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If(Boy.Value == "宅"){
Boy.InHouse = True;
Boy.Out = False;
}
  • 139797

    累積人氣

  • 5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爆肝無雙工程師030假程式與放水碼

030假程式與放水碼 就在晨世與邊城兩人撲進那塊死角的同時,一個直徑約七十公分的大鐵盤突然朝他們襲來,兩人用手一擋,只聽見一個急促奔跑的腳步升躍進一個滿是垃圾雜物的小通道裡,迅速逃離,並且不忘把垃圾堆打翻堵路避免追趕。 承憂一臉驚慌看著兩人,他完全沒想到竟然會東窗事發! 邊城急問:「那人是誰?你們到底在談論些什麼?為什麼跟這次的 bug有關?」 承憂緊握住一旁鐵條拉個過來作中段劍勢擋防身前道:「不要過來!不要逼我!我求你們了,我就要離職了,你們放我平安的離開吧!」 晨世見狀忙勸阻道:「你先放下鐵條!我們沒有要攻擊你的意思,我們只是想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邊城瞄了一眼晨世後也道:「沒錯,我跟晨世都不會傷害你的。但是,我們也不能就這樣讓你離開,我們必需知道那個人是誰,你們又有什麼陰謀。」 承憂亂揮了幾下嚇退兩人三步後道:「我不知道、我不能說、我不能說,說了一切都完了,一切都完了。」 晨世安撫道:「你放心,我們絕對不會害你的,我們只是想了解。」 承憂先問:「你們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跟蹤我嗎?我很小心,而且每次見他他都有監控附近攝影機,一有人靠近就閃人,為什麼這次他沒注意到你們兩個?」 邊城解釋道:「我承認我入侵攝影系統尋找你,不過我們是為了幫你帶東西來。」 晨世也拿出承憂的離職手續單道:「你看,我們是因為你說要去辦手續卻忘記帶這張才來找你的,沒有惡意。」 承憂顫抖而緩慢的伸出左手從晨世手中接過那張紙後道:「謝、謝謝,可是,你們還是聽見了我跟他的對話吧?」 邊城此時以輕鬆語氣道:「你放心,這間公司對員工這麼爛,就算你們真的做了什麼對公司不利的事,我們也未必想檢舉你。只不過這個 bug把我們部門搞的翻天覆地,我們只是想了解怎麼解決,不然受苦的還是我們,不是嗎?」 晨世亦點頭道:「對呀!你看,維達科技害我每天加班爆肝還因為責任制沒有加班費,既然公司對我們不仁,我們又何必對它有義。」 兩人的思考方向十分簡單,承憂肯定是對公司不滿或是有什麼因素才造成他出賣公司的,只要站在同理心上,多半都能把對方和自己打成一遍,這樣就能懈下對方心防。 但承憂仍有所疑慮道:「騙……騙人!Bent,你不是大小姐的專屬工程師嗎?那不就是跟 David一路的嗎?我怎麼可能相信你?」 邊城大笑幾聲道:「哈哈哈,你真當那種頭銜是認真的嗎?別鬧了,那個大小姐脾氣那麼怪,又任性,善變,說不理你就不理你,你沒看她前陣子一不爽就跟你走很近完全拋棄我,過不久又甩了你嗎?這種人你會受得了嗎?」 晨世在一旁聽了直冒冷汗,心想:「邊城也太認真了,這些話要是被莉君聽見肯定會暴走的吧……」 承憂似乎漸漸被說服了,握著鐵條的手不再因為緊張用而顫抖,表情也漸趨平靜,終於鬆手將鐵條丟棄一旁,點頭承認自己確實做了一些不好的事。 