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駭客

關於部落格
If(Boy.Value == "宅"){
Boy.InHouse = True;
Boy.Out = False;
}
  • 132041

    累積人氣

  • 3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爆肝無雙工程師029小口袋大危機

029小口袋大危機 二零一零年三月三日,星期三,帶有圖文傳輸模組與廣播功能的維達科技新一帶口袋型電腦及電子書閱讀器因故選擇今日正式上市。企劃宣傳部門早已在農曆年前廣為宣傳,一刻都不得擔誤,晨世這才體會到當初加在自己身上的壓力是多麼沉重,畢竟當時的他如果沒能硬撐過那地獄般的一週把東西做出來,今天的首賣就要開天窗了……雖然延期發售在業界也算是很常見的事就是了。 特規經理薛迪克一早春風滿面,和消費性產品研發處協理羅濱松有說有笑的走在公司裡接受同仁們的祝福,這不是雙方頭一次技術轉移相互合作,卻因為是鍾總提案與振興鍾派士氣的關係,使得兩人的合作成果倍受注目。 維達科技在六樓主會議室內以紅酒與杯塔及蛋糕等舉辦了一個小型慶功宴,和位在光華商場廣場前的首賣會做視訊連線,慶祝產品一路銷售長紅。白守濤也在會議室裡品嚐著一切,畢竟這原屬冷門的口袋型電腦產品,在市場被堅若盤石的小筆電侵略的同時,靠著白守濤驚異的企劃開創了新市場並吸引過往電子辭典族群的市場,找到了新天地。 郭董走進來看了看首賣會上的人潮與詢問度,微笑點頭道:「不錯,David 還真是押對寶了,看起來挺熱絡的嘛!」 然而跟在郭董身邊的工業產品研發處協理裘富仁卻帶點酸味道:「消費性產品不能只看一時的熱賣,能不能長賣才是決定公司能持續獲利多久的關鍵。」 羅濱松點點頭回曰:「不錯,我們不同於客製化高毛利的工業產品,但是我有信心這次出去的新型口電跟電子書會長賣的,沒看到我們的圖文傳輸技術與廣播系統已經在市場引起不小的迴響嗎?」 此時正好播放首支電視廣告,甲班老師拿著粉筆在黑板上書寫筆記,檯下小朋友們也跟著抄寫卻越抄越累打起呵欠昏昏欲睡;乙班老師一進門就從口袋掏出口電,單鍵輸出內容到數位投影白板上,再透過圖文傳輸模組的廣播功能將筆記內容廣播到所有小朋友的電子書上頭,小朋友們樂得笑呵呵。省下了抄寫的枯燥,老師有更多時間帶給全班更多動態的教學內容。 有趣的是廣告末尾,羅濱松拍著薛迪克大笑道:「你看,這些小朋友最後看見手上的電子書收到我們的圖文傳輸模組傳來考卷的表情,每個下巴掉的老大,多有趣。」 裘富仁輕蔑的笑著道:「這廣告怎麼不繼續拍學生用那傳輸系統作弊算了?而且,那什麼數位投影白板,又不能抄寫東西上去,不過就是投影幕嘛!」 羅濱松拍了兩下裘富仁的肩膀道:「Frank,你說得對!乾脆你們下一個案子就開可書寫的電子白板系統,我不介意到時候你搭配我們的產品做推銷。」 不久鍾總進到辦公室,在場的企劃宣傳同仁們幾乎是列隊拍手的方式迎接他們心目中的創新領導者進場來。這次終於不再做跟風市場的產品,而是主打自己的新技術、新創意,讓這群在市場上與其他公司交手的戰士們終於揚眉吐氣,不用被人輕眼看待。 郭董禮貌的將刀子遞給鍾總道:「來,這次該你切慶祝蛋糕了。」 鍾總趕緊用雙手握住郭董的右手與刀子急道:「一起、一起。」 原來維達科技有個傳統,新產品上市當天舉辦小型慶功宴時,郭董都會親自切下一塊象徵產品問市猶如新生的蛋糕。這一次由於產品是鍾總一手主導的,加上先前在尾牙宴會上的說話,頗有交棒的意味在,但鍾總深知這老狐狸沒那麼單純,戰戰兢兢不敢越舉,仍舊打著「尊郭」旗號。 夾在董事長、總經理和協理之間,平時身為一方經理的薛迪克也顯得位不如人,簡單的吃了片蛋糕並敬幾杯酒後向鍾總及郭董告知一聲,準備離開了慶功宴會場,回到自己的領地去。