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駭客

關於部落格
If(Boy.Value == "宅"){
Boy.InHouse = True;
Boy.Out = False;
}
  • 13204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爆肝無雙工程師027命運的轉學生

027命運的轉學生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在晨世的記憶中那天是雨天。雨是大是小晨世已記不清,他只記得那天,老師帶著一位撐著黃底紅色小碎花傘的女孩進了教室裡,那女孩的臉上帶著一股陌生感,眼神有著防衛性,卻又不是怕生的恐懼。 老師道:「大家早,這位是本學期新來的轉學生,張夢凡。那夢凡,你就坐在最後一排靠窗的那個空位子上。」 晨世眼神一亮,這位子不就正好在自己前面嗎?對喜歡結交朋友的晨世來說,在這個國中三年級還能多認識一位新同學也挺不錯的,尤其她又是一位女同學,更是令晨世興奮。在這個青澀的愛情悄悄萌芽的年代裡,分不清是友情或愛情、欣賞或喜歡,甚至對人性也不甚了解的晨世,初時對著這名女孩只是抱著好奇心。 晨世仔細打量了新同學一番,因為國中生髮禁而不能留過肩的頭髮在雙耳下各綁了個小辮子,臉蛋是標準鵝蛋臉,漂亮到不行,如果那個年代有黑什麼會妹妹之類的節目,以她的水平必然會被電視台邀請入座吧! 夢凡就坐後從書包取出文具,不小心在打開筆袋時灑落了筆,好心的晨世當然立即幫忙撿起,並趁機寒暄幾句,但夢凡除了像公式般的感謝語外並沒有多語。原以為這只是一時的陌生,相處久了就會聊開來,但一個月過去後,夢凡跟晨世間依然沒有什麼話題,甚至連問候早安都只有微微點頭回應。 觀察許久的晨世注意到了夢凡從沒在他面前開心的笑過,而且和座位附近的同學也幾乎沒有任何互動,更不用說班上其他同學了。國中的班上總會有幾個自以為早熟的無聊男子開始施展交際把妹的手腕,但夢凡依舊理都不理,潑了這些營造熱情者一盆冷水。不只是對男生如此,對女同學依舊如此,而女生間又最喜歡玩小團體和聊是非,這位新同學很快就成了同儕間的排擠對象,可是單純的晨世依然對她很熱心。 如果你要問晨世為什麼這麼關心夢凡,那答案絕對不是因為對方是個正妹,因為在晨世的班上不是沒有同樣漂亮的女孩。這個原因當時的晨世自己也不了解,但在多年以後他終於了解,或許是因為……他們有著相似的感受。 單純的國中生晨世在班上一直是個傳統好人,或者你可以叫他開心果,雖然那在青少年階段往往是被欺負的代名詞。開朗活潑又喜歡交友的晨世最在意的就是別人對他的態度,如果對方生氣或是不悅,晨世馬上就會害怕失去一個朋友。漸漸的,班上的部份同學似乎也掌握了晨世這樣的「弱點」,來自心底深處的邪惡驅使他們對晨世進行牽制。 已不記得他們的名字,記得的只有外號叫「阿順」「阿祥」「阿凱」。某日,就在阿祥想親近夢凡卻被打槍後,心生不滿的跟阿順與阿凱聊天解悶,阿順不知何故也找來晨世。 阿順道:「喂,晨世,你坐在張夢凡後面,可以幫我們一個忙吧?」 晨世點頭並問:「幫什麼?」 三個國中生不懷好意的笑著道:「我們想請你等等下午上課的時候幫我們做一件事。」 