晨世為避免再刺激承憂,以同理心探問:「我知道一定是公司的環境不好或你受了什麼打擊所以才打算這麼做的吧?」 承憂表情轉為哀怨道:「唉,我是嘉義人,唸完雲科後去當兵,但是回嘉義根本找不到什麼工作,而我家又窮,我又得還助學貸款。沒有辦法,我投履歷只有往北投,終於獲得維達科技錄取,但是沒想到薪水這麼差!在台北,一個人租房子住,要生活要還貸款,兩萬五根本存不了錢,連要給父母看病的錢都湊不出來。」 晨世有些訝異的問:「你父母生病了,所以需要一筆錢?」 承憂點頭道:「沒錯,而且那個病健保給付扣掉後還是很龐大的開銷,原本我想下班後兼差多賺一點,但是這裡責任制,拿兩萬五還得做到那麼晚,根本比不上打工賺的錢。沒辦法的情況下,剛好……剛好他來找我,向我透露了一個……賺錢的方法。」 邊城問:「所謂賺錢方法是指什麼?」 承憂輕笑幾聲道:「他跟我講了後我才知道原來這世界上真的存在商業間諜,而他正是有目的的進行。他一共只要求我三件事,第一個是複製一份我們的原始碼檔案給他,第二個是在我寫韌體的時候加入他指定的原始碼,然後移除掉他叫我移掉的驗證功能,也就是寫一個假程式,一段放水不 check的程式碼。就是因為這個緣故,才會出現這些bug,這是有心的人為因素造成。」 邊城又問:「那第三個呢?」 承憂道:「他讓我和莉君小姐混熟,包括在莉君面前演了一齣英雄救美劇。他說之前派過很多人出手但都沒得到莉君的心,結果你誤打誤撞卻成功了,所以他先觀察到你們感情生變的時間點讓我趁虛切入,而真的成功了。但是與莉君混熟後,我有說過不做傷害她的事,而對方也真的沒讓我做過什麼過份的事。」 邊城回想起莉君以往與他談過的事和上次在餐廳的事,幾乎可以肯定這背後必定與威脅鍾總的那神秘人有所關聯,但看起來承憂也只是顆棋子,從這裡問不出什麼的。 晨世又問:「所以你離職是因為做完就要跑路?你真的相信他會掩護你?」 承憂望著地板道:「在你們出現前我是相信的,也已經安排好了新工作,但是現在我不知道了……不過沒關係,重要的是我父母,他們得到了醫治。也許我真的會吃上官司,但我失去的只是幾年在牢裡渡過的時光,而不是從這一刻就永遠失去他們。」 每一個人背後都有一段心酸,晨世從初時理解跳樓工程師充未春開始到現在的承憂,每一個加班爆肝的理由都是為了生存,也是,如果不是最卑微心願,誰願意承受這樣的痛苦直到自己的肝炸裂呢?晨世看見的不是一個壞人,而是一個不擇手段的孝子。這方法是錯的嗎?答案是肯定的,但是自己遇到相同的情況,又會不會走上相同錯誤的道路? 邊城在這空檔疑起問:「PLM系統上的原始碼難道跟編譯後的binary檔不同?如果有別人檢查的話很快會發現 check sum計算出來不正確吧?」 承憂道:「PLM上負責檢核的工程師也被他收買了,而存在我邊修改過的程式碼為了怕被你們檢查到,所以這兩天我一直在公司待到很晚,也主動向Dick要求做到最後一刻為止都讓我仔細檢查程式碼,沒讓你們碰到code才沒被發現。我已經處理掉所有有問題的程式碼備份與存檔,你們找不到假程式的。」 邊城又問:「但是韌體始終只負責當作一個橋樑,沒那麼大本事讓藍芽晶片上相關安全驗證都跳過,除非……」 承憂慌張搖搖頭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除了我自己的部分外,其他我通通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這個 bug竟然會造成公司這麼大的麻煩跟損失。