鍾總馬上指派庶務人員成美娟裝幾片蛋糕隨薛迪克帶去特規,慰勞辛苦的RD同仁,貪吃的她還多帶了幾片準備一飽自己口福。 薛迪克一進到部門裡便對著空中拍手道:「阿丟……這次大家辛苦了,我們產品終於順利上市,剛剛首賣現場狀況不錯。這裡有公司慶祝的蛋糕,跟大家分享,謝謝大家這段時間的努力。」 薛迪克整個臉上滿是欣喜之感,這次雖然是支援,也算做出不小成績了。部門裡的大多也是帶著歡喜之情看待這件事,就算是即將離開的晉安和政和今天也沒有請假,選擇到公司來看看他們這段期間努力的成果。但是在這些歡喜的表情中,卻有一個人臉上盡是不安與充滿焦慮的神情。承憂,不知為何笑容中帶有顫抖,高興的背後更多是緊張。 成美娟派發蛋糕,當走到晨世位置時,突然夾了比別人還多的份量放在他的盤子上! 晨世大驚,道:「這麼多我吃……」 沒等晨世講完話,美娟先把晨世的嘴塞住並道:「小聲一點!喂,這些我偷偷多拿的蛋糕先幫我保管一下,等等我回頭來找你拿,這些我要帶回去分給筱唯她們的,別吃掉唷!」 晨世因為突然被塞塊蛋糕入嘴吞腹,敲了兩下胸前道:「咳、咳,我知道啦,朋友一場我會幫妳保管的。」 首賣會場人氣旺,各地經銷商也紛紛傳來捷報,不只出貨量高,因賣到缺貨而接受預訂的訂單也如雪片般飛來。便宜、有趣,緊抓年輕人的心,截至下午四點的銷售狀況令維達科技高層相當滿意,而且依照市場反應度和接受度的經驗法則來這款產品是長賣定了。 晨世走到承憂身邊問:「你是不是要離開了很感傷?看自己寫韌體的產品大賣了,可是自己卻要離開了,捨不得啊?」 承憂搖搖頭道:「我沒什麼啦!你們……以後要好好加油。」 默默坐在一旁的邊城也早就注意到承憂的不對勁,完全不像其他兩位也即將離職的前輩那樣一派輕鬆。此時白守濤進了辦公室,承憂馬上注意到他,但白守濤只是和他對瞄一眼並沒有與他交談,而是走去向晉安等人閒聊道別離。過兩分鐘,承憂摸了摸肚子,表情略帶點不舒服感,是緊張嗎?他離開了辦公室,是去廁所吧!白守濤和晉安、政和、亞倫等人拿了根菸,看來菸友團也要出動了。 下午四點半,辦公室內似乎太安靜了,今天居然沒有幾個大人物來巡視一番,大概都跑去首賣慶祝了吧!不久薛迪克的電話鈴聲響起,他接起後臉色大變,腳步急促的離開了辦公室。 晨世望著桌上那已經被螞蟻偵查兵發現的蛋糕,心想美娟這一去也太久了吧,該不是忘了還有蛋糕擺在自己這?才剛想到,美娟就急衝過來。 晨世虧道:「怕什麼,蛋糕又不會跑掉,還是妳怕被我們經理看到所以趁他離開才來呀?不用那麼急啦!」 美娟表情緊繃的說:「我是一直忙到現在才有空來拿蛋糕好不好!送完你們這邊回去後又是送別的部門又是倒茶水給來的客人還要處理一堆東西,結果剛剛發生了一件大事,慶祝活動全部暫停我才有空來的。」 晨世好奇的問了是怎麼回事,但美娟一臉嚴肅的警告晨世特規可能將有大麻煩,並給了晨世一段 youtube網址,內容竟然是一個不知名的玩家破解今日剛發售的新款口袋型電腦,使得在同範圍內的口袋型電腦系統受到這台破解機的控制,甚至盜取資料。 在連結網頁上甚至還有破解教學,經測試部門同仁找來機器測試後證實其方法有效,完全不需要對方打開權限,陌生人即可透過圖文傳輸模組將魔掌伸入其中予取予求。此等重大資安問題竟然完全沒有被測試出來,公司上下嚴陣以待,緊急通知經銷商暫停出貨,郭董並招來各級主管在會議室內痛罵,甚至摔破慶祝的酒杯。 諷刺的是,第二段影片此時也被上傳網路! 不知名玩家在影片中說:「還原系統是假的,你看我在這邊刪除後使用還原日誌回覆,東西並沒有回來,這個還原系統有問題。」 資料外洩?程式錯誤?誰也想不到維達科技頭一次創新研發新功能就遭遇到如此重大而且測試部門完全沒發覺的問題挑戰,晨世也傻眼。 薛迪克幾乎是跑百米的方式衝回辦公室大喊:「晨世、晨世,你馬上把當初的模組環境架起來,我們要做趕緊做測試;邊城,把你軟體原始碼灌進等等晨世準備好的機器上;承憂、承憂呢?承憂去那裡了?算了,晉安,你把你韌體也弄上去,PLM 上的那個版本,快點快點!」 