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駭客

關於部落格
If(Boy.Value == "宅"){
Boy.InHouse = True;
Boy.Out = False;
}
  • 13204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爆肝無雙工程師026回娘家的感覺

026回娘家的感覺 晨世焦急的把車停好後馬上背起佳鳳爬上樓,只見佳鳳痛到眼角都泛起淚水,晨世感到相當的自責。回到家後晨曦見狀馬上來幫忙,拉起褲管發現小腿處有擦傷、瘀血,需要包紮但家裡卻沒有急救材料了,晨世立即又衝下樓去驅車在黑夜中的汐止街道飆速尋找還有營業的藥局。 晨曦在家裡先找了條乾淨毛巾泡一泡熱水後給佳鳳擦擦,並問:「妳能站起來走路嗎?裡面有傷到嗎?」 佳鳳試著站起,卻感覺相當疼痛又一屁股坐了下去。 晨曦見狀道:「不妙,最好去看醫生!可是……老哥那個笨蛋,只不過是說家裡沒有材料罷了,用不著這樣就衝出去吧?現在去那找車載呀……」 晨世在路上亂逛了幾圈找不到有營業的藥局,繞到了大同路與建成路口時正好一輛 919公車停靠在車站,從車上下來一個熟悉的背影……那不是 PM 大人嗎!怡萱下車等紅燈時眼尖發現了等紅燈的騎士身著方才晨世吃飯時的衣服,仔細瞧了幾眼才確認安全帽下的人正是晨世! 怡萱走到他身邊問:「喂,淫賊,你怎麼還沒回家啊?還是回家又出來了?」 晨世馬上把車停到路旁,急問這附近那裡有藥局。看晨世一臉急燥樣,怡萱知道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由於自己就住在建成路上,對這附近的一些藥局還有所掌握,便坐上晨世的機車後座,順便觀察一下這麼認真又心急的晨世和平常的他有什麼差別。 一下子穿梭在河堤旁的小巷,一下子又進到住宅區,這些藥局所在位置要是沒有怡萱指點的話憑他一人在街上亂逛根本找不到,可惜終究沒有一家是有營業的。 此時怡萱問:「你這麼急找藥局,到底是要買什麼?是急用藥物嗎?」 晨世這時才道出是繃帶與棉花之類普通材料,讓怡萱笑了一下。怡萱表示這些東西自己家裡有,早知道晨世要的只是這些急救箱內的物品,一開始來自己家不就好了?於是兩人朝著怡萱家方向行駛。 晨世連忙道歉道:「真是對不起,我太急了都沒跟妳說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害妳陪我在街上亂逛浪費時間。」 怡萱一臉呆樣道:「你跟我道歉做什麼……真是的,你好像每次看到我都會道歉,難道你這麼害怕我呀?」 晨世一驚,連忙說:「不、不是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不能得罪 PM 大人您。」 怡萱敲了一下晨世的安全帽道:「真是的,看你這樣子真像是做了什麼心虛的事。該不會那個人受傷也是因為你的關係吧?」 晨世當場像是被雷打中,果然不愧是王牌PM,對工程師觀察入微又深刻了解。車停到怡萱家樓下後,怡萱詳細問起需要那些東西好讓自己上樓拿下來,但晨世除了繃帶等用品外卻沒辦法具體列出清單,因為他根本還搞不清楚佳鳳的傷口需要那些東西。 