求你們放過我,求你們不要舉報我,我就快要離開了」 看著現在的承憂,晨世與邊城都還無法將那乖寶寶個性的承憂與放水作假出賣劃上等號,任何一個認識他的人都不會相信他會做出如此情事。不過,這就和中華職棒一樣,當待遇不盡人意,當有迫切的需求而薪資無法滿足,或者無法抵抗誘惑,再怎麼乖巧的球員都有可能做出你意想不到的舉動。 只是不同於職業運動有賭博、有輸贏,所以才有白手套找球員打假球;寫假程式或製造 bug對收買者有何好處?看來只有找到媒介承憂打假程式的人才能知道一切。 邊城問:「承憂,請告訴我們,那個找你寫假程式的人到底是誰?」 承憂緊張的搖頭道:「不、不行,我不敢!我不敢!」 晨世使起誠懇的眼神望向承憂道:「你相信我們!朋友一場,我們不會害你,一定會讓你安全離開,不會造成你麻煩的。」 邊城亦道:「沒錯,我們會等你順利離開後再調查這事,而且絕對不會出賣你。但就如我一開始所說,我們必需知道那個人是誰,我們也希望你合作,而不是得靠我們把錄音資料呈報上去讓公司報警後再找你來盤問出那個人是誰。」 利害關係很清楚了,說與不說的後果也很清楚了,雖然承憂無法確信兩人會遵守承諾,但現況他根本沒有任何反向制衡能力存在。 承憂思考幾秒後道:「那人是……」 大樓外,白守濤氣喘噓噓的跑出地下室走到園區廣場,打開手機撥號對著另一頭的人說:「麻煩你們告訴『王』,維達科技的天秤已經受外力傾斜。」 掛上手機,回報,站在廣場中央的白守濤無法掌握在地下室的承憂到底對突襲的兩人說了些什麼,但是必需確保一切安全退出為先。沒想到和邊城一樣另有目的而待在鍾總身邊的人竟然是個商業間諜,潛伏在維達科技這麼久,專做冷門案的他到底是何身份? 面對維達科技走向品牌經營以來最大的挫敗,鍾總親上火線,展現他負責到底的態度。山寨產品一出,標榜的竟然還是穩定度跟安全性,這對科技人來說是最大的污辱。一路走來,鍾總在維達科技內樹立的地位和聲勢也在這瞬間瓦解。 鍾總在辦公室裡來回穿梭,忙要各業務員穩住經銷商,必要時更自己接手電話請託對方,完全放下貴為總經理的身段。郭董在董事長室內撥開窗簾看了一眼,嘴角揚起蔑笑幾聲,好像這一切都不關他的事一樣,像個局外人在看未爆彈一顆接著一顆爆炸。 不同於火冒三丈的郭董,鍾總至今沒有責備過任何一名研發主管或研發工程師,也並未責怪測試人員測試不力,一心只想挽救這個他一手打響的名聲。看在莉君眼中,父親瞬間冒出的白髮不知令她多心疼,身為總經理女兒的她,走在路上也可以感受到郭派人馬和其他員工輕視的眼神。她很清楚,管理階層所承擔的東西不是小員工們所能比擬的。 這種壓力讓莉君無法像以前一樣自在的在辦公室內遊走,她第一次這麼想逃開眾人面前,尋找一處安靜的角落躲起來,思考自己以前在維達是為什麼快樂。維達滿足了自己什麼?是自由的設計發揮?是充滿朝氣活力與笑容的交流?但,如果這一切都是建立在自己有一個受人尊敬的總經理父親上,而這個父親開始不受到尊敬呢? 一想到這,莉君突然有股恐懼不安湧上心頭,拿起手機,上下尋找一個可以依靠的名字與號碼,移來移去,最後還是停在邊城的號碼上。 邊城手機響起,接起道:「喂!嗯……不要難過,不用怕,我會陪著妳的。晚上嗎?好,那就這樣決定。妳不要想那麼多,如果不想回辦公室去,妳可以到頂樓吹吹風,或是到後廊走道看看火車,妳太緊繃了,該要放鬆一下自己。」 掛上電話,邊城問:「所以現在確定可以 Run沒有問題的 code 就放在你目錄底下backup資料夾內嗎?