阿順拿出一個比屁股還小一點的軟墊,有著特殊氣孔,在他雙掌用力一壓下,軟墊發出了像人類放屁的聲音。原來他們想要晨世作弄一下夢凡,趁著老師上課前必然會做的起立敬禮時,讓晨世抓住機會把整人小墊放在椅子上,待夢凡坐下時就會放出屁音引起全班的注意。然則晨世猶豫了,這麼作弄人好嗎? 阿順見晨世如此,拿出心裡早已準備的說詞道:「我知道你不喜歡作弄別人,但這只是開玩笑、開玩笑,你不覺得她平常跟班上同學之間都沒什麼互動嗎?所以我們特地安排這樣的節目,王老師也知道,待會兒王老師會出來打圓場並鼓勵她多跟同學交流,還會講一堆團體生活有的沒的東西,反正就是教育者那種說詞。」 雖然都搬出老師了,可是晨世還是有點猶豫。 阿凱見了便開始沒好聲道:「是怎樣,這樣一點小忙都不幫?是不是兄弟?還是你瞧不起我們設計的節目?既然瞧不起,那沒關係,你可以不要,我們找別人啊!」 三個人都開始擺出一付不想理晨世的態度,晨世馬上怕了,在反覆思考幾次後覺得既然老師都要協助了,而且這確實對夢凡比較好,便答應了當「執行者」。阿凱特地告知他,既然答應了待會兒無論如何都要做,不然就不是兄弟。 待晨世走後,阿順問:「沒問題吧?萬一等一下老師……」 阿凱拍胸脯道:「安啦!我前天被叫去導師室時有聽到,王老師今天請假所會有代課老師來代這一節,到時候晨世問的話就說不知道王老師今天請假就好了。幹,就算晨世真的生氣又沒差,他如果因此跟我們絕交我們又沒損失。」 阿祥點頭狠笑道:「給林北難看,害我被那群女生笑搭訕失敗,林北也要給妳好看!」 果然一切照著計劃進行,代課老師取代了王老師出現在課堂上,晨世不知道該不該做,在班長喊聲「起立」同時,他看了一眼阿順同時指著手上的整人小墊子搖頭,阿順卻用一個點頭回答他。還是要實行嗎?阿凱也說過無論如何都要做,晨世只好趁著鞠躬瞬間把墊子丟到夢凡椅子上,夢凡坐下的瞬間,清脆如氣笛聲迴盪在整個教室間,瞬時接續的笑聲不斷,每個同學都邊笑邊往聲音的源頭望了去。 夢凡從屁股底下拿出了墊子,惡眼往晨世看去,晨世想解釋卻吱唔其詞,畢盡整個計劃因為老師請假打亂了(晨世所認知的計劃),但夢凡又瞧見偷笑的阿祥等人,似乎了解了是怎麼回事,只是把墊子還給晨世而未多語。 下課後,晨世無所不用其極想向夢凡解釋,但夢凡並不理會,只表示自己沒生他氣,也知道這件事幕後還有其他人,並請晨世別再來煩自己。但晨世一直耿耿於懷,不斷道歉,同時還多餘的替阿祥等人向夢凡解釋。 夢凡終於煩了,怒道:「拜託!你可不是不要那麼單純啊?被人利用了還不知道?你為什麼要一直替他們道歉?他們根本就是借刀殺人你不懂嗎?」 晨世卻搖頭道:「不是啦不是啦,真的是大家關心妳,只是開個小玩笑,畢竟大家都是朋友。」 夢凡卻冷冷道:「我告訴你,我們只是同學,不是朋友。」 這話一出,凍結的晨世的嘴,他不再多語,也感受到夢凡生氣的心。 國中三年級拼聯考的日子既充實又快,很快就到了一九九年底。這個年底非常特別,跨年活動辦理的比過往都還要盛大,因為台灣也配合世界加入千禧年倒數。千禧年顧名思義便是一千年才有一次的週期,生活在這個時代的人們何其有幸的參與其中,當然盛大舉辦活動。雖然這群國中生們雖然不了解千禧年的意義,卻也知道今年跨年會很熱鬧很好玩。 熱鬧之夜必有寂寞之人,班上的小團體們一個一個約定當晚的活動,自認和全班都是朋友的晨世卻沒有得到任何邀請。