承憂此時急急忙忙的跑回辦公室裡,薛迪克與之交談後理解了現在的狀況,迅速打開程式碼仔細的檢查,神情緊張而認真;相較於承憂,晉安和政和的態度卻是一派輕鬆,政和悠閒的半躺在椅子上教亞倫如何檢查板子傳授一些經驗值,晉安則是喝杯咖啡敲幾個鍵搜尋可能的問題點,臉上永遠保持愜意的笑。 當晚下班鐘聲響起,薛迪克的郵箱也馬上響起新進郵件聲,這是來自邊城所寄,內容夾帶一份報告檔,表示所有問題可能點均經過檢查無誤,薛迪克馬上去到邊城座位上希望他今日可以加班再幫忙做些其他事,但早已人去椅空! 今日給郭董罵破頭,全部門正緊張的與 bug作戰時邊城卻依然故我,讓薛迪克有些不滿。縱然是愛將能力又強又如何?對薛迪克來說這樣無法掌握的員工實在需要他好好「定」一下才行,值此時刻還準時下班,在他認知中實在是不長眼。 是邊城的錯嗎?還是責任制的錯呢?但現下沒有時間思考這問題,政和與晉安也選擇了準時下班。薛迪克走去與兩人聊聊,甚至帶點嚴辭,這這種壓迫對於即將離職的兩人根本沒有任何效果,兩人給予薛迪克一個軟性回應後離開,還順便送出了隔日的請假單。原本上週請假就是為了躲麻煩,心想這週產品上市應該很輕鬆,卻沒料想又出這大問題,當然要繼續請假。 在科技業,離職交接期間的人就像是當兵等退伍的紅軍,連長薛迪克縱使想再坳他們一番也沒有辦法。一個無法獲得下屬尊敬之部門經理從來擁有的命令權就是建立在考績、加薪、升遷等相對利害關係上,一旦失去了這些脅迫能力,不得人心的主管是沒辦法命令的動任何人的。 基於這些理由,晉安和政和的態度不意外,可是承憂就不一樣了。今天的承憂竟然對薛迪克百依百順,命令什麼就用百分百的認真去完成,甚至在薛迪克過來關心尚未開口請他加班前,承憂就自己主動表達希望留下來的態度,而且是非常認真的。 這種「態度」完全對了薛迪克的胃,薛迪克也就放心的讓承憂繼續做完他該做的工作。可是晉安的程式碼還是必需檢查的,只有把這一塊交給史迪文和晨世兩個人一起進行了,畢竟晉安的程度不同,他的程式功力非常深厚,所以找兩個人細心檢查比較保險。 全部門所有人的工作都在此刻轉化為全力支援修復 bug為主,Barton課長也幫忙檢查與測試盧凱士的FPGA,軟體的部分找不到其他人選,再加上邊城報告還算完整,薛迪克只有相信這份報告了。 一直到晚間十點多,留下來的人沒有半個離去,怡萱原本的專案排程也因為這起事件而全部被打亂,先與高層開會許久又和幾個部門經理討論狀況,直到現在才能來特規找薛迪克討論接下來的打算。高層指示全力救火,鍾總更是要求無論如何一定要把招牌再擦亮,但郭董表明了救火不能耽誤其他進度的態度,這意味著大家的 Loading將持續超載。 薛迪克對怡萱道:「工單已經排上去的就照排,時間還是要壓著他們做,新案子還沒動的能延就延,不能延就多開幾次會討論看能不能讓其他部門支援,總不能都只有我們支援別人啊別人不支援我們嘛!」 再怎麼說也是一方經理,薛迪克該有的算計還是有,不過這些老招對怡萱來說可是司空見慣,手法上要怎麼做都算有經驗。離去時,見到晨世抱頭苦惱,好奇的走到晨世的身邊,看看他到底在煩些什麼。 怡萱道:「小淫賊,你怎麼一臉沒衰弱樣啊?」 晨世看上去氣力衰竭,道:「用腦過度精神衰弱啊!上個星期 debug也只是針對有問題的部分一個function一個解決,傳輸的部分就找傳輸的解決,內部溝通的部分就找內部溝通的解決。這次完全不同,這次是全面性的大 bug,就算按照它操作步驟去找也找不出問題在那裡,那一塊程式碼並沒有問題啊!而且現況無法知曉是軟、韌、硬體那個環節出錯,又或者是我們的模組還是他們主系統有問題。」 由於這期間晨世也做了不少測試,怡萱剛好要整理災情評估,便和晨世要了份資料回去分析,同時給予加油打氣。得到美女 PM 的鼓舞,晨世總算是恢復了點士氣,繼續爆肝。 特規辦公室燈火通明,一直到凌晨兩、三點,最後一盞燈才熄滅,薛迪克與承憂兩人一起走出大樓。想不到承憂竟是如此認真負責之人,薛迪克這時真是深深感覺到失去承憂這樣一個乖乖牌是多大損失。 