既然有問題的你已經處理光了,我們沒有辦法比對,那也只有相信你了。」 承憂跪地道:「謝謝你們、謝謝你們,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跟你們說,留給公司和你們這麼大的麻煩卻一走了之,我現在真的知道我錯了。」 晨世卻淡淡的說:「可是,如果從來一次,你還是會選擇冒這個險吧……因為那是救你父母親性命眼前唯一道路。」 承憂沒有開口,只是苦笑的點頭。人生有時就是充滿無奈沒得選擇,明知那是不對的,但卻是唯一可走的道路。 晨世轉頭問邊城:「不過既然已經被白守濤知道了,他會不會轉而對承憂不利?」 邊城搖頭道:「我想如果我們沒有上報,這件事不會有其他人知道,白守濤也暫時不會有所動作,他應該會觀察。他都在公司潛伏這麼久,一定有不少人都被他收買過,他也一定思考過東窗事發的處理方式,我們反而不能主動出擊。」 言下之意,邊城似乎並沒有要把這件事說出去的意思。 晨世又問:「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呢?」 邊城突然眼神發亮看著晨世道:「我認為這是你一個可以把握的重要機會!晨世,如果我們想要更深入就必需接觸的更高,要接觸的更高就必需立下汗馬功勞,而眼下就有這麼樣一個立功的機會。等承憂辦完離職手續後,你就和 Dick 說承憂走前有跟你講他檢查到那裡以及概略講解過程式碼,你已經檢查完晉安那邊,想繼續檢查承憂這邊,然後假裝修好程式。」 晨世驚訝道:「什麼?這樣不好吧,假裝是我修好的?這可是欺騙呀!再說我怎麼可能有那種能力一下就修好。」 邊城一派輕鬆道:「反正以前處理螢幕問題的時候,你也展現過神奇天賦在眾人面前了。」 晨世連忙搖頭道:「不不,那其實是因為有本筆記本……」 邊誠沒給晨世解釋完便道:「造神也好,傳說也罷,你不只是為你自己,更是為了徹底掩護承憂順利離開。」 此話一出,換承憂與晨世不了解的互看一眼。 邊城道:「白守濤不會輕舉妄動,但他接下來一定會吋步不離的待在鍾總身邊,不會讓我們輕易的向鍾總告知此事,或是安排好讓這告密成為栽贓抹黑不了了之。他原本計劃是不知不覺在改版中解掉這個 bug,那我們就搶先一步,解掉這個 bug,主導權就回到我們手上了,因為是我們解掉的,高層只會相信我們。」 晨世理解道:「我懂了!當我們解掉 bug後就有籌碼跟白守濤談條件了,因為他原本完美的計畫已經被我們打斷,接下來要怎麼走還得看我們。那個時候他就無法隻手遮天,矇混解掉 bug的原因,因為變成是我們解掉的,我們隨便說個原因高層都不疑有它,而這筆帳自然怎麼也不會算到承憂身上去。」 承憂聽完兩人的計劃,感動落淚道:「謝謝、謝謝,沒想到你們還願意救我。」 晨世握住承憂的手道:「公事是一時的,朋友是一輩子的!對我們來說只要能解掉 bug就好,更何況陰錯陽差的你送了我們一次立功的機會,也許我們還要感謝你呢!」 承憂再次謝過兩人,旋即去行政辦公室辦完手續後回自己座位收拾東西準備離開維達科技。三人在停車場的時間裡,晉安與政和已先一步走人,晨世沒能來得及和兩位好前輩道別雖然有點遺憾,但未來還是有相聚的機會。承憂就不同了,晨世很清楚承憂會為了避風頭,有一陣子將見不到他,所以特別重重握了幾下手與之道別。 就在踏出特規部門的那一跨後,承憂止步,轉身對著特規部門深深一鞠躬。這一鞠躬不只是感謝特規部過去對他的栽培,也是對於自己惹出這麼大麻煩的道歉。 