怡萱發揮起 PM 本領,逐項問起,細細整理,同時問了是怎麼受傷的,但見晨世吱唔其詞說不清,在怡萱投以 PM 的強烈氣勢之情況下,晨世才像是個被逼供犯人脫口而出是因為自己騎車不小心害對方擦撞小腿,仍舊保留了自己載的人是佳鳳這個秘密。 怡萱大喝聲:「笨蛋,某種程度上這算是車禍吧?應該去醫院檢查一下,搞不好傷到了骨頭,那可不是包紮完就沒事的。」 晨世又是一番道歉迴圈道:「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還好有 PM 大人提醒我。」 怡萱又是一陣氣道:「停!不要一直跟我道歉,你應該道歉的是因你而收傷的那個人吧!」 或許是因為從小幫妹妹包紮慣了又沒生過啥大病大傷,晨世對於就醫還真沒啥概念,而且這麼晚了診所跟藥局一樣都沒營業了,晨世乾脆問清楚要怎麼做較好。 怡萱道:「你先回家帶他到國泰醫院去,就在建成路底,左轉後停到下一個門也就是急診區那邊,馬上到櫃台登記處理,聽從護士的指示。記得帶健保卡跟現金,急診費用會比平常貴,但是這麼晚了也只能去看這個。」 果然是PM,完全把該做的步驟跟流程解釋的很清楚,晨世也很仔細的記著並感謝。 怡萱一邊觀察著一邊說:「你這個人啊……體貼是很體貼,但是還不夠細心。」 晨世又在道歉道:「對不起,我會改進的!」 怡萱快要爆炸了,訓斥起:「要我說幾次你不要再向我道歉了啊!真是的,非要惹我生氣不可嗎?」 晨世急語:「對不、不、不對,我……這……那……」 整個像是打結般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明明讓對方這麼生氣,卻不能抱歉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見了這一幕,怡萱輕笑著說:「你真是一個有趣的人耶!不過就不細心這點,可不要出現在感情上喔,不然會讓好女生跑掉的。」 一提到感情的事,晨世又想起國中時代發生的事,臉色一變,怡萱也注意到了不對勁。 晨世道:「跑掉嗎……是啊,就是因為不夠細心,也許這真的是我的一大缺點。」 怡萱不明白晨世所指為何,猜想或許是過去有發生過什麼,但為了幫助筱唯便道:「有時候這種事就跟研發一樣,不能因為以前出現過某一個嚴重的問題以後就不敢碰它,你必需找出問題的原因並克服它。如果你是因為對女生不夠細心而有痛苦的回憶,不如牢記這一點,可以讓自己以後在與女生相處時記得要細心,自然就會細心。」 晨世想想,的確,自己總是在關鍵時刻慌忙,或是平時沒有更深入的去想到那麼多,今天怡萱這番話至少教會了自己要「記得」這件事,時時刻刻想一想,就好像寫監控程式定時要看一下狀態般,要讓自己和程式一樣常常的想起來。 與怡萱道別後,晨世立馬回家背起佳鳳往車上,安置好她後小心的騎到醫院進行診療。情況似乎還好,但內部也有因撞擊而拐到,估計這一兩天佳鳳都難以自行走路,可能需要拐杖之類幫忙或別人攙扶。 回到家後,佳鳳嘆氣道:「怎麼辦,我都已經買好早上的車票,跟媽媽約好週末回去過我們的晚年。」 晨曦見狀便鼓動道:「當然是叫害你受傷的人負責啦!哥,你要負責陪佳鳳回台中去。」 晨世為負起責任便道:「好呀,我陪妳,幾點的車?」 佳鳳臉一紅,有點期待卻又害怕的問:「要晨世陪我回台中?我要搭四點半的莒光號。」 晨世聽了卻開始猶豫起來!