳鳳卻持不同看法道:「我覺得這種情形還好耶,反正交待什麼就完成什麼,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我們主管比較夠力吧,有擋掉不該接的東西。」 晨世噓道:「拜託,你主管就直接是處長級了,又是鍾總手下……愛將!哈!對了,鍾總現在還是很關心妳耶,妳們真的沒有什麼特殊關係在嗎?」 佳鳳又用她的左馬尾甩了晨世一鞭道:「拜託,他只是像父親關心女兒一樣好嗎?」 晉安此時邪邪笑道:「小倆口不要吵架,吵架感情會不好喔!」 話才剛說完,每個人都強忍憋著不笑,怡萱則用疑惑的眼神看著兩人,這個時候佳鳳和晨世才漸漸感覺到,原來辦公室裡的人似乎私下都在談論著他們兩,而他們卻從未自覺,直到今天晉安要走了他才脫口而出無所畏懼。 職場上就是這樣,像是亞倫的情報源:Tom 這類八卦王很多,有時候無意間就會被傳出一些莫名其妙的流言,更何況像晨世與佳鳳還一起參加比賽,平常互動又多,被人私下論卦也是一點都不奇怪。佳鳳此時又羞又氣,晨世則想擺脫被討論的陰影。 小倆口(?)異口同聲道:「拜託,我怎麼會跟他……」 是默契還是巧合?兩人話講一半,聽見對方也講一樣的台詞,突然就傻住了,換得全桌大笑。想再解釋什麼,每個人只道不需再解釋、他們了解,這下真的跳到黃河都洗不清。雖然該是生氣,但佳鳳心裡卻有一種不知名的喜悅。 餐會上,邊城並沒有太多互動,但是眼神總是掃往承憂身上,並且打量著他;承憂一樣不多話,但被問到離職相關問題時總是避重就輕。 至於邊城與承憂以外的人則把握著這個機會聊天,畢竟等將來晉安等人換工作後,想要再相聚的機會就不大了。離別是沒有感傷的,因為對方是找到了更好的工作,逃離地獄,有的只有祝福。雖然那裡可能是另一處地獄,不過至少也是待遇更好的地獄。 進行到了最後,盧凱士舉杯道:「好吧!那我們就祝福Giant、Herman、承憂將來有更好的前途,希望等你們發了不要忘記我們……哈哈!」 晉安回敬道:「當然不會忘記你們,尤其是Lucas,你的 FPGA 真的做得不錯,將來保持聯絡啊!如果有機會,那裡也 OK,就挖你過來,哈哈!」 晨世巴結起道:「晉安,既然你說我有潛力,那就帶我一起走,我寧願跟隨你學習。」 晉安卻道:「金拍謝,如果軟韌體要帶人的話,我還是比較想帶邊城,可以馬上幫我。」 眾人大笑,晨世只得苦笑。雖然是個玩笑話,但晉安這句也反應出現在台灣科技業界只想要即戰力卻不想培養新人的心態,畢竟 Loading相當吃重的狀況下,想要企業大舉培養人才是天方夜譚。就拿這次口袋型電腦趕工來說,商場瞬息萬變,電子產品生命週期又特別短,同樣的時間找有經驗的來做才趕得上,不然最好祈禱新人像晨世一樣一週內爆發小宇宙完成使命。 差不多閃人了,眾人或掏錢或往廁所移動,而晨世上完廁所時被佳鳳拉去角落,表示因為時間很晚難等到車希望晨世能載她一起回去,但又不想被眾人看見,所以約定在下一個路口等,晨世應允。 道別後,每個人各自往不同的地方去,三人離職的確定日期就在下週五,當然他們最後兩天還是要回公司辦理好交接手續。 晨世來到約定的路口載佳鳳回家,不過因為這一週來疲憊的工作,星期五又是放鬆的時刻,晨世突然打起呵欠昏昏欲睡,就在家前巷子口,一個不小心撞了一下! 「哎唷!」一聲慘叫,晨世趕緊回過頭去關心,佳鳳的腳……不巧的正好在撞擊點上...待續 幕後畫面! 晉安:「祝你挑戰BOSS成功快點轉職工程師!」 晨世:「可以的話我比較想砍帳號換遊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