回到家後,晨世發現晨曦竟然正在換衣服,原來她和同學們約好今晚要去慶祝。母親忙加班,連老妹都不在家陪自己了,晨世又要一個人面對空蕩的屋子說新年快樂嗎?按奈不住寂寞的晨世決定到街上走走。 不知不覺走到一處暗巷,發現三個高中男子正在搭訕誘拐國中妹……等等!晨世仔細一瞧才瞧清楚,那不是夢凡嗎?是她熟人?不,看得出來夢凡是背威脅逼迫的,晨世仔細想了一下,這附近沒有人,自己雙拳又難敵三個高中生,得有救兵才行! 越是沒有人的地方越會有被人類討厭的東西聚集,就好像被欺負的人總躲在無人的角落一般,他們無奈又生氣,若有機會真想發洩報復一番。這個原則不只人類,動物也適用,不少流浪狗被人類趕走後便在這塊鮮有人跡的暗巷附近生存,晨世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地上的石頭空罐就是往狗丟去,犬兒理所當然追了出來回擊,不只一隻,是十隻,是一群,是集體想要撕裂只有一人的晨世。 動物們果真如晨世預期的行動了,晨世拔腿就跑,狗兒不停的追著吼叫著,晨世衝進了暗巷裡,見那些高中生正打算對夢凡下手時一把牽起她的手就是往前衝!三個高中生可傻眼了,原想教訓這小子一番,但見後方一群狗兒瘋狂追來,嚇傻了的他們拼命的逃。晨世因為從小在這長大熟悉這裡環境,帶著夢凡從另一處狹巷翻過垃圾桶離開回到大街上。 晨世喘口氣問:「妳沒事吧?」 夢凡愣了一下,把頭一撇道:「笨蛋,用那麼危險的方法。」 晨世傻笑的摸摸頭道:「真對不起,嚇到妳了。」 夢凡小生氣道:「你就不會反駁一下我嗎?明明是你救了我,卻還道歉。」 晨世大笑道:「這麼說也是喔!可是妳這麼晚怎麼還在街上晃?」 夢凡把頭一撇道:「不關你的事!」 晨世卻從眼角讀出了寂寞,道:「妳是不是也有種……想要找人陪的感覺呢?因為妳是轉學生,這麼需要熱鬧的時刻,朋友應該都在其他地方吧!」 聽見這話,夢凡突然低下頭道:「我……我只是想街上晃晃,但是晃了晃才發現一個沒有朋友的人在熱鬧的地方只是更讓自己寂寞。」 看出了夢凡的內心,晨世不知那來的勇氣抓起她的手道:「那我帶妳去一個地方!」 意外的,夢凡並沒有排斥。再過不久就將跨年,晨世趕緊從家裡搬出上學用的腳踏車,取了幾枝聖誕節時鄰居沒放完的仙女棒,載著夢凡,往白匏湖移動。 寂靜的黑夜,晨世把腳踏車停在省道台五線旁,沿著小路帶夢凡進到一處與世隔絕的林地裡。這裡沒有城市的喧鬧,有的只是幾許樹叢和一個倒映月色的湖,喔,現在還多了兩小無猜。樹叢擋住了冬季凜冽寒風,因騎車而運動的晨世散發著熱氣,溫暖著夢凡的手也溫暖了她的心。這是夢凡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她了解了,原來這就是她一直在尋找的感覺,卻也是自己最害怕的感覺。 夢凡低頭問:「你一定也覺得我是孤僻、耍自閉、目中無人的女孩吧?」 晨世搖頭道:「不!妳不是那樣的人,現在的妳不就願意在我身邊嗎?」 是呀,是願意的吧?終於,夢凡認知到那是一個可以信賴、依靠的感覺。 夢凡點點頭道出自己過往:「我父親因為經商關係,經常要更換駐點,加上積蓄都投資在公司沒有買房子,所以我們家都跟著父親搬家在當地租屋。