的確,自己害佳鳳受傷應該要好好負責的,但是這週操勞到爆導致現在累得要命,本想趁週末好好睡它一番,卻要一大早被挖起來搭火車去台中?看看現在的時間,大概也不用睡什麼就要起床了。 佳鳳看見晨世那好像很為難的樣子,生氣的轉過頭道:「算了算了,要那個害我受傷的笨蛋一大早爬起來陪我,不如我自己爬著回台中好了。」 晨曦見狀馬上撥了通電話給母親道:「媽,我告訴你,哥哥他害佳鳳受傷現在又……」 晨世見狀馬上回答道:「我陪、我一定捨命陪君子!」 佳鳳小噓道:「哼,還要別人勸說才點頭,那一開始就不要答應的那麼快。」 晨世回想剛才怡萱所講,自己果然不細心,沒觀察到猶豫已經對佳鳳帶來不悅及尷尬。然而晨世此刻卻心有所盤算,如果能在陪她的期間事事細心讓她對自己改觀,也許就能改善自身的缺點。沒錯,要時時想到細心,剛才就是一時又忘記。 答應了佳鳳後,晨世馬上去整理一些簡單的行李,小歇一下準備搭四點半的莒光號。時間差不多時,晨時掙脫疲倦起身小心的攙扶佳鳳到車站並加買一張自己的票,來到月台望著星空。寒風有些刺骨,細心的晨世坐到了迎風的位置幫佳鳳擋,讓佳鳳有種心暖之感。 佳鳳心想:「好奇怪喔,明明是回家過年,怎麼感覺像是回娘家呢?」 莒光號緩緩駛入汐止站月台,兩人上車,旅程開始。 累斃了的晨世一坐上椅子靠頭就睡,佳鳳卻多著一點興奮感待消化。這是體貼嗎?這是一種可以讓自己依賴的感覺嗎?在自己生命中從未出現過這麼樣一個男孩。或許是一時的意亂情迷,覺得晨世那酣睡樣子好可愛,依賴感與睡意強烈的催促之下使得佳鳳不知不覺的睡著,而且是靠著晨世的肩膀。 車至竹南後天已亮,兩人決定在此換搭海線班車至清水。離故鄉越近,佳鳳的心裡就越期待見到母親,她已經好久沒有欣賞這片她熟悉的海線風光,忍不住左瞧右看窗外風光。巨大的風車、白沙屯海濱、通霄發電廠……一幕幕景物勾起她離開時的記憶。佳鳳迫不及待的介紹這些風景給晨世知道,分享自己內心的喜悅。 相對於佳鳳,晨世還是一整個累,坐上車後又是靠頭就睡,一路上只是虛應著,讓佳鳳感覺晨世實在相當敷衍。 佳鳳有點悶的說:「其實你是不是不喜歡跟我一起回來,覺得很煩?那下一站你就下車回去汐止好了。」 晨世立馬驚醒道:「不不不,我絕對沒有這層意思。」 昨晚才剛被教訓不夠細心,現在晨世可是具體了解那是什麼意思。女孩子的心思果然是很纖細的,一刻都不能馬虎,為了改善這個缺點,晨世開始對佳鳳噓寒問暖並找話題聊,但佳鳳卻擺出小姐姿態把頭一撇故作高傲,使得晨世在車廂裡看起來就像個可憐男友。 一旁的旅客甲見了佳鳳那樣便對旁人道:「現在的高中女生都這麼刁嗎?我以為國中妹才這樣!」 旅客乙則道:「看身高,搞不好是長得比較熟一點的國中妹。」 不巧兩人講太大聲,被佳鳳聽見惡眼一瞪,兩人馬上在苑裡站下車!佳鳳氣的可不是被評為「刁」,而是又有人把自己當成高中生來看,更離譜的還有人以為是國中生。 列車行過大甲,來到清水,晨世小心扶著佳鳳走下月台。招了一部計程車,晨世先小心的把佳鳳扶進車內,再把大包小包禮物放進後車廂。佳鳳為了慶祝找到工作並且感念母親的辛勞,特地準備了許多家中欠缺的東西帶回台中來。 路上,司機大哥不免俗的聊起問:「你們是學生喔?」 晨世假裝回應道:「是呀,我大學生。」 司機大哥虧道:「喔!大學生吃幼齒高中生喔?不錯嘛!」 佳鳳馬上生氣道:「我已經二十三歲了!」 司機大哥驚訝道:「真看不出來呢!」 