就在承憂離開後,晨世馬上照著計劃前去薛迪克的座位向他要求讓自己繼續承憂沒做完的部分,並表示希望自己能多盡一點心力。薛迪克沒有理由否決,爽快答應了晨世的這個請求。晨世打開承憂留下來的工作電腦,找到指定的壓縮檔解開後編譯成韌體燒進口袋型電腦中,確認不再受影響後假裝認真的等待加班到晚上再說明成功。 下班鐘聲響起,邊城依然是最準時離開的,他來到鍾總的辦公室,果然和他想的一樣,白守濤現在是吋步不離鍾總,不斷協助動用人脈關係隨鍾總打電話穩住代理商與經銷商。兩人四目相對,白守濤竟然眼神完全沒有顫抖或搖擺,反而充滿自信,好像他確定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一般。 白守濤道:「來找鍾總有什麼事?現在沒有其他人,不需要怕『講錯話』沒關係。」 邊城回曰:「我只想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如果你知道你也可以代鍾總回答我。」 鍾總掛斷電話道:「沒關係沒關係,我來跟邊城講。今天打一整天電話總算穩住局面了,接下來我們必需盡快推出修正檔或新版韌體,最好能透過線上更新,不然就得要召回所有產品那將是個大麻煩,工廠會重工到死,真的不誇張。搞不出來的話,今天就加班,明天也加班,後天也加班,加班費我多付都沒關係,補假也補到高興為止,一定要快!」 白守濤此時突然道:「David,我看不能再拖了,Jerry擺明在看好戲,邊城這邊的黑資料也整理的差不多了,星期一處理完緊急事項後就直接殺上去吧!要是再拖下去,我怕您無法順利止血,聲望越來越低,那很難完成計劃,不如趁這混亂期間出手,也可以讓 Jerry以讓您全心處理好、授予你絕對權力的名義穩住一切。」 出手?那代表,鍾總將要與郭董翻臉,爭奪主導權。確實,一直處於太平盛世反而沒有辦法變革,越是這種混亂的時刻越容易混水摸魚。 鍾總閉上雙眼、雙拳緊握,半低下頭表情凝重,已經沒有其他選擇了,不然這次事件結束後自己的聲威下修,郭建瑞必定會趁勝追擊一步一步把自己這個總經理壓的越來越小,而且趁這種情況下還能威脅到郭董交出主導權,可以避免在聲望完美的高時轉移主導權被有心人士解讀為逼宮,在負面狀態下交棒只會解讀為信任。 終於,鍾總點頭道:「好,星期一中午用餐完我會約他上頂樓談,你們不用跟我去只要準備好黑資料即可,我會跟你們主管說明一下,那天下午就一直待在我辦公室隨時支援。攤牌了,沒想到是在這種情況下開的。」 邊城嚇了一跳,望向白守濤,他不知道白守濤此刻究竟在想什麼。瘋狂,白守濤肯定是個瘋狂之人,但也因為這樣邊城格外小心,隨時注意計劃可能的變化。 走出維達科技大樓,邊城步行在夜的鐵道旁,準備赴莉君的邀約,同時拿起手機撥給那個進維達時曾與邊城通過電話的神秘女子。 邊城道:「出現插曲,白守濤找我們同事做假被我們發現,鍾總也準備對郭董進行威逼。」 女子使著交雜興奮與憎恨的語氣道:「那真是太好了,終於刺激到鍾代偉出手了嗎?等到他們一亂,我們馬上就能趁虛而入。我張夢凡等這一天等好久了,終於可以報父親的仇!」 什麼?與邊城通電話的神秘女子真實身份竟然是夢凡...待續 幕後畫面! 晉安:「各位再見,我檢查過我的 code 沒問題的。」 政和:「亞倫,我走後你就出師了,扛硬體的責任就交給你,不要再偷懶要認真學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