我爸爸跟友人合資開了現在這家工廠,專門客製模組,而他負責跑外地,都會駐點在大客戶那裡提供解決方案,家裡有一半家具是爸爸的機台,客廳也總不缺乏來看樣品的客人。」 少年晨世聽不太懂又是客製又是模組是在講什麼,但夢凡很有耐心的為晨世一一解釋。或許是從小生長在那樣的家庭,夢凡也見過不少客戶叔叔,偷偷聽著他們聊公事的同時也學了不少觀念,也見識過不少父親賣笑賠罪或懇求時對方的嘴臉,那是她厭惡的。 夢凡續道:「我討厭這種待人處事的低賤感,所以我總是擺高姿態,想保護自己。每間學校的輔導老師都對我說這樣不容易交朋友,但是交不到又如何?每次總是認識沒多久我就要搬走,以後也不會再聯絡,到了新學校時班上人早就有情感了,轉學生只會被排擠,所以我寧可保持現在的我,不想改變什麼,反正不久後我就會離開,沒有感情最好。」 聽著夢凡這麼說,晨世低下頭道:「未必一直待在同一個班上就不會如此!其實我很想要跟大家都是好朋友,但是總覺得有些人還是不想理你,不管你對他多好。不過沒差了,明年就要聯考了,等上了高中又會有新生活和新朋友吧!不過,我不會忘記妳的,我保證!」 夢凡聽了晨世不會忘記自己,有點感動,卻不想表現出來,擺出高姿態道:「笨、笨蛋,什麼不會忘記我的……還有,不是明年,是今年,因為已經過午夜十二點了。」 晨世看了一下手錶,開心道:「真的耶!好,我們來放仙女棒吧!」 從袋子裡掏出棒子與打火機,兩人開心的在夜的叢林中揮舞著仙女的璀璨,這一夜兩人好不開心。對兩個人開說,和別人跨年都是生命中的第一次,當晚他們沒有睡,互相傾吐著內心封沉已久不曾對人訴說的心情,也了解彼此的過往,分享生命中曾經的開心或傷心。 直到天亮,過去的回憶幾乎已經倒帶三次了,對著千禧年第一道日出,夢凡開始把話題帶到未來,交流彼此的夢想。 夢凡道:「其實我很討厭我父親這樣的客製代工性質工作,我希望能賣給客戶的是我自己的設計!所以,我想要成為一個設計師,設計出讓全世界的人都為我瘋狂的產品,就好像蘋果電腦的 iMAc 一樣令世人瘋狂。所以我已經決定了,我要唸高職,我要用這三年把基礎打好,等將來唸理工學院後才能恣意揮灑我的創意,參加各種大專比賽。」 晨世望著眼前這位女孩子和她遠大的夢想,這完全不是自己所能比的。雖然都到了要聯考的階段,但是晨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未來要怎麼規劃,也不知道要唸什麼學校。和夢凡相比,晨世完全無法編織一個未來給夢凡知道,但這反而讓夢凡起了個念頭。 夢凡掩嘴邪笑了下道:「下星期六你來我家,我有東西要給你看。」 晨世答應,但追問是什麼東西,夢凡卻故意不答。在日出後山嵐的圍繞下,已經疲睏的兩人離開湖邊,晨世把夢凡載回家後道別,回家倒頭大睡。 一月八日,晨世依約來到夢凡家。為了給對方父母留下個好映像,晨世特地穿的整整齊齊並梳理好頭髮,按下門鈴後開門的是帶著親切笑意的夢凡。和在學校時板著臉不同,晨世這才知道原來夢凡也有著迷死人的笑容。 進門後夢凡道:「我爸要陪客戶去打球,我媽也有事出去,你坐一下。」 聽見這句話,晨世傻眼,這不就是……每個男人夢想的:正妹找自己回家,父母不在家!正當晨世開始臉紅心跳充滿期待時,夢凡從房間走了出來,手上拿著一個小盒子,小盒子用一條長長的線連到另一端一個像「蛋」一樣的玩意上,盒子上還有著像開關的按鈕。