沒一會兒就到佳鳳家了,小心翼翼的扶佳鳳到一旁石椅坐著再把行包搬下來,佳鳳仍氣著別人把自己當作高中生看。按了下電鈴,郭母聽見那期盼已久的女兒聲音傳來立刻打開門下樓迎接女兒。 郭母關心的問:「小鳳,妳的腿怎麼了?」 佳鳳斜眼瞧了一下晨世後回道:「沒啦,我走路不小心。」 郭母也瞧見了晨世,問道:「那你是……」 晨世帶點恐懼的說:「伯母您好,我是她同事,因為她腳不方便所以我陪她回來。」 佳鳳沒等母親開口,但她知道母親會問什麼,搶先解釋道:「我們只是普通朋友!」 晨世也趕緊點頭道:「真的,我們只是普通朋友。」 郭母一臉窘樣道:「你們幹什麼那麼緊張?是男朋友又沒差,都幾歲了有男朋友也很正常。」 兩人還是極力撇清關係,但這解釋還真費功夫,又不想說受傷是晨世害的,可帶著一位普通異性朋友回家也很奇怪。為了轉移焦點,佳鳳馬上把帶回來的禮物都拆開,這些都是她這幾個月存下來的薪水買的,替家裡換掉了會漏電的吹風機、新的省電又亮桌燈、無線電話、吸塵器……等產品,改善母親的生活。 忍不住抱住母親的佳鳳道:「現在我有工作,妳不用再那麼辛苦加班。」 郭母道:「怎麼會辛苦?其實也做習慣了,真叫我閒下來我也不知道要做什麼,妳又不在家裡也沒人陪我。」 看著這一幕,再環顧這老舊小公寓,斑剝的牆和會漏水的天花板,只有幾坪大的小隔間,晨世這才體會到佳鳳背後多麼辛酸,也才明白為什麼她願意用加班爆肝換取工作的穩定與升遷的機會。難道人真的是需要激勵才會成長嗎?在貧窮之下出生的孩子會對滿足物質慾有更大的渴求嗎?從佳鳳努力賺錢後幫家裡換掉這些舊產品來看,也許那不算慾望,只是一種祈求。 母女兩一話家常就話到中午,中間晨世也小聊一下,開始理解佳鳳的過去。從這些話題中晨世開始理解了一些佳鳳過往與他認知不同的行為和價值觀是為何而生,而他也謹記著怡萱的話細心聽著關於佳鳳的一切。晨世知道佳鳳過去的苦,在他心裡突然產生了一種保護念頭,一種不希望佳鳳未來再難過的念頭。 聊著聊著,郭母喝了口茶問道:「對了,媽還不知道你這次去台北是在什麼公司上班呢,只聽妳說是科技業當工程師,是那一間啊?」 佳鳳掏出名片道:「妳看,我就是在這間『維達科技』工作。」 一聽見維達科技,再親眼確認名片上那四個字,郭母突然心一震,雙手鬆開握著的茶杯,應聲墜地。這一摔嚇到了佳鳳與晨世,陶杯碎裂,晨世馬上起身幫忙處理,並要佳鳳好好坐著別再傷到腳。為求表現,晨世冷靜分析步驟,收拾乾淨連殘渣都清空,並用上了剛帶回來的吸塵器還一邊教郭母如何操作。這些細心的舉動也真讓佳鳳心中對晨世的印象改變了,開始把分數往上打。 處理完後,佳鳳問:「媽,妳怎麼一聽到我講公司名字就摔杯子呀,這麼不爽嗎?」 郭母趕緊搖頭道:「沒、沒,媽是太高興了,一時激動了一下。維達、維達也算是有點規模的公司。」 晨世訝異道:「我一直以為我們不算什麼知名公司耶,沒想到您也聽過。」 郭母又問:「那……那你們董事長,郭建瑞,他有跟妳聊過天嗎?」 佳鳳大笑道:「媽,妳想太多了啦!董事長耶,平常都忙營運的事,除了開會會講到話外就頂多是搭電梯的時候遇到問安而已,怎麼可能跟董事長聊天呢?」 晨世此時吐槽道:「對,董事長不可能,總經理就對妳超關心的,三天兩頭就看妳們在聊天,加班還會對妳特別關心呢。」 佳鳳作了個鬼臉回道:「那是因為我跟莉君是好姊妹嘛!對我來說,總經理就像是……嗯……乾爹吧!哈哈!」 郭母若有所思,問:「你們總經理姓什麼?」 