星期四一整天特規仍舊在尋找可能的原因,但怡萱的整理資料似乎帶來一條線索。薛迪克看過後馬上指示晨世把電子書和口袋型電腦的模組架起來,準備測試。 怡萱邊指示晨世操作邊道:「你們看,電子書產品會受到控制,但是無法由電子書產品控制別人;如果想要控制,只能夠由口袋型電腦發出指令而已。」 薛迪克精神為之一振,道:「之前我們都只是測那些機種會被入侵控制,沒測過那些機種可以控制別人,快,晨世再多測幾次!」 當大家都振奮的時刻,承憂表情卻感覺更沉重了,不過這也是人之常情,畢竟現在看起來大問題出在口袋型電腦上,而承憂又是負責口袋型電腦韌體。承憂更加認真,幾乎是股不離座,並請薛迪克讓他專心到離職前最後一刻。如此燃燒自我,薛迪克十分感動,當然同意承憂的請求。 不過就在星期五,令人意想不到,北京中關村有家名不見經傳的公司悄悄上市了口袋型電腦產品,竟然擁有與維達科技新產品類似的功能,甚至在造型上也模仿的很像。維達科技高層很快意識到這是所謂山寨文化,也知道產品一紅肯定會有跟風,畢竟自己也是跟風代工起家,只是沒有想到會來的這麼快。 這是被肯定嗎?不知道,但可見先前宣傳的熱度與期待值是有所反應才會讓山寨公司有興趣。糟糕的是,前天首賣被爆出來的 bug馬上就成為山寨品宣傳時痛擊的地方,標榜安全穩定竟諷刺的成了山寨品的優勢。市場瞬息萬變,不少原先與維達科技合作的經銷商開始蠢蠢欲動,況且「維達」這塊招牌在市面上還年輕,並沒有品牌忠誠度。 下午,承憂突然離開了,遇到了從廁所回來的晨世僅表示去樓下辦離職手續。薛迪克一見到晨世回來便要他與邊城找一下承憂後方桌上的資料,似乎與這次 bug有關。兩人前去探詢時發現承憂竟然沒帶離職手續單,想打電話通知承憂但手機也放在桌上,不知該拿去何處給他。 邊城突然想到什麼般道:「有了,我可以侵入攝影系統查一下他走到那裡了!」 當然,這也是邊城幫鍾總工作時所探知的一部分,兩人翻遍樓上攝影機都找不到,卻意外發現承憂走往地下停車場幽暗一角,當下兩人既疑惑又好奇,便想去到該處瞧瞧承憂在做什麼。臨走前,邊城發現有另一個 IP 也入侵監視著攝影系統,心疑,遂將影像來源從即時影像導向到錄製存在硬碟中的一小時前影像。 兩人悄悄來到該處幽暗死角,聽見承憂的聲音和另一個有些熟悉的人聲正在交談,職業病上身的邊城馬上取出錄音筆放在收音最好位置上。 承憂道:「這兩天我都裝作很認真的在檢查程式碼,沒有讓其他人碰到我那塊韌體,所有備份我都刪掉了,原本嵌入的惡意程式跟假程式我也刪掉了。」 對談者道:「你做的很好!不要擔心,你離職後我就會處理掉 PLM系統上的FW,會不留痕跡的處理掉,這件事只會像過往那些不知道怎麼解的 bug但下一個版本突然就好了一樣神奇的留傳在研發中心裡。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又怎麼解,高層也不會管那麼多,反正更新版本後能解決問題就好。」 承憂懇切道:「他們現在已經發現問題在口袋型電腦上,可能很快就會對我韌體起疑,如果比對到 PLM上的檔案 MD5不對就麻煩了,你一定要儘快幫我轉移掉。」 對談者道:「放心,真正主控這一切的是那顆藍芽晶片,我不會把責任留在你身上的。」 驚天的秘密!這一切事件竟然是承憂寫的惡意程式造成的?為什麼承憂要這麼做?主導承憂這麼做的對談者又是誰?不過,對談者的頭突然撇了一下,對著一旁機器按幾個鍵,表情詫異像發覺了什麼。 邊城拿出手機小聲對晨世道:「你用手機開錄影,我拍照,一定要把他們拍下來!」 晨世點頭,兩人衝出,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待續 幕後畫面! 郭董:「切蛋糕要小心,千萬別切到自己。」 鍾總:「吃蛋糕也要小心,別噎著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