夢凡按下了開關後,線的另一頭似乎微微振動著,這個東西、這個東西、不就是……時下最新潮的 MP3隨身聽嗎? 不過在這個年代,MP3 還是很新的東西,而科技也尚未突破,這台裝置的快閃記憶體只不過有著128MB的容量罷了,能存放的MP3曲數實在不多。不過這是一個樣品,其中播放器本體是某公司製的,而蛋狀耳機模組則由夢凡父親的公司負責,這是之前的限量客製品打樣留下來的。 夢凡開始解釋道:「這個播放器外型太方正了,所以我試著用工具改殼,但是裡面的線似乎要重新佈好才塞得進新殼,我不太會弄這個,你可以試試看嗎?」 晨世點頭,原來夢凡是要自己來幫忙的呀!此時夢凡拿出另一個流線型的殼,晨世把原本的電路拆下來後,小心的塞了進去。因為父親不在家的關係,家中水電出了點小問題時母親都丟給晨世負責,所以這點小玩意晨世還算拿手。重新裝好電池跟線路部分後,果然線會卡住,晨世用工具將線切斷,繞過卡住的點再絞合回去,成功讓它運作。 夢凡拍手道:「好棒唷!晨世,我現在相信,你也有理工魂,而且很適合當工程師!」 「工程師!?」晨世對這一身份有些訝異,也感好奇。 夢凡懷著興奮與期待握著晨世的手道:「你知道嗎?設計師是為了實現人們的夢想而存在,工程師則是為了實現設計師的夢想而存在!我想要設計讓人類生活更方便更進步更美觀的東西,但還需要工程師的專業實現我的夢想。晨世,你願不願意跟我一起努力?」 仿佛是被告白一般,晨世沉浸在極度鼓燥的氣氛中。夢凡的臉是那麼樣的真誠,真誠訴說著內心的一切,她希望的就是一個能陪著她一起成長的夥伴吧?一個最知心、最熟悉、最有默契的角色,這也反映出過往夢凡不斷轉學都沒能找到知心人的渴望。 不答應還是男人嗎?晨世理所當然的回:「那當然,我一定要成為工程師!」 聽見這句,夢凡開心的笑了,道:「那麼,讓我們一起努力吧!我查過了,離汐止最近的就是南港高工,我們可以一起去讀,將來再一起考天大地大台科大……啊好像還太遠了,呵呵,總之我們一起努力就對了。」 剎那間,晨世理解了,為什麼上天安排這位轉學生來到自己班上、坐在自己前面、與之邂逅,原來這是命運,是指引自己未來方向的女神。從一個對前途茫然不知的少年蛻變成有目標有理想的考生,兩人有了共同目標後,開始一起努力讀書。 班上同學們漸漸發現那個沉悶高傲的女孩開始與人有了互動,阿祥看了她與晨世有說有笑更是一把火上心頭。兄弟有氣,阿順獻計,因阿凱與晨世聊天後知道了他們兩人的夢想,阿順便想出了個絕妙的整人法子。 四月十七日放學後,阿順找來晨世道:「你知道嗎?學校要為畢業生舉辦一個畢業設計展,我聽阿凱說你和張夢凡有個設計師與工程師的夢想,你要不要為她報名參加呢?」 晨世聽聞,喜笑道:「我明天告訴她的話她一定會很開心的,謝謝你這個消息。」 阿順笑回:「那裡,我夠朋友吧!」 晨世比了個手勢道:「當然啊,好兄弟!」 阿順目送著傻瓜晨世的背影,暗自竊笑。另一頭,夢凡已回到家了,但是才一回到家便聽見父親很緊張的與母親對話。 張爸道:「沒有辦法了,下個月房子到期我們就搬家,銀行我會再去拖一下,一個月內我們要把一切安排好。」 什麼!搬家?這消息震撼了夢凡...待續 幕後畫面! 晨世:「那誰來實現工程師的夢想?」 夢凡:「GOOGL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