佳鳳曰:「姓鍾。」 郭母聽完很直接的吐出名字道:「鍾代偉!?」 晨世更加佩服道:「哇靠,您真是太厲害了,是我們副總很有名嗎?還是您常常閱讀天下或商周之類的雜誌?總不可能是在新產品發表會的新聞什麼之類的看見吧!」 郭母卻沒說什麼,只是表示以前偶然知道有這間公司和那幾個高層而已。語畢,她從口袋掏出一個紅包袋,遞給佳鳳,送上一句晚來的「新年快樂」,佳鳳連忙要母親把錢收手,自己已經工作不需要再拿錢了,但郭母卻言這是父母對孩子期許平安健康的傳統,壓歲錢是一定要給的。佳鳳不再推辭,母女緊緊相擁。 看著這對感人的母女,晨世心頭有微微的酸,為了轉移一下注意力,開始東張西望打探這屋裡的東西。突然晨世發現在靠窗的牆角擺著一台球狀物,中間被雕空,底下好像還裝置著輪子和一些機電元件,好奇的把玩了一下,卻看不太出是什麼。 佳鳳問:「你對這東西有興趣喔?」 晨世道:「嗯,感覺造型很獨特的飾品,但看不出是什麼。」 佳鳳道:「那是我小時候的夢想。有一天我在讀童話故事,看見故事中王子和公主幸福的馬車,就興起設計念頭,這也是我第一個設計產品。雖然沒有馬,只有一節車廂,我想讓它轉動,跟隔壁大哥哥拿了它不要的馬達和拆解壞掉的玩具車底來用卻不會轉,所以它一直都只有一個殼但是沒有運轉的靈魂在。」 和晨世解說完後,佳鳳又被媽媽叫回去,而晨世則繼續把玩這造型不知該說前衛還是童稚的馬車廂。就在仔細研究著那電系時,突然間晨世的腦海中浮現一絲又一絲配接邏輯,望著那堆電線與馬達的同時似乎隱約能看見什麼線接錯了、什麼線沒接上,以及缺少了那些零件所以無法正常轉動。 雖然不算很長的時間,但好幾個月來晨世不斷在做電路測試工作,而且是針對各種類產品做測試,對各種基本電路的熟悉已經到了像固存知識。或許這就所謂的「經驗累積」,而晨世很快把經驗應用在這個第一次見到的裝置上,開始嘗試著對它debug。 不久郭母把準備好的飯菜拿出來,晨世體貼佳鳳腿傷,要佳鳳坐著就好,自己則進廚房幫郭母抬菜出來。佳鳳好奇剛才晨世對車車做了什麼,拿起來一轉動,沒想到那車廂竟然有動力轉動,輪子已可載動車體前進。是靈魂,晨世讓佳鳳的童話設計活了起來。 佳鳳心想:「不可思議,載著王子與公主的幸福竟然真的轉動了!這是……最棒的禮物。」 這一刻,佳鳳終於確定,晨世就是自己生命中在等待的那個人。 抬好菜,擺好碗筷,晨世體貼的幫佳鳳添飯,並細心的問要添多少,這舉動卸下了佳鳳心裡對晨世最後的防衛,她不再抗拒這種感覺。佳鳳深深感激晨世,因為這個馬車廂對她而言意義重大。此時樓下有人找郭母,郭母只好叫兩人先開動,自己去樓下看一下。 趁母親不在,佳鳳帶著感激與愛意的眼神看著晨世說:「謝謝你,晨世,是你完成了我的夢想,不論是比賽的設計或是這個馬車廂。當我成為設計師後,你要一輩子做我的工程師,實現我的夢想!」 不過晨世聽見佳鳳這句話,整個人像是被閃電打中,時光回溯,回到記憶中最讓他快樂也最痛苦的時光。 一個女孩子也曾經對著他說:「你要一輩子做我的工程師,實現我的夢想!」 那是最青澀的少年時,一段美夢的開始,卻走向惡夢的結局...待續 幕後畫面! 怡萱:「下一間,五秒後左轉,直行六秒後右轉,接著往前三秒。」 晨